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死刑!

  “等一等,我就是苏羽。”我站了起来,“带走!”我被两个警察按住,用枪对着我,他们给我戴上了手铐和黑色头罩“收队。”随即押着我进了警车。

  不知过了多久,到了看守所就把我关了起来,我不知道为什么抓我还要关起来,难到是昨天晚上?不至于啊,自己捅的不是要害,不会出大事啊,可眼前的怎么回事?出事了吗。我坐在床上害怕了起来。

  过了几个小时,来了两个警察把我带到了审讯室,说实话,来到这里的很少有不恐惧的。

  我坐下,他们把我拷起来,坐在桌子上审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苏羽,你们不是知道了吗”我说着他记录着。

  “你几岁了?”

  “二十吧”

  “你承认你犯罪吗”

  “我不知道为什么抓我,”说完他打开一个塑料封袋,拿出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四个人认识吗”我接过来。

  果然是那些个混混,可是照片上人死了,苏羽想不明白“不认识”“不认识为什么要杀了他们”他看着我,拿出了那个血红的匕首。我胆颤了,“我只是捅了他们,没有刺要害,应该不会死的。”

  “可这四人死因是统统被刺破喉咙至死。”“我不知道,不是我。我只是一个学生。”“你是不承认你犯罪了?”“是的。”他让人把我带回去。我安安静静的又坐在那里,是谁要嫁祸与我呢?

  正在打盹,来了三个高矮胖的警察拿着警棍,过来一脚把我踢醒,“喂,醒醒。”我起来揉了一下眼,冷不防的一棍子打到我身上,“啊,”我呲着牙。

  “叫什么叫!”又是一棒子,三人开始打我,疼痛感很强,慢慢的没有了直觉,我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可恶的警察,是要逼我认罪吗?

  雨婷昨晚睡的很不安慰,心一直感觉到了不安,中午的时候,才沉沉的睡去,“咚咚咚,开门”门被敲的要散架,换上衣服出去一看,几个警察,雨婷怕怕的赶紧把门打开,“我们是警察,需要你录一下口供,请跟我们走一趟。”说完拿出警察证件。

  在确定是警察后,“录什么口供?”“你昨晚是不是和苏羽在一起。”婷婷一听到苏羽就担心了“是。”“那就请跟我们走。”

  赶快的锁上了门坐上警察去了。从来没有见过大风大浪的婷婷心里慌的很,本以为多余的担心却应验了。

  到了看守所进了办公的地方,一个警察队长走了过来“请坐。”雨婷找个位子坐了下来急切的问“苏羽怎么了?”“你昨晚和他在一块儿,应该知道他杀了人。”杀人?雨婷嘴里嘟囔着。

  “请你具体讲一下昨晚的事情。”“我,我们昨晚出去玩,回去的时候碰到了四个流氓,苏羽为了保护我和那四个人打了起来,逼不得以才捅了他们,但是他真的没有杀死他们。”

  雨婷有点语无伦次了,“那他是不是切了一个人的手指,他们都是被割喉而死的。”雨婷猛地抬起头“他是割了一个人的手指,但不至死啊,我并没有看到他割了他们的喉咙。”

  “你的意思是他刺喉咙的时候你没有看到?”雨婷摇摇头“不,他没有。”“那之后你们去哪里了?”“之后他就背着我回家了,然后一直到早上。”“好,谢谢你的配合。

  苏羽的案子我们会好好的审理。”说完伸出了手,雨婷礼节性的也伸出来握手,不料被那人狠狠的握住好不容易才挣脱。“你!”欲出又止,“他现在在哪里,我可以去看看他吗?”

  那人想起来刚刚才找人打过他,怕让人知道了不好,“现在还不行。”雨婷犹豫了一下转身就回去了。

  回到家后,婷婷尽力的让自己安静下来,眼眶中突然掉下来了什么东西,潮湿的划过她的脸颊,在嫩滑的皮肤上留下了一道曲折的线,眼睛模糊了,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泪流不止,也不愿擦干,以前都是苏羽擦的,不愿停止哭泣,很快牛仔裤上湿了一片。

  晚上的风大,苏羽身体还在疼痛。过了几天,实在没有什么证据证明苏羽的清白,流程是需要上法庭判刑的。

  *更新e最)快Du上I#酷pL匠_网^

  匕首的指纹就是最直接的证据,漫长的法庭审判随着“本案经审理,现已查明苏羽杀人一案,被告人苏羽犯故意杀人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相关规定判决如下:被告人苏羽故意杀人罪成立,证据确凿,情节严重,判决死刑立即执行。判决书将在闭庭后五日内送达,请法警带被告人退庭,现在闭庭!”

  随着法官法锤的敲下,雨婷的心也碎了,看着被带走的他,失了魂魄。她抱膝坐在了地上,鼻子一酸,怕自己喊出声,贝齿下意识的咬住了嘴唇,泪水却流不出了。

  这几日流干了眼泪,从来没有想过命运如此捉弄她,给了她最好的却又夺走了他,前段时间还一起有说有笑,转瞬间又破碎了。苏羽回头望了一眼,看着一个个人静静的出去,他在逞强,泪却投降了,狠心的回头。

  琳依洁过去馋起了婷婷“走吧。”缓缓的走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