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冬和媚儿尾随着四只狐妖进了城。

  城里熙熙攘攘,人很多,四只狐妖的速度却很快,在人群之中穿梭起来游刃有余,媚儿不禁感觉跟得有点费劲。

  跟得太紧,容易被发现,跟得太远,人群之中,又容易丢了。

  媚儿不耐烦地说:“直接把他们抓住算了,我就不信问不出来。”

  林冬说:“别着急,他们肯定是发现咱们了,你没看他们带着咱们到处绕圈吗?”

  果然,媚儿回想了一下刚才的路线,发现那四只狐妖带着他俩从城西到城北,从城东又到城南。媚儿咒骂一句,说:“既然被发现了,那咱们更得抓住他们了,跑了可就不好找了。”

  林冬用手一指,说:“你看,那是什么?”

  林冬指的是其中一只狐妖腰间带的木头牌子,媚儿定睛一看,惊呼道:“那是……猎狐堂的身份牌?”

  媚儿在猎狐堂呆过几天,认识这种牌子。

  林冬一笑,说:“看来城里的内应,就在猎狐堂里,只是不知道怎么混进去的,毕竟我才离开这么几天而已。”

  媚儿说:“既然他们早晚要去猎狐堂,我们就去那里等他们好了。”

  “来!”

  林冬拉着媚儿,迅速躲进一家店里。那四只狐妖正在朝四周警惕地观察,看是否有异样。

  “看来他们到目的地了。”林冬说。

  媚儿问:“这是什么地方?他们不去猎狐堂,来这里干吗?”

  林冬说:“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四只狐妖已经拐弯进了一个深宅大院,林冬和媚儿悄悄跟了过来,发现这个大宅子比石坚家的宅子还要气派,大门上方的牌匾上写着三个大字——城主宅。

  “他们带猎狐堂的身份牌不是为了去猎狐堂,而且为了接近城主。”林冬瞬间明白过来,说,“糟了,城主危险了。”

  “怎么办?”媚儿问,“就算咱们想救他,也不知道他在哪个房间,你看,这宅子里面的房间可太多了。”

  “嗯。”林冬说,“就算直接问宅子里的守卫军,他们也不会告诉我们,毕竟我们不是猎狐堂的人。”

  “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那四只狐妖简直就是在守卫军的保护之下去暗杀城主。”林冬说。

  “那咱们还要不要救人?”媚儿问。

  “当然。”林冬说。

  “怎么救?”

  “闯进去!”

  林冬话音未落,人已经冲进了大门,两侧的守卫军立刻围了过来。

  “什么人?”

  “站住!”

  “有刺客!”

  “……”

  林冬的速度之快让守卫军根本反应不过来,毕竟他体内现在已经有上千年的道行了,施展开来,动作奇快,守卫军却只是凡人,只有眼花缭乱的份。林冬在几十个守卫军之间来回穿梭,遇到实在躲不开的就伸出手来一把推开,如入无人之境。

  媚儿愣愣地站在门口,看着林冬如同一阵风一般进了宅子,眨眼就没影了。她这才明白,原来刚才在街上跟踪的时候,林冬一直都胸有成竹,根本不像她这么担心。

  媚儿不敢硬闯进去,面对至少几十个守卫军,她没有把握全身而退。所以,媚儿悄悄绕到了宅子后面,想翻墙而入。

  林冬正在宅子里横冲直撞,路过一个房间时,忽然听到房间里有人喊:“来人啊!来人——”

  找到了!

  林冬一脚把门踹开,大步迈了进去。正是刚才那四只狐妖!

  城主何三江被四只狐妖堵在墙角,一动都不敢动,看见林冬进来,顿时眼前一亮,大喊:“林冬,快救我!”刚喊完,他不禁又眼前一黑,说:“对了,你也是狐妖,是吧?你跟他们不会是一伙的吧?”

  林冬哈哈大笑,三两下就把那四只狐妖打翻在地上,对何三江说:“城主,我是狐妖没错,不过,狐妖也不都是坏的。”

  四只狐妖一看自己远远不是林冬的对手,仓皇逃出房间,朝远处跑去。林冬正打算追,忽然听到外面有守卫军过来报告,说:“城主,城外有大群狐妖来攻城了。”

  林冬大惊,这玄风,动作真是快啊!

  一边派人偷袭我和媚儿,一边派人暗杀城主,一边又带着狐狸们来攻城。难道他……他想一举拿下青河城?野心也太大了吧?毕竟他才刚刚占有野狐林没几天。

  “走!去守卫城门!”何三江一声令下,带着宅子里的守卫军也一同往城门而去。

  这时,媚儿从背后悄悄拍了林冬一下,林冬吓了一跳,说:“你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媚儿说:“我从后面翻墙进来的,你猜我看到什么了?”

  “什么?”看媚儿神神秘秘的样子,林冬不明所以。

  “我看到曾温良了。”媚儿说。

  0看…-正+/版章qH节上{d酷*匠9网

  “曾温良?”

  “嗯,他悄悄地从后门离开的。”

  媚儿朝林冬使了个眼色,但是林冬还是不明白。

  “什么意思?”林冬问。

  媚儿无奈地叹了口气,说:“你真不明白假不明白?曾温良刚走,四只狐妖就来暗杀了,而且他还是从后门走的,说明什么?说明曾温良在宅子里接应那四只狐妖呢。别忘了,他现在可是猎狐堂的堂主,那四只狐妖的腰上挂的牌子也是猎狐堂的牌子,而他和那四只狐妖又同时出现在城主的宅子里,难道都是巧合吗?”

  林冬说:“可是那四只狐妖有猎狐堂的牌子,守卫军会直接带他们找到城主的房间,根本不需要曾温良接应啊。”

  媚儿一托下巴,说:“嗯,这个我想得也不是很明白,不过曾温良肯定有问题就对了。”

  林冬大叫一声:“糟了!”

  媚儿问:“怎么了?”

  林冬说:“刚刚城主去守城门了。曾温良是守卫军的统帅,又是猎狐堂的堂主,如果他有问题,那城主又该遭遇危险了。”

  媚儿埋怨道:“你刚才怎么不跟着他?”

  林冬说:“还不是被你给耽误了。”

  两人边吵嘴边朝着城门方向赶去,等赶到城门,发现城主正和曾温良站在城楼上指挥战斗,城外汹涌进攻,城内严阵以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