第二天一大早,雨婷起的特别早,已经看不出前几日的伤感,早早的洗漱梳妆去了学校。而她的故事也暂且告一段落。

  安陵市的清晨,这个城市总是苏醒得过于太早。昨夜暴风雨后的浮尘还未来得及平定,微微亮的地面上的路灯似是仍有昏黄色的灯光要透出来,细看时却是晨曦的折射。

  并没有太多人会注意到这样的场景。年轻的白领裹着风衣在街边等待公车,妆容精致却遮不住满脸沉重的倦意。

  轿车一辆又一辆呼啸着过去。里面乘坐着的是这个城市里略微富裕但是依旧每天疲于奔命的中产阶级们。

  而这个点上,通常不太会出现“上层人士”的影子。更多的,是牵着孩子的母亲,玩命似的一路狂奔的害怕迟到的公司小职员,骑着电摩打算出门办货的大叔,等等等等的小角色。

  路边的早餐店永远人满为患,呼喊声此起彼伏。其实哪里不是人满为患。公车站、地铁、超市。各种的交通路线像蜘蛛网一样覆盖到城市每个角落。一批又一批的人像货物一样被装卸着。

  整个城市有如一个繁忙的空壳。大家都在奔忙。奔忙着各自艰难的生活。到了夜晚,高楼林立,街道上车水马龙。熙来攘往的人群,像潮水,霓虹刺眼,灯光恍惚。亦幻亦真。

  酒吧内外大呼小叫恣意放纵的人群,古香古色的街道闪烁着名牌啤酒的广告灯。

  苏羽这天也是彻底的调整了自己。和阿虎下楼到了大厅,看到一群人挤在那里,我走上前问了问,才知道是几个小混混来喝醉了酒,神志不清的看到两个学生妹子就想骚扰,按理说这种事完全可以不用管,但是千叶樱的酒吧在安陵市这一带是绰绰有名的,为什么?

  不和普通的酒吧一样整夜dj,是静吧,在里面每天都有乐师,古筝,钢琴各种各样的艺人,就是安安静静的醉着饮酒听着舒心音乐的地方,自然也就混混很少,大都是高雅的上流人士,对待客人也很好,一个女孩子你就算喝醉了酒都没人敢来骚扰的,可以大胆的趴吧台睡觉。今天这两个醉酒混混借着酒劲想欺负女孩儿,当然也不能让人破了这个规矩。

  眼看着那个女孩儿被两人拉扯着快要哭出来了,酒吧的打手走到那两个人跟前,“你们俩干嘛呢,给我放开!”一旁饮酒的客人也知道不会有什么事,纷纷自顾自的。

  只见一人抬着一张邋里邋遢的脸扭头问道:“你,要你管,你又不是警察。”

  说完继续拉扯着那个姑娘,“看来你们是不放了。”

  另一个摇了摇脑袋接着说“不放怎么滴,知道我是谁吗?就算你是警察我也,我也给你揍了!”话音刚落,看场子的人揪住他们的脖子拉到空旷处。

  那个女孩儿的朋友赶快的扶起她,打手重重去给了一拳,这时那人的嘴里缓缓的流出一股红色的液体,打手顺势把他按倒在地上,这个时候另一个人感觉形势不妙后爬起来慌忙逃走。

  打手立刻抓住了那人猛打,几个人冲了上去,重重地捶在了那人背部发出了闷实的一声声响“咚、咚”那两人这个时候酒醒了不少,知道自己闯了祸,只能将错就错的和打手缠在一起,“你妹的,敢打我脸,我去你的。”

  其中一人挥出一拳,几个小混混怎能与打手相提并论,一手握住了挥来的拳头,又抓住了那人的脖子用膝盖狠狠地顶了几下,接着又来了个重拳,他自以为能躲过一记重拳,但是却不偏不倚的打中了鼻子,捂着鼻子眯着眼睛享受着刚刚的痛楚。

  不一会儿,两人蜷缩在了地上,双手护住了脸发出难以忍受痛苦的惨叫。我都看在眼里,只能一个词形容“狠”。

  “楼下这么大动静是干嘛呢?”所有人都停下了,我回头一看是千叶下了楼,看了一眼我,我急忙低下头,她又慢悠悠的走到那两个人旁边,看场子的头子说:“一点小事情,打扰樱姐休息了。”

  她看着地下躺着哭嚎的两个人,接着又看向我,嘴角浮现出一抹阴险的笑意,我去,要干嘛,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苏羽,站那么远干嘛,过来。”

  她冲我招了一下手,群众都齐刷刷的看向我,我无可奈何的走了过去。“快点,你骑的是蜗牛吗?”“不知樱姐有什么事情。”我低头埋着脸。

  “没什么,我想看看你打人呢。就他们两个吧。”她眼睛盯着我,看似温柔,却有一种强迫的意思。

  v}最wp新章?节1上n酷HC匠/)网

  我看向地下那两个人,刚才是在楼梯上没看清楚,走进了才知道,两人已经半身是血了,我打了一个冷战,他们也是喝醉了酒才惹祸上身,也不是本意,可是现在都已经躺在血泊中了,还要不放过吗?

  在这里我说一下,打人的时候,你能打,但是当对方倒地奄奄一息求饶的时候,除了真的是无心无情的人,不然你是下不去狠手的,主人公当然也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烟雨相思泪说:

第二卷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