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冬和媚儿一直追到城楼之上,没有发现那四只狐妖的踪迹,只看到城主何三江和统帅曾温良在忙碌着指挥战斗。

  两人向城外望去,发现玄风正带着大批的狐狸试图攻城,城楼之上箭如雨下,城下有不少狐狸的尸体。狐狸一方处于绝对的劣势,玄风刚刚组织一次进攻,很快就被弓箭给射回来,大部分狐狸只能呆在远处,不敢进入弓箭的射程。

  媚儿低声跟林冬说:“我要揭发曾温良的诡计,让城主把他抓起来。”

  林冬说:“我们没有证据,城主不会相信的。”

  媚儿着急地说:“可是他明明有问题啊,难道还让他在这里堂而皇之地指挥?万一他突然叛变怎么办?”

  林冬想了一会儿,说:“没办法,只能静观其变了。我们在这里守着,如果曾温良真有什么不轨之心,一见他行动,我们立刻阻止他也就是了。”

  uk最F新章《节{“上酷f匠网、

  正在这时,曾温良对何三江说:“城主,这群狐狸太狡猾,他们躲得远远的,只派少量的狐狸试探,浪费我们大量的精力和箭矢。我觉得,不如打开城门,让守卫军和猎狐人冲出去,杀个痛快!”

  何三江说:“这样会不会太危险?如果狐妖冲进城来怎么办?”

  曾温良摆摆手,微笑着说:“不会的,我对我手下的守卫军有信心,他们会牢牢守住大门,不会让一只狐狸闯进来。为了以身作则,我会亲自带兵出城,城主您就在城楼上看戏就好了。”

  何三江一听这话,热血上涌,说:“我作为城主,当然也要和你们一同作战,躲在城楼上看戏怎么行?”

  说着,何三江和曾温良两人就要下城楼,往城门走。林冬一见,忙拦住去路,问:“城主,你这是……”

  “哦,我要和曾统帅一起带兵出城,和狐狸们决战。”何三江满腔的豪气。

  林冬说:“这太危险了吧?”

  何三江不屑地一笑,说:“你不用管了。”

  两人完全不理会林冬的阻拦,推开他,直奔城门。

  “开城门,跟我和城主一起冲!”曾温良大喊。

  守卫军也发出一阵大喊表示响应,群情激愤,大门一开,一大群人鱼贯而出,弓箭射出去无数,确确实实把对面的狐狸们吓了一跳。

  不过,玄风的脸上却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面对守卫军的猛烈进攻,狐狸们慢慢后退,一个口袋渐渐张开。何三江毫无防备,直接陷了进去,狐狸把口一封,何三江和所有冲出城来的守卫军都被狐狸包围了。这时,玄风手下的狐妖才开始展示自己真正的实力,亮着嘴里的尖牙,挥舞着锋利的狐爪,把守卫军杀得哭爹喊娘。

  何三江和曾温良被玄风亲自带领的几只狐妖包围,曾温良把手里的弓箭往地上一扔,对何三江说:“城主,我看你还是投降吧。”

  何三江惊讶地质问:“曾统帅,你这是什么意思?刚才要冲出来的时候还意气风发,现在怎么这么贪生怕死了?”

  玄风听后大笑起来,说:“你这个城主,反应还真是慢啊。”

  曾温良也说:“是啊,城主,难道你看不出来,我和玄风早就联手了吗?这次我建议你冲出来,就是为了把你送到玄风的手里啊。”

  “你……你……”何三江惊得说不出话来。

  玄风说:“你就乖乖束手就擒吧,以后让曾温良做城主,野狐林和青河城就再也不用打仗了,多好啊,是不是?”

  “还有这么好的事?那代价是什么?”何三江问。

  玄风笑道:“我的条件是取消猎狐堂,让狐妖可以自由进出青河城,大家和平共处,这是好事啊,算不上什么代价吧?”

  何三江哈哈大笑起来,笑声里尽是悲伤和蔑视,他说:“曾统帅,看来是你的反应太慢了吧,难道你没看出来,玄风想要霸占青河城吗?取消猎狐堂,狐妖自由出入,那青河城就是他玄风嘴边的一块肉了。”

  曾温良说:“你不要无谓担心了,我们早就谈好条件了。只要你把城主的位子主动让给我,我可以保你不死,如果你不同意,我只能让你死在战场上,然后再想办法当上城主。”

  何三江问:“今天暗杀我的那几只狐妖,是不是你安排的?”

  曾温良此时没有任何顾忌,说:“没错,都是我安排的,我给他们发的猎狐堂的身份牌,我让他们进你的宅子暗杀,本来我是打算在你的房间和你进行谈判的,没想到我进门之前突然看到林冬过来捣乱,只好放弃了。如今只能在战场上谈判,也是没别的办法,你还是尽快决定,把你城主的位子让给我吧。”

  何三江此时纠结不堪,想打又打不过,想逃也逃不掉,周围全是狐妖,又处在城楼的射程之外。如果林冬能再来救一次命就好了。

  想到这,林冬真的出现了。他阻拦何三江失败后,在城楼上看到了城外的形势,知道曾温良这家伙没安好心,就跟着冲了出来。

  林冬要冲进狐狸的包围圈简直易如反掌,狐狸根本应付不了他极快的身形,闪了几下就闪到了何三江的身边。

  曾温良虽然看到林冬赶来了,但是仗着人多势众,并没有感到一丝不安。可是玄风惊呆了,林冬的实力他看一眼就明白了,他没想到林冬进步这么大,已经远在自己之上了。

  玄风平复了一下心中的震惊和恐惧,对林冬说:“你可以把他带回去了。”然后又对狐群下令:“撤。”

  曾温良大吃一惊,叫喊道:“玄风,你这是什么意思?怎么……怎么就……”

  玄风心想,这个傻瓜根本不懂得林冬的可怕,如果真要动起手来,林冬能把当场所有狐妖杀个干净,包括他玄风自己。

  林冬来到现场,一言未发,就解决了一场战斗,只因为他的实力确实已经太强了,对手在他面前根本不敢造次。而这一切,都要感谢父亲林逸河提供的狐灵,和媚儿对他的指导,当然更重要的,是母亲给他的血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