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朗的天气,空气温暖而湿润。林冬站在青河边上炼化狐灵,这已经是第三颗了。

  远处的河面上是林逸河捕鱼的身影,他站在小木船上,把鱼网抛下,划船,拖曳,拉网。他穿着一身粗布长衣,带着竹篾编织而成的斗笠,身形有些佝偻,完全看不出他曾是一个让狐妖闻风丧胆的猎狐人。

  林冬看着父亲的身影,不禁时不时地走神感叹。一走神,身体里面的狐灵就像烧着了一样烫得他浑身难受,一股力量四处乱窜,像个淘气地玩捉迷藏的孩子。这时林冬不得不集中精力找到那股力量,用意念把它引到该去的地方。

  谷萌萌从青河城里回来了。

  她走到家附近,第一眼看见的不是从小到大居住的房子,而是房子不远处父母的墓碑,一股伤心之情不禁从心底涌了上来。没能见到父母的最后一面,这是她心里最大的遗憾。

  进门之后,谷萌萌发现房子里居然被打扫得干干净净,墙上的血字早已被擦除,没留下一丁点痕迹。里屋的门帘一挑,竟然是媚儿从里屋走了出来。原来她住在这里,难怪这么干净。但是,谷萌萌心里却萌生了一丝不快,这只狐妖,谷萌萌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就没留下好印象。

  “你怎么住到我家来了?”谷萌萌撅着嘴问。

  媚儿说:“哦,是因为林冬家里只有一张床,没有我睡的地方,所以……”

  “所以你就登堂入室是吗?倒是真不客气。”

  谷萌萌把椅子用力一拉,椅子在地上摩擦发出一声刺耳的声响,她气呼呼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胸脯剧烈地起伏着。

  “本来我也觉得不好意思,但是林伯伯说没关系,硬要我住在这里……”媚儿尽力地解释。

  谷萌萌翻了个白眼,幽幽地说:“你不是狐狸吗?睡在野地里不就好了,干嘛非得学人睡在床上?多为难自己啊。”

  媚儿一听这话,心里的怒火再也压抑不住了,她蹭的一下跳上桌子,手已经变成了利爪,轻轻地捏在谷萌萌的脖子上。与此同时,谷萌萌也抽出一把短刀,抵在了媚儿的咽喉。

  “我也是猎狐人,别以为我没杀过狐妖!”

  谷萌萌正言厉色,眼神凶狠地盯着媚儿,只要媚儿的爪子敢划破她一点皮肉,她就会毫不犹豫地用短刀割断媚儿的咽喉。

  两人对峙良久,气势上谁也不输谁,却谁也不敢妄动,纵然胳膊酸了,也只能忍着。

  “你们这是干嘛呢?”

  最.(新A章sG节¤#上“酷匠◇%网w

  林冬出现在门口。他刚刚炼化完狐灵,不仅不觉得累,反倒神清气爽,心情大好。突然看到媚儿和谷萌萌这个架势,脸一下拉了下来。两人看见林冬,便各自收了势。

  谷萌萌又露出了笑脸,说:“冬哥,你想我了没?”

  “哦,想你了,想你了。”林冬敷衍道。

  他跟谷萌萌说着话,眼睛却看向媚儿,发现媚儿依然怒气未消,双眼圆睁着。

  “媚儿,这是怎么了?”林冬问。

  媚儿稍稍平复一下心情,冷冷地说:“没事。”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看得林冬心里一片茫然。

  他又问谷萌萌:“你们俩到底怎么了?”

  谷萌萌又撅起嘴巴,说:“谁知道她怎么了?狐妖的脾气就是怪。”

  说完又补充一句:“不是说你啊,你不是狐妖,是混血。”

  然后谷萌萌自顾自嘿嘿笑了起来,怎么看都是个调皮可爱的单纯小姑娘,完全没有了刚才拿刀时的凶悍。

  林冬问:“萌萌,你怎么突然回来了?猎狐堂最近不忙吗?”

  谷萌萌一摆手,像是懒得谈论这个话题,说:“你可别提猎狐堂了,你走了以后,猎狐堂就完全变样了。”

  “变成什么样了?”林冬好奇地问。

  谷萌萌盯着林冬半天,像是在考虑要不要跟他说,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说道:“猎狐堂有新堂主了。”

  “哦?”林冬来了兴趣,问:“是石坚吗?”

  谷萌萌撅起嘴,愣愣地摇头。

  “那是谁?”林冬又问。

  谷萌萌一字一顿地说:“曾——温——良。”

  “就是那个守卫军的统帅?”林冬说。

  “没错。”谷萌萌说,“就是那个赶你走的人。”

  林冬若有所思,沉默了。

  谷萌萌接着说:“现在你知道他为什么赶你走了吧?因为他自己觊觎堂主的位子。这人表面上和气,其实阴险得很。我这次回来就是想问问你,要不要回猎狐堂,把堂主的位子夺回来?”

  林冬想了一会儿,说:“算了吧,为了一个堂主的位子,引起一场争斗,不值得。只要能保护青河城和城里的百姓,谁做堂主没什么分别。曾温良是守军的统帅,即使有野心,应该也会尽职的。”

  谷萌萌叹着气说:“人家让你走,你就老老实实地走,眼看着人家把你两年的劳动果实摘了,你也无动于衷,真没见过你这么自暴自弃的。”

  “你不明白。”

  林冬说完就走出门去,气得谷萌萌在屋里直翻白眼。

  林冬找到媚儿,发现她正在河边散步,孤独的身影,不禁让人有些心疼。

  媚儿发现了林冬,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又把头扭了回去,说:“不陪你那青梅竹马的小妹妹啦?”

  林冬尴尬地笑了笑,说:“刚才萌萌和我谈了点正事。”

  “正事?”媚儿故作疑惑,又仿佛突然想明白的样子,说,“哦,也是,你们俩从小一起长大,正事肯定不少。”

  听她这么一说,林冬有点苦笑不得,急忙解释:“萌萌说猎狐堂有了新堂主,就是当初赶我走的那个曾温良,她问我要不要回去把堂主的位子夺回来。”

  媚儿听后,不屑地说:“一个破堂主而已,有什么可夺的?等我们把玄风打败了,我举荐你做野狐林的狐王。”

  林冬一惊,说:“我可是人啊,怎么做狐王?”

  “你还拿自己当人哪?”媚儿用夸张的语气问。

  也是,现在这个样子,说自己是人,又有谁会信呢?林冬暗暗地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