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酷=H匠{网首Kf发)

  “你瞪我干嘛,不服是吗?”见我看着他不说话,苏峻瞪着眼睛大声对我吼着。周围围观的同学都露出了一副静待好戏的面孔,那种面孔使我至今都记忆犹新。人,不能懦弱,否则,引来的必然是鄙夷。

  “靠,问你话了,嗯?”苏峻把头凑近我脸跟前,唾沫星子喷到了我脸上。而且,他还有口臭。“小峻,干嘛呢,又逗乐小孩了?”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来。苏峻一回头,一看从门口来了个人。

  这人在整个年级都算是有一号的,和我们班的一个长得不错的女同学正搞对象,到我们班来找她,正巧就看到了刚才的一幕。

  “哦,宝贝儿啊,没干嘛,闲着没事儿,逗乐个土包子。”苏峻一笑。“操,你还有点儿正事儿么?算了,一个土包子,你逗乐人家干嘛。”说着话,从裤兜里掏出了一盒限量版黄鹤楼:“看见了吗?有好货,走跟我尝尝去。”

  苏峻打个响指:“走啊,有好货,傻子才不去呢。”苏峻又接着鄙视的说道:“靠,不早点拿出来?”说完就出去了。不知是谁说:“看到了吗,刚刚的黄鹤楼限量版的,八千多呢。”我只能冷冷的笑笑。

  苏峻出了教室,周围的同学一看没乐子可看了,也都散了。有的人用手一指我,嘀咕了几句,随后又回头看了我一眼,那种眼神很淡漠,接着就专注和别人聊天了。我讨厌被别人指指点点的感觉。

  我对同桌的印象还算是可以,她也是当时少数几个没来嘲笑过我的一个人,也正是因为如此,以至于到后来,我们有了很深的羁绊。

  到放学的时候,同学们都三两个搭伴走,只有我是孤零零的一个人走出了教室。我当时倒也没怎么觉得孤独和郁闷过,因为,这样总比被人围着我拿我取笑强。落差感倒是很强烈,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就使我善良的内心感受到了一种世态炎凉。

  我走到了学校的大门口,这时正是学生们蜂拥而出的时候,有几个学生一边嘴里骂骂咧咧,一边推着前面的同学,那些同学回头一见是这群人,也都默不作声,让到一旁。

  而我们班的苏峻竟然也凑在这群堆学生的行列。那些学生看到他,显然也没有排斥,有个同学还差点被苏峻给推到了,不过那学生也是敢怒不敢言。

  学校的大门外一到这个时候,就竟是些三五成群的外校学生,有的学生还和些穿得流里流气的人聚在一起,抽着烟,眼睛瞄着寻摸从学校里走出来的学生们,看到漂亮的女生就吹声流氓哨。

  这些外校学生看起来像是混混,其实哪个不是家里有钱无聊来着。老实的同学都躲他们远远的,这个时候,就是该像苏峻这样的学生显摆的时候了。

  苏峻走到了那伙看起来最有气势的一伙人当中,那伙人有七八个,有三个是穿着外校校服的学生,为首的是一个留着长头发,穿着白衬衫的青年男子。其他几个不是戴着一副蛤蟆镜,就是把袖口挽起来故意露出手臂上的刺青,嘴里都叼着烟,各个目光犀利,眼神藐视,看起来就像天是老大,他们是老二的样子。

  一个穿着外校校服的小子看到苏峻走过去,便递给苏峻一根烟。给自己点上烟,深吸了一口,重重吐出了一个烟圈,然后和他们一样站在那里摆造型,一双眼睛目送着这群放学的学生们。

  其实,在当时,苏峻是比较叼的,因为家里有钱,父亲是校董。人就是这样,有的时候,你越怕碰到什么就来什么,我跟在其他的学生后面低着头走着,就怕苏峻看到我,正当我觉得应该是脱离了他的视线的时候,一抬眼,却正好和他那双贼溜溜的眼四目相对。

  苏峻看到我,冲着我微微一笑,似在打招呼的说道:“苏羽。”当时我也是太过紧张,便冒着傻气的回了声:“干嘛?”他问我身上有没有钱。这是我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我心想这尼玛你富二代问我要钱,是问我诈钱啊,我并没有妥协,而是选择了反抗,代价就是我被苏峻他们几个打了一顿,半边儿脸都被扇肿了,而且他们把我兜里的钱全部抢了过去,幸好我有一个习惯就是每天只拿一天的生活费。

  更让我受不了的是苏峻把钱撕毁成一片片,丢到了地下。这天晚上晚自习,女同桌叶雨婷问我脸怎么回事,我嫌丢人随便找了个理由糊弄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