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一位被恶魔吻过的孩子,一无所有的他早已看透了人情冷暖,社会的不公逐渐使他失去了善良的本心,步入黑道,陷入了一个无法挣脱的局......

  我叫苏羽,在云岚市皇室一高就读,这所学校本是我一辈子都没有资格来的地方,这里大部分都是富二代们,真对得起皇室二字,这里的学生,基本上随便一个的父母都有百万资产,那已经是条件最差的了,并且从不收农村人。

  而我的到来,成为了全校的笑柄,仅是因为来自贫穷的乡下,在高三新开学的自我介绍中......“下面请苏羽同学做自我介绍,大家欢迎。”老师笑眯眯的请我站了起来。或许是我一身便宜货的缘故,从一开始目光都聚集我这里议论纷纷。

  +酷。匠网N2首发。

  “我叫苏羽,来自南淮市,”话到一半,全场唏嘘,我脸色铁青,片刻“我父亲是个普通人,”异样的眼光早已经看齐了我,仿佛我就是一个异类。“苏羽同学,我看你样貌不凡,不会是装穷吧,我可听说一般最有钱的可都在装穷啊。”

  一张楚楚可人的脸问着我。“琳依洁同学,你觉得我有必要说假话吗!”

  “切,没兴趣。”一脸不屑的她继续摆弄着自己花花绿绿的指甲。

  议论纷纷扬扬的环绕在我的耳朵,大多都是“学校怎么会出现这种学生啊;像这种让这里掉价的人也收啊;估计他一辈子也买不起我这个包;听说他是副校长的远亲;切,远亲怎么了,我爸还是股东呢。”

  像这种话语,从我踏入校园起就没停过,我厌烦了,可是又能怎么样,我没有能力去反抗,什么贫富无差距,小时候老师从一开始就在欺骗。“大家好,我是殿夏,我介绍完了,谢谢。”

  一个很有公子范的人。“哇,他就是殿夏啊,听说他父亲可是最大的校股东呢!”“好有范啊,太有型了,是我的菜。”她两个是四大校花之二,一个叫林小娜,一个是沈佳宜,其家庭背景也是首屈一指,身材样貌没得挑,但那又有什么关系。

  “我叫苏峻,我父亲是第二大股东,容我说句难听的话,我苏家人才辈出,不曾想竟还有农民,真是有损苏氏的脸面。”听到这里,我愤怒了,可是又不敢说出来,是害怕他们,忍着忍着。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下课了。

  我顶着别人的讽言冷语出了校门,这里出校门门卫是不敢拦的,我有个兄弟是在这里打工的,一部分工资还要给家里,我只有他这么一个兄弟,能用命换的。

  他比我大两岁,已经成年了,到工地的时候,一身尘土的工作服,他坐在地上,拌着咸菜吃着馒头,我鼻子一酸,为什么我们注定天生贫穷,别人锦衣玉食,就不能人人平等吗?

  “苏哥你来了,呵呵,刚刚停下来歇会儿。”他叫阿虎,长的很壮实,有一米八几的身高,可就是有一点傻,说他傻是因为什么都敢做,明明比我大,还天天喊我哥,说要保护苏哥,不受别人欺负。

  每每他说出这番话,我都会闪出泪花,记得小时候给了他一块儿饼后,似乎一辈子就认定我了,说:谁都不能欺负我苏哥,要打先打我。

  我也坐下和阿虎靠在一起,唠唠嗑,说到了那个学校。“苏哥你了不起啊,俺阿虎这辈子都进不了高中了,只能一辈子在这里干活了。”

  我看着他朴实的脸:“咱不能任命,我们要强大起来,要活的有声有色,要有花不完的钱。”“苏哥有志气,以后俺就沾苏哥的光了。”

  下午回到了学校,因为是新同学,所以都在相互了解,可在我眼里,不过是女的献媚,男的装B而已。我不感兴趣,也就趴着睡了,同桌是个女孩儿,在看书,我心里默念:还装什么清高,想钓凯子早一点,晚了就没了。在我似醒非醒的时候,有一些人在用纸团子砸我,我对那种无聊的行为也懒得搭理。倒是同桌先开口了:“这种无聊的恶作剧有意思吗,作为一个有身份的人,不是素质应该更高一些吗。”

  “既然婷大校花都开口了,那是谁那么无聊,惹了我亲爱的婷儿。”苏峻接道。她很生气,声音有些沙哑:“够了,别恶心了我还要学习。”

  我感觉有脚步声,在头发被抓起的时候才看到他的脸。苏峻:“小子,今天你先值日,给我悠着点,废话不多说,你自己慢慢琢磨去,吃苦头的时候别说不知道为什么。”

  我望着他的眼,有一种盛气凌人的气势。当时我真的是很害怕,到了新的陌生环境都会有这种感受的,尤其是那种油然而生的莫名自卑感,更何况是那样大的差距,很可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