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解的看向她,她在笑,笑得很牵强。“为什么?你...”“睡吧,睡醒了你会什么都不记得了。”

  婷婷的脸逐渐变得模糊,我只觉得头昏,身体有一种疼痛感,疲劳的想要睡去,身体绵软的没有力气。

  我试图趁自己清醒之际离开房间,可是连行走的力气都没有了。眼睛模糊了起来,挣扎着往前走着,却一个踉跄跌入一个温暖的软软的怀抱,再也站不起身。只是记得本能的挣扎“放开我……放开我……”

  我头脑一片空白,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反抗着,却不知道为什么反抗。

  苏羽无力的挣扎,引出了叶雨婷的泪珠。

  只觉得有一股暖流涌出,呼吸也急促了起来。她的唇覆盖在冰凉的唇上。苏羽只觉得浑身燥热不安,脑子空白,想推开这个人,可身体却不由自主的迎合。雨婷的手颤颤的搂上苏羽的腰。

  她闷哼一声,扶着到了床边,然后脱去他的衣服。

  接着把自己洁白的衣物扔在地上,粉红的内衣显露他面前。

  叶雨婷看到了他肩头的那一处刀伤,抚摸着那一块儿突起的伤口,眼角晶莹。她的吻落在了他的耳朵上、脖子上、锁骨上。苏羽已经暂时的没了自己的意识,却在昏睡后潮湿了眼眶。

  叶雨婷见到他眼角的泪痕,心中莫名一颤,羽?你梦中都是满满的不理解和不情愿吗?

  叶雨婷的鼻子酸酸的,泪人在瞬间爆发,而她的眼睛也被泪水所模糊。回忆如同潮水般的袭来。

  ,酷%6匠网bt永!☆久K免Z费k看x小@|说

  羽,对不起,违背了你的本意,原谅我,我知道,我怕这一次不去行动,就永远的错过了。就这一次就好,我会永远记得今天。叶雨婷望着苏羽,眼中已经满是泪水。

  眼泪,滴滴的流落在面颊上,脱完了所有,“不要,不值得,不值得。”百毒不侵的内心,往往会被一句简单的安慰打败,刀枪不入的伪装,常常在懂你人的面前彻底投降。

  苏羽睡梦中的一句话让雨婷很欣慰的笑了,更加的坚信自己今天的决定错不了。赤身裸体的上了床。

  过了很久,雨婷穿上衣物,缓缓的走了出去,打开了们,对四个便服狱警说:“你们把他带走吧,他只是昏睡过去了,没有出事情。”说完,四个人带着苏羽丢上了车驶向了远处。

  雨婷目送着车子,车消失在地平线后,她身体一软,扶住了门框,又缓缓的做到了沙发上,打了一个电话:琳,你来吧,他已经走了。

  那日,对于雨婷来说是美好的,心里不曾后悔,苏羽却浑然不知,只知道醒来的时候已经在监狱了。

  “疼吗?”琳依洁皱着眉头问。

  “疼,很疼,就像割自己的肉一样,却怎么也没有心疼的厉害。”想着下体破裂的那种疼痛感,雨婷不知道为什么想哭,第一次没有爱抚,没有前戏,就那样的简简单单的给了爱的人。

  “你哭了,后悔了吗?”婷婷咬咬牙“不后悔,只是觉得很不舒服。”“你妈妈不会把你怎么样吧?”“不会的,放心吧。”

  三日后,法院判决书下达了,需要送到本市执行枪决,苏羽被关押了好几日,横竖都是死,早一点就少一些心理煎熬,押着苏羽的行刑人员把他蒙面拷上带上了车。

  我被蒙着头坐在车里,车子颠簸的很厉害,果然是山路吗,执行死刑果然是在郊外吗,也罢,哪里都是一样。

  过了很久,开车的那人接到了一个电话,像是上司打来的,只听到他说‘可是,那样的话;好的,我知道了。

  很简单的两句话,车子突然停了,我以为车子出了故障,停下来不动,过了不久,听到了另一辆车的疾驰声,他们押着我下了车,过了一会儿又把我拉进了刚刚来的车里,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和行刑人员交谈了一会儿就带着我不知道去哪了。

  感觉车子开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停了下来,“把头罩给他去了”一个声音说。去下了闷闷的头罩,解了手铐,已经是下午了,我的眼睛慢慢的清晰起来,身旁坐着两个戴墨色眼镜的光头男,一身黑色西装,开车的人一身干净整洁的唐装,他转过头“孩子,可还记得我是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