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接着“如果你心里有我,你就听我的好吗。”我想了想,“不可能,我没有想过喜欢你,所以也不会听你的。”叶雨婷心碎了,摇摇头失望的离开了。

  我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心里感觉到了不舒服,若不在意,怎会难受,要是不爱不喜欢,怎么会有一种流泪心碎的感觉呢。我摸着心窝,觉得它受伤了。我望着天花板,不知所措。

  叶雨婷回去后,一直在哭,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尽力的去对他好,他为什么不懂,她不明白,他一无所有,可她就是喜欢,就是有那一种感觉,觉得自己一心都在他身上了。

  自从那次殿夏打了他之后,她更加的愧疚,更加的爱他,她不知道是不是爱,只是愿意承认那就是爱。过了不久,隐约听到了敲门声,殿夏来了,叶妈开了门,很欢迎的样子,叶雨婷出去看了看,很厌烦“麻烦你以后少来,很烦你。”

  叶妈说:“你们可是有婚约的,是你的准丈夫。”

  “胡说,那只是商业上的联姻,我不承认!”叶雨婷歇斯底里的吼。

  “这可由不得你,小夏,你和她多聊聊。”说完,叶妈便上楼了。殿夏耸耸肩,无奈说:“何必呢,那小子有什么好,没钱没势,怂包一个,和我比可差远了。”“不用你管,和他一块儿我有感觉,而你给不了我那样的东西。”

  “随便,就算你喜欢,他喜欢吗,你爸妈同意吗?哈哈哈,你没得选择。”说完大步的走了。叶雨婷回到了屋里,趴在枕头上哭着,想着。

  她在想也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躺在床上睡不着的羽可能也会埋怨自己为什么是个农村孩子,但是第二天醒来他还是那个独来独往,永远昂着头的苏羽,他的经历自己没有经历过,他心里多委屈多难受自己也不曾感受到,所以也不应该让他按照自己的要求去做,或许是他苦太多,受的气太多无法放下,那么就让我慢慢的抹去你心中的不满和仇恨。

  叶雨婷想明白之后,沉沉的睡去。此时此刻,苏羽也很懊恼,他发现自己喜欢上了那个女孩儿,他后悔用那种语气说话,可能自己伤害了一个女孩儿的心了。

  叶雨婷特意在午休的时候去了医院,避免了看到时的尴尬,她也害怕万一他就是不喜欢自己呢,万一了怎么办。

  忐忑的到了门口,他正在睡觉,走进了刚要坐下,才看到苏羽手里握着的放在胸口的东西,瞬间雨婷觉得自己是快乐的,欲哭无泪的样子,那是昨天早上戴过来走的急遗落的口罩,此刻被那个男孩儿放在心口,雨婷控住不住激动,一把抱住了他,苏羽被惊醒了.看到那样子的她,伸手也抱住了她,雨婷被人碰到了腰肢,吓了一跳,赶快站了起来,甩开了那双手后才知道,不是外人的,而苏羽呢,肩膀的刺伤最严重,又受了刚才的傻姑娘那么一下,巨痛传来,苏羽疼的龇牙咧嘴。

  雨婷慌了:“怎么办啊,你没事吧,对不起,护士,护士。”护士过来重新包扎了伤口“病人伤到了筋骨,不要碰他的肩膀。”雨婷像个犯了错的孩子,慢慢的靠近了苏羽。

  “对不起啊,不是故意的啊,谁让你突然的吓着我了。”

  “没事,多大点事。”

  我无所谓的说。我们对视着,看着彼此的眼睛,仿佛可以读懂,充满魔力,片,雨婷又抱住了我,贴着胸膛,我也单手的抱住她的腰肢,觉得很安心,没有生气和一切不开心的东西,之间的感情也是很自然,没有表白,没有华丽的语言和承诺,心有灵犀。

  我们享受着那种舒心,过了很久,“你有没有觉得我很窝囊。”

  雨婷经我这么一问,坐了起来。“有,有时太窝囊。”她静静的说到,抬起手抚摸着我的脸“说白了你就是太善良,因为善良,让你处事犹豫不决;因为善良,让你于心不忍;因为善良,使你看起来软弱。”

  我突然的想起琳依洁的话:你一定要变得强大,走上巅峰,为了雨婷。这句话一直萦绕在我的耳畔,使我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接下来雨婷的话让我更加的肯定了自己人生的目标。

  “如果说可能的话,你-想-要-我-吗,作-为-你-的-妻-子。”她咬着牙吞吞吐吐的。

  ~$酷~匠网永b:久免%费看$小bO说;

  “我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和你在一块儿很快乐,有幸福的甜蜜,我注意你一年了,我想了你三百多天了,我愿意成为你的妻子,可是我却有商业联姻,和殿夏的婚约,我不知道怎么办,我喜欢你你知道的,我不想和一个没感觉的人在一起。”她很着急,情绪激动。“一年...什么时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