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萌萌本想劝说林冬回猎狐堂,结果却被林冬拒绝,房子还被媚儿给占了,一气之下,当天就返回城里去了。

  林冬和媚儿在河边散步多时,回家以后天色已经不早,林逸河却还在河上,没有回家。

  两人看了一眼桌上的茶壶,对了一下眼神,静静地坐了下来。茶壶是白瓷画着青花,林逸河喜欢的淡雅风格。林冬端起茶壶,倒了两杯茶,一杯端给媚儿,一杯留在自己面前。

  茶叶就是普通的绿茶,没有什么特别,淡绿色的茶水却散发出一股迷人的芳香气味。两人互相微笑一下,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茶水刚进肚子,林冬和媚儿就感觉到一阵眩晕,身体晃了几晃,两人就都扑倒在桌子上了。

  “狐王给的药还真是好使,你们俩再有本事,现在不也得任我宰割吗?哈哈!”

  一只狐妖大笑着走进门来,看见倒在桌子上的林冬和媚儿,一脸的得意。他伸出右手,变成一只利爪,慢慢探向林冬的脖子。快要碰到的时候,林冬突然抬起头来,左手紧紧抓住他的手腕,右手变成狐爪捏住了他的咽喉。

  狐妖惊慌大叫:“你们……你们怎么……”

  这时媚儿也抬起头来,吐掉了嘴里的茶水,向着门外说:“谢谢你了,至清。”

  门外叫至清的狐妖走了进来,他就是曾经在青河城为狐王打开城门,后来又跪在林冬面前求死的狐妖内应。当日林冬没有杀他,他便隐匿起来,后来听说玄风在野狐林做了狐王,就跑过去投靠了玄风。当然,他只是假意投靠,其实是想找机会报林冬的恩,赎自己的罪。

  终于,机会来了。玄风派一只狐妖来给林冬和媚儿下毒,却被至清悄悄尾随,至清在青河边上找到了林冬和媚儿,并把这件事告诉了他们,这才有了林冬和媚儿将计就计,把狐妖轻松捉住。

  媚儿得意地把事实和盘托出,狐妖听完扑通就跪在了地上,大呼道:“公主饶命啊,当年您父亲做狐王的时候,我就一直忠心耿耿。可如今玄风他心狠手辣,我也是被逼无奈啊……”

  媚儿一见他这德性,不屑地哼了一声,都懒得正眼看他。林冬也松开手,一把将他甩在地上,来杀都懒得杀他了。

  谁知狐妖刚刚重获自由,就伸出爪子一把攥在了至清的脖子上。至清毫无防备,刹那间脖子被抓出几个血洞,鲜血直流。至清感觉呼吸都变得困难了,顿时瘫倒在地上。

  林冬和媚儿也是一惊,都暗暗责备自己大意了,想不到这狐妖竟然这么狡猾,以退为进,用装怂来麻痹对手。林冬飞起一脚,把狐妖直接踹飞到门外,这一脚踹得真狠,狐妖挣扎半天,竟然都站不起来。

  林冬蹲在至清身旁,歉疚地说:“都怪我大意了,你救了我的命,我却害了你的命。”

  至清喉咙已经破损,很难发出声音,林冬把耳朵凑到他嘴边,听到至清艰难地说:“这就是我活到今天的价值。”

  林冬看到他这个样子,痛心不已,却又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断气。

  伤心之余,媚儿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她跑出门去,站在那只狐妖的面前,问:“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

  狐妖伤得不轻,强忍着疼痛说:“玄风……玄风告诉我的。”

  媚儿又问:“玄风怎么知道的?”

  狐妖艰难地笑了一下,说:“这你得去问他啊。”

  媚儿一脚踩在他身上,狐妖立马疼得呲牙咧嘴,大喊:“别……别踩我,我真的不知道啊!”

  “你再不老老实实交代,我就捏碎你的狐灵,让你从头修炼去!”媚儿大喝。

  狐妖吓得脸色一变,求饶道:“别别别,千万别,我修炼一百多年不容易,从头修炼,你还不如杀了我。”

  “那就快说。”媚儿催促道。

  “我……我……”狐妖吞吞吐吐地说,“我只知道……玄风在青河城里有内应。”

  “又有内应?”林冬抱怨道,“我这才离开几天啊?”

  媚儿说:“除了你,没有人能识别狐妖,所以……”

  “我明白,既然他们在城里有内应,那肯定是尾随萌萌而来。发现我们躲在这里之后,就派人来下毒,动作可真够快的。”林冬说,“不好,萌萌恐怕会有危险!”

  媚儿说:“不至于吧,她可凶狠着呢。”

  林冬心急如焚地说:“现在不是斗气的时候,玄风既然派人来杀我们,就代表他已经开始有所动作。再加上城里的内应,恐怕青河城也要有麻烦了。”

  “那怎么办?”媚儿问。

  j看$}正k版章{节\上r》酷M匠%网}9

  “进城,帮忙。”林冬说。

  媚儿踢了一脚狐妖,说:“看在同类的份上,我今天饶你一命,回野狐林告诉狐狸们,我媚儿很快就要杀回来了,玄风活不长了。”

  狐妖一看自己还能活命,连声道谢,然后爬起身来跌跌撞撞地跑了。

  林冬问:“他杀了至清,你为什么反倒放了他?”

  媚儿说:“野狐林早晚都是我们的,还是不要跟狐妖结仇了。再说,就算杀了他,至清也活不过来了,不是吗?”

  林冬叹了口气,说:“无所谓了,我们赶紧去青河城吧。”

  两人简单而迅速地收拾了一下行囊,林冬给父亲留了个字条,就向着青河城的方向出发了。

  林冬和媚儿用尽可能快的速度赶路,希望能在谷萌萌进城之前追上她,可是一直走到看见城墙了,也没有见到谷萌萌的身影。而且,城门处一切正常,没有任何的异样。

  媚儿说:“看来你多虑了。”

  林冬边走边说:“不一定,你看。”

  媚儿朝着林冬指的方向看去,发现有四个人正在进城,没有什么奇怪的,便问:“怎么了?”

  林冬眯起眼睛,说:“狐妖,那四个人,都是狐妖。”

  “什么?”媚儿一惊,问,“怎么办?抓住他们?”

  林冬说:“不着急,我们跟上去,看看他们到底想搞什么鬼?说不定可以把那个狐妖内应也一起挖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