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婷,别伤心了,”琳依洁安慰到“已经天黑了,你吃点东西吧,我也很伤心,再怎么伤心也要生活啊,。”她眼睛禁闭着,握着项链,想试图制止抽泣。

  过了一会儿,她又开始呜咽,并再一次用手掩盖痛苦,不时的啜泣变成了低声哭泣。钱已经不能把他救出来了,婷婷想用金钱去换他一天的时间,她要给彼此最后美好的回忆,一天就好。

  “今晚的月亮特别圆啊。”我吃着牢饭自言自语,几朵灰色的云绕在它的身边,如烟入雾,“快是中秋了吧。”

  最使人痛苦的往往不是生活的不幸,而是希望的破灭;最使人疲惫的往往不是道路的遥远,而是心中的郁闷;最使人颓废的往往不是前途的坎坷,而是自信的流失;最使人绝望的往往不是挫折的打击,而是心灵的死亡。

  我已经看到了冰冷的绝望,整个世界已经被厚厚的黑暗包围着,再也看不到灿烂的阳光和黎明的到来,只能呆在这个黑洞里,再也出不来了,我即将会孤独的,寂寞的悄然死去。

  湿暗的角落里爱情都发了霉,想着过往。小的时候有小伙伴陪我,后来变成了雨婷,而现在谁也陪不了了,那些许诺化为乌有,我怎能不难过,又该怎么安慰自己,闭着眼,我能感受到雨婷内心的痛苦,感受哭泣的共鸣,我不能解除她的痛苦,风吹过我的脸庞,留下的是悔恨的泪痕。在判决书下来之前,自己还有多长时间?

  “妈,女儿就求您这一件事,成吗?”电话里婷妈刚吃完饭,用手帕抹抹嘴说:“等我回去再说。”雨婷也只好等了半个小时,开开了门,婷婷的妈妈才看到女儿颓废的模样,眼睛还是微微的红色。

  “孩子,你哭了多久啊,这才几天不见。”婷妈心疼的摸着女儿的脸,这可是自己的心头肉啊。“妈,”雨婷委屈的眼泪留下下来,灌溉了台阶下柔软的草坪,不知道明年会不会开出一片的记忆和忧愁。

  “好了,不哭了,走,进去说。”擦擦了眼泪,扶着妈妈进去了屋里。坐在了沙发上,“你给我说说发生什么事?”听着女儿讲明白了事件的过程,“这么说他是为了保护你,伤了别人,又被嫁祸杀人了。”

  婷婷也不说话。“真是个可怜的孩子,我答应你就是了,”做过妈妈的人都有一种母性,就算是外人也是多少有的,“真的吗?”不敢相信的问了问。“是,但是你得听我的。”她自然知道是什么条件,咬咬牙便答应了下来。

  第二天一整天,婷妈就花了一堆金钱,打通各种人脉,走关系兑现了承诺。苏羽还在牢里发呆,突然来了人说把门打开,指着我说:你,出来跟我走。

  我慢慢的站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又要打我,牢里打人很平常的事,他不耐烦了“快点!”

  “这是要干什么?”

  “别废话,快走,局长找你。”

  我跟着到了地方,看到了婷婷的妈在那里,见到我冲我微笑了一下,然后又向那个警衔高的伸出握手“厅长,这次真的麻烦你了,下次我一定要盛情款待你一番。”

  那老厅长色咪咪的眼神看着,婷妈虽然也不年轻,可就是保养的好,又漂亮,也很让人喜欢。“嘿嘿嘿,不麻烦,不麻烦,小事。”阿姨转身微笑着对我说“去吧,婷婷在家里,记住,你只有一天的时间。”

  酷{匠m网首k发

  “厅长,那我就走了,公司还忙呢。”“额,慢走不送,”我也是跟着出去了,身边也是一直跟着四个便服狱警,走在那条路上,一切如昨天一样清晰。

  进了庭院的时候,我犹豫了,不知道该不该去敲那房门,再三思量,按了门铃,雨婷眼重的睁不开,长长的睫羽挂着静洁的几滴珠水,眨了几回,晃悠悠的跌落下来,视线迷迷蒙蒙的,透过依稀水气,缓缓的开了门,映出一张迷迷糊糊的脸。

  她消沉了许多,我抱过她,她无声的低下头去,双手拥紧了我,肩头微微的抖动起来,满头的波浪发披散开来,像黑色瀑布一样遮住了她的脸。

  “别哭,别怕。”我看着她的眼睛狠狠朝着粉唇吻了下去,我忍着被咬的疼痛,坚持了许久,她才松口,看着我起了血泡的嘴,眼睛迅速的红了。

  “今天我们不谈那些不开心的事,全当是玩的。”她拉着我坐下,清凉的玻璃杯映着柔光,绽开了通透的花蕾,晶莹剔透的芳泽,凝住了目光的深情,红色酒汁沿着杯壁缓缓下行,透出凝脂一般的润莹,只有安详和宁静。

  把酒杯递给我,“今天,我们喝酒,”她冲我微笑到,我拿起酒杯碰了以后一饮而尽,轻啜甘露入口,怡人香甜缓缓逸出,弥漫,沉沦.......她笑着看向我,透出一种妩媚,粉色的嘴唇鲜红的酒,她又给我添上,我接过来,隐约看到她的眼里有充盈的泪光,在下一秒似乎就要滑落,而她却微微一笑,又将泪水迎回眼眶,脸瞬间舒展开来。

  举了举杯,“你看什么,喝啊,”说完自己饮了一口,我也不吭声喝了下去,一连几杯后,我突然感受到了晕,心里有一种躁动我感觉到了不对,“婷婷,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