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冬心脏正中一箭,口吐鲜血,踉跄了两步,扑通一声倒在地上。媚儿吓坏了,跪在林冬身旁,大喊:“林冬,撑住,撑住……”

  谷萌萌紧紧握着手里的弓,眼神坚定得不容置疑。

  石坚大吼:“萌萌你这是干什么?”

  谷萌萌说:“我在杀狐妖。”

  石坚说:“可是林冬是我们的朋友,他跟你从小一起长大,你怎么下得了手?”

  谷萌萌说:“他已经不是我以前的冬哥了,以前的冬哥不会跟狐妖纠缠不清,更不会做野狐林的狐王。”

  石坚气得把弓箭往地上一摔,不再说话了。

  媚儿抱着林冬,说:“林冬,你等着,我不会让你死,你等我一会儿。”

  说完,媚儿跑下城楼,来到城外,伏在玄风的尸体旁,从尸体里面取出了玄风的狐灵。等她回到城楼上,林冬已经没有了呼吸。媚儿把狐灵塞进林冬的嘴里,冲身边的人大喊:“快把他抬到猎狐堂。”

  身边除了守卫军就是猎狐人,看着谷萌萌严峻的脸庞,没有人敢上来搭手。

  媚儿大喊:“快呀。”

  这时石坚走了过来,拔掉林冬胸口的箭,然后把他背起来,一路小跑到了猎狐堂。

  大概过了一天一夜,林冬终于苏醒过来,只有媚儿和石坚守在身边,媚儿不禁喜极而泣。

  林冬说:“我以为我已经死了。”

  媚儿说:“你确实死了,但是我用玄风的狐灵又把你救活了。”

  林冬闭上眼睛,仔细回想,过了好一会儿,才又费力地睁开眼睛,说:“我记得是萌萌射的我。”

  媚儿说:“是。”

  石坚说:“林冬,萌萌已经变了,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残忍又冷酷,我真的不敢相信她能做出这种事。”

  林冬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宿命,每个人都有只属于自己的一条道路,萌萌这么做,也许是因为她知道自己该做一个什么样的人了。”

  媚儿说:“我不懂。”

  林冬说:“没关系,我已经看明白了,无论猎狐人也好,狐妖也罢,都是生活在痛苦之中啊。”

  这时谷萌萌走了进来,虽然没带弓箭,但是腰间却挎着短刀。

  “你来做什么?”媚儿警惕地问,双手瞬间变成了锋利的狐爪。

  石坚也说:“萌萌,难道你想再杀林冬一次吗?”

  谷萌萌面无表情,淡淡地说:“我想和林冬谈谈。”

  “哼。”媚儿轻蔑地说,“别开玩笑了,林冬没什么和你谈的,你还是出去吧。”

  谷萌萌说:“我只想和他谈谈,单独谈谈。”

  林冬虚弱地说:“可以。”

  媚儿说:“林冬,到了现在你还相信她?”

  林冬说:“媚儿,没关系的。”

  媚儿用凶狠的眼神盯着谷萌萌,过了很久,才勉强说道:“把你的刀给我,我就让你和他谈。”

  谷萌萌笑了,说:“就他现在这个样子,如果我真想杀他,需要用刀吗?”

  林冬说:“媚儿,石坚,你们出去吧,我也想和萌萌谈谈。”

  媚儿叹了口气,无奈地摇摇头,说:“我们就在门外,如果她敢对你不利,你就叫我们,我会亲手杀了她。”

  p更v新最W快%q上"@酷5*匠1网I

  林冬点点头。媚儿和石坚缓缓走出门口,担心地一步一回头,终于还是把门关上了。

  谷萌萌表情缓和了一些,露出一丝的笑意,坐在林冬的床边,说:“冬哥,我们虽然从小一起长大,却变得越来越陌生了。”

  林冬说:“嗯,是啊,我们两个都变了。”

  谷萌萌说:“冬哥,我从小就喜欢跟在你的身后,我以后我们能在一起玩耍一辈子,单纯,快乐。你来青河城,我就随你来青河城,你进猎狐堂,我就随你进猎狐堂。尤其是我父母死后,你就是我唯一最亲近的人。可是后来我才发现,我没有办法把你留在我身边。自从你离开了猎狐堂,我越发感觉孤独了。我觉得,如果我能把精力都放在猎狐上,也许能让自己的人生更充实一些。可是,你偏偏又站到了狐狸那一边,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林冬想了很久,一直都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一边是媚儿,一边是萌萌,自己又是狐妖,实在是太难抉择了。最后,林冬选择了离开。

  林冬说:“青河城和野狐林的争斗从几千年前就开始了,从未停止过,将来也许也不会停止。可是我累了,我不想斗了,这里也没有我的容身之地了,也许,我死了才是最好的结果吧。”

  谷萌萌说:“冬哥,你别怪我狠心,只是你作为一只实力强大的狐妖,对青河城和猎狐堂的威胁太大。我不想杀你第二次,你还是自己动手吧。”

  说着,谷萌萌把腰间的短刀抽了出来,交到林冬的手里。林冬颤颤巍巍地拿着刀,慢慢地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媚儿突然冲了进来,一把夺过了林冬手里的刀,大喊:“林冬,你这是做什么?谷萌萌,你给我滚!”

  谷萌萌说:“青河城有大量的守卫军和猎狐人,如果我想杀你们,你们是逃不掉的。”

  媚儿恶狠狠地说:“好啊,你试试,进来一个我就杀一个。”

  林冬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喊:“都别吵了。”

  媚儿说:“林冬,如果你死了,我也不活了,你忍心吗?”

  林冬说:“我真的不想再夹在青河城和野狐林之间,这种感觉太痛苦了。等我伤好了,我就离开这个地方,远远地离开。媚儿,你还做你的狐王,萌萌,你还做你的堂主。你们都不要管我了,我也不会再干涉你们,我保证,我永远都不会再回来。”

  媚儿说:“林冬,你真舍得扔下我吗?”

  林冬说:“也许这就是有缘无份吧,我知道你割舍不下野狐林,那就忘了我吧。”

  数月之后,林冬孤身一人离开了青河城。

  媚儿在野狐林里,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都会唱起一支歌谣:

  白月光,亮堂堂,微风起,百花香

  树叶飘,鸟儿唱,心上人,在何方

  不敢想,不敢想,日思量,夜心伤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