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风带着狐狸们尽数撤回,林冬也带着城主和众多幸存的守卫军回到城内,并把曾温良押到了猎狐堂。在城主的命令下,曾温良被革去了所有的职务和权力,派专人看管。

  随后,林冬带领猎狐人全城搜捕,用了大半天时间,终于把那试图暗杀城主的四只狐妖抓获,一同押到了猎狐堂,和曾温良一起,接受城主的审判。

  曾温良和四只狐妖都被五花大绑,站在大堂中央。大堂正位之上是城主何三江,旁边站着林冬,媚儿,石坚,谷萌萌,周清泓等人。

  何三江大声质问:“曾温良,多年来我可待你不薄啊。我如此信任你,把青河城的守卫权交给你,把猎狐堂也交给你,最后,你居然背叛我?”

  曾温良理直气壮地反问:“谁不想往上爬?谁愿意一直听你的指挥?这城主你能做,我怎么就不能做?”

  何三江说:“你觉得你真的做得了吗?”

  曾温良说:“今天如果不是因为林冬,我已经是城主了。你指责我串通狐妖,你自己还不是被狐妖所救?”

  前一个“狐妖”指的是玄风,这后一个“狐妖”,当然指的就是林冬了,在旁人的眼中,林冬已然和狐妖无异了。

  曾温良又说:“成王败寇,输了就是输了,我没什么可抱怨的。只是,我想问一下城主,我死之后,由谁来担任猎狐堂的堂主呢?难道还是林冬这狐妖?”

  顿时,大堂内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林冬身上,林冬觉得浑身不自在,又没处躲,没处藏,只好尴尬地笑。

  这时媚儿解围道:“连你这叛徒都能做堂主,狐妖怎么就不能做堂主了?”

  曾温良苦笑一声,没有说话,大概是懒得争论了。何三江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回答曾温良的问题,谁知谷萌萌突然问道:“冬哥,如果你重新做了堂主,你就要带领我们一起杀野狐林的狐妖,你做得到吗?”

  说着,谷萌萌还瞥了一眼媚儿,意有所指。

  “我……这个……”林冬支支吾吾不知如何回答,一边是谷萌萌,一边是媚儿,哪边他也不愿意得罪。

  媚儿说:“那就不做这破堂主了。林冬,跟我回野狐林吧,做狐王比做堂主威风,凭你现在的实力,打败玄风还不容易?”

  谷萌萌说:“冬哥,要是你去了野狐林,那咱们以后可就是敌人了,我可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媚儿又说:“林冬,猎狐堂是你一手带出来的,有多少实力你还不清楚吗?等你做了狐王,我们一起踏平猎狐堂,看某些人还会不会对狐妖另眼看待。”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嘴,林冬根本没有插话的份。

  这时谷萌萌拿起弓来,一下射出了四支箭,被绑的四只狐妖纷纷中箭身亡。大堂里顿时一片寂静,站在四只狐妖中间的曾温良几乎昏倒过去,连城主何三江也倒抽一口凉气,心说这小姑娘怎么下手这么利索,说杀就杀?不过,这倒是做堂主的好苗子,猎狐堂这两年确实过于温和了,让狐妖有了可乘之机,连我这个城主都差点被暗杀在自己家里。

  谷萌萌射杀四只狐妖以后,大声喊道:“我猎狐堂和狐妖势不两立,决不手软!”

  谷萌萌双眼狠狠瞪着媚儿,几乎瞪出血来。媚儿不禁感到一阵凉意,上次在谷萌萌家里,媚儿就感觉到,这小姑娘单纯的时候是真单纯,可是凶狠的时候也是真凶狠。这次,媚儿更是清晰地感觉到,跟林冬和自己比起来,这个谷萌萌倒更像是一只野兽。只是她还没真正长大,等她长大成熟了,不知道会凶猛成什么样子。

  林冬也被吓得愣住了,这还是跟他从小一起长大的那个萌萌吗?一直以来,林冬都把她当成妹妹,她从来都是需要照顾的,需要保护的,林冬从来没有在气场上被谷萌萌压住。可是现在,林冬真的搞不懂,谷萌萌这一身的霸气到底从何而来?

  何三江哈哈一笑,缓和了一下气氛,说:“谷萌萌,不如就由你来做堂主如何?”

  谷萌萌说:“好!”

  她接着又说:“不过,如果林冬愿意留在猎狐堂一起杀狐妖,我还是愿意把堂主的位子让给他的。”

  “唉?”何三江笑着说,“我看啊,你比林冬合适,猎狐堂的堂主确实不适合由狐妖来担当啊。”

  !/最‘新x章hc节,'上yL酷j匠网P

  说着,何三江还看了一眼曾温良,发现他似乎已经搞不清现场的局势了,满眼的茫然。

  媚儿拉起林冬的手,说:“林冬,看来这里已经容不下我们了,我们走吧。”

  林冬看了一眼谷萌萌,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媚儿朝门口走去。刚走了两步,突然一支冷箭从背后而来,射向媚儿的脖子。林冬反应快,一伸手就把箭接住了,回头看去,发现是谷萌萌放的箭,她一脸的怒气,脸颊都在颤动。

  媚儿也发怒了,她的手变成狐爪,想要冲上去,谁知却被林冬温柔地抓住了。

  林冬说:“媚儿,算了,我们走吧。”

  媚儿朝林冬看去,发现他故意把脸朝着门外,泪水已经溢出了眼眶。媚儿一惊,突然明白了林冬心里的难受。

  媚儿说:“是啊,走吧,你那个青梅竹马的小妹妹,已经变了。”

  两人继续朝门外走去,刚刚踏出门口,忽然又听到谷萌萌搭弓射箭的声音,接着,传来了曾温良的一声闷吭。林冬和媚儿都知道,这是谷萌萌把曾温良给杀了,但是这一次,两人都没有回头,继续朝着城门走去。

  媚儿边走边说:“林冬,你知道谷萌萌对你的爱意,对吧?”

  林冬说:“我知道,从小就知道,但是我只是把她当妹妹。”

  媚儿又说:“那你知不知道,当发现自己的爱意落空之后,就很容易变成怨恨?”

  林冬说:“爱落空了,只会变成悲,占有欲落空了,才会变成恨。”

  媚儿说:“你不懂感情。”

  林冬说:“你不懂人性。”

  两人哈哈大笑,走出了青河城的大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