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起来左边脑袋上起了一个大包,疼的不行。到了教室苏峻走了过来,问我怎么了,还说要给我看看伤,所以连忙摇头拒绝了说没事。虽然我十分不愿意承认,但不得不说昨晚我真的被殿夏镇住了。

  sK酷“、匠网:K永y久6¤免…:费看小|}说@!

  苏峻听了后也没再说什么便走了。坐着坐着,叶雨婷问了我头怎么了,我也只能说没什么,自己磕碰的。她好像看出了什么,眨两下子眼,头低着不知道想的什么。终于这一个多月安宁了下来,他们没有再来欺负我,也许是因为我“识相”了。

  这天,同桌不知为何的说“苏羽,给你换个男同桌吧,见你天天也不说话。”我本想问是我人品不好吗,但一想还是算了,不用那么客套:“随你的便吧,我又不会强人所难。”

  说完的时候,她愣了一下,随即一种失落的样子不过我并没有看到,看到的时候已经是微笑了,“那好啊,下周吧。”“嗯。”

  周五放学后我回到了家里,第一句话就是爸,我要转学。我爸一听就从里屋跑了出来,问我好好的怎么要转学,是不是在学校惹事了。我听着我爸的啰嗦烦躁的不行,冲着吼道:“你别问了,我就要转学,不然我就不上学了。”

  我把在学校受的气全都一股脑的撒在了他身上,也没有拒绝的一股脑应了下来。

  我突然觉得对不起了父亲的一片心,低下了头,抱住了父亲矮小的身子哽咽着:“爸,希望你能谅解我。”“没事,崽子,我懂,我懂。”父亲点点头,也闪着泪花。

  这个世界,没钱的人是什么样的。在回去的时候碰到了一个中年,饱经风雨,深藏不露的样子,问我叫什么名字,我告诉了他,他就走了,奇怪。

  到了学校找到了亲戚,告诉了我要转学。亲戚和我坐在一起关心的问我是不是在学校里被人欺负了,我听了后摇了摇头,说没有人欺负我。我们班主任一听点了点头你爸爸知道么,告诉我说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来告诉她,我们是亲人。

  我就愤怒了站了起来说:“他知道,不用你操心!”“这孩子怎么这么说话呢,没大没小!”“你少tm装好人,摸摸你的良心,你什么时候对我好过,什么时候尊重过我爸爸,辈分小直呼我爸的名字,过年了从不送礼只送钱,拿着钱送到了就走,没有一句客套话,有钱你了不起,有钱tm的你就上天了是吗!”

  结果他也是撕破脸皮:“怎么了,我就是看不起穷亲戚,你们怎么不要饭啊,你们这样的,说出去我都嫌丢人!学校你爱学不学不学拉倒,滚吧!”

  这个时候,门口已经有了几个偷听的人了,我也不想闹大,因为那样对我更没有尊严,也就走了。出了办公室我去个厕所准备走。这一上去,又出了事。

  我进了厕所撒完尿后准备提裤子走人时突然两个人拦住了我,问我是几年级的。我见这两人有点凶,赶紧低声说我是这高三的。

  没想到这话说完后那两人中的刘海男一脚就给我踹到了地上,我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呢,另一个圆寸男又是一脚踹在了我的脸上。

  无缘无故的被人打一顿我也是火气上来了,心想劳资长这么大都没挨过打,来这个破比学校开学就被打了能有四五次了。我就有这么好欺负吗?

  刘海男又是一脚踹了过来,我直接抱住了刘海男的大腿往前猛地推了出去,刘海男直接被我推到在了地上。见我反抗,圆寸男也是怒了,抽出皮带卡子一下抽在了我的脸上,我本能的用手挡了一下,这时刘海男从地上爬了起来,跑过来一把搙住了我的头发,朝尿池拽了过去。

  我反抗了几下,可是刘海男的手却攥的十分紧,眼看着我离尿池越来越近了,我心里害怕的不行。后悔自己刚刚反抗了,我宁愿挨几顿打也不愿被人塞进尿池。

  可是刘海男丝毫不松还是拽着我的头发朝尿池走去,我有一种他今儿个不把我塞进誓不罢休的直觉,旁边的圆寸男见我反抗,拿着皮带抽在了我的腿上,大骂道:“妈了个逼的,你们新来的今年都狂的不行了是不?”

  我被刘海男搙着头发,我招谁惹谁了?不就是上个厕所吗?眼看着刘海男已经把我拽到了尿池旁边,我求饶了,他们终于松手了,我挣脱了他的手,靠着墙壁我双目怒视着笑的不停的这两人久久说不出话来,眼泪不停地在眼眶里打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