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林冬带领众人重建猎狐堂之后,曾经被破坏得残破不堪的猎狐堂又重新焕发了生机。新的牌匾是黑底红字,“猎狐堂”三个大字也变得潇洒很多,比起原来黑底金字的牌匾,更透出许多的朝气。

  原来门柱上的“千年野狐门前过”和“一支利箭风中来”,也被换成了“恶人恶狐谋乱四海”和“强兵强将威震八方”。

  这天一早,石坚,谷萌萌,周清泓等猎狐堂的精英纷纷收到通知,来到猎狐堂参与会议。一进门,他们发现城主何三江和守军统帅曾温良已经在大堂里等候了。

  曾温良看见他们来了,忙站起身打招呼,笑着说:“各位都是猎狐堂的精锐啊,平日里劳心劳力为青河城的安危而奔走,实在是辛苦了。今日请各位兴师动众而来,也是因为有一件大事,不得不麻烦各位。”

  因为曾温良出面赶走了林冬,这几个人心里难免对他有些怨恨,可是看到他此时说话这么客气,石坚也只好同样客气地说:“哪里,城主和统帅既然有事要找我们商议,我们当然应该到场。”

  曾温良笑得更开心了,说:“不愧是石一方的儿子,毕竟虎父无犬子,家风好,懂规矩,识大体,将来一定是做大事的人。”

  本来这是拍马屁的话,可石坚听了却总觉得有些别扭,不知道为什么。

  石坚问:“不知道今天要商议的事情是……”

  曾温良含笑落座,看着何三江,意思是请城主主持会议。

  何三江露出一个笑容,说:“那我就开门见山了啊,今天呢,我们就是想选一个新堂主出来,毕竟林冬已经走了,堂主的位子也不能老这么空着嘛,是吧?”

  石坚心里一惊,他知道堂主早晚要选,但是没想到他们动作这么快。

  何三江察觉到石坚表情的异样,对他说:“石坚,这件事你怎么看?”

  石坚想了一下,决定实话实说:“选堂主我倒是赞成,只是,是不是有些太快了?”

  何三江问:“你是有什么顾忌吗?”

  石坚说:“那倒没有,我就是觉得太突然了。”

  何三江说:“那就好,早点有一个新堂主,只会是好事,不会有什么坏处。”

  “我选石坚哥做堂主!”

  谷萌萌突然插话,声音来得措不及防,何三江,曾温良,包括石坚本人都是一愣。

  石坚的内心是想做堂主的,但是却不好意思主动表露出来。由谷萌萌来举荐,也不合适,谁都知道他和谷萌萌关系好,难保不会怀疑两人私下里早就商量好了。

  石坚忙谦虚拒绝,尴尬地笑道:“我哪有这个资格?不合适。”

  谁知谷萌萌完全不懂石坚的想法,继续说:“我觉得你挺合适的,本来猎狐堂里适合做堂主的就你和冬哥两人,如今冬哥走了,堂主的位子非你莫属。”

  石坚知道自己如果再拒绝就是欲盖弥彰了,何况谷萌萌说的话他也认同,只好干笑两声,然后闭上嘴,默认了。

  这时,曾温良问:“石坚,之前猎狐堂重建的时候,为什么是林冬做了堂主,而不是你呢?”

  石坚不知其中有诈,如实解释道:“其实当时我和林冬私下里商量过,林冬是建议我做堂主的,但是那只是朋友之间的义气。我知道,我自己只是箭术还说得过去,在人际交往和对猎狐人的管理方面的技巧却完全不得要领,林冬虽然也算不上擅长,但是我看得出来,他比我强。更重要的是,林冬对待狐妖的态度,对待人类和狐妖的关系,有自己的见解,比我高出许多。所以,当初让林冬做堂主,我心服口服。”

  曾温良听后哈哈大笑,对众人说:“你们看,我刚刚才说过石坚是一个识大体的人,这份胸怀,你们谁比得上?不过话说回来,石坚自己也解释得很清楚了,他确实不适合做猎狐堂的堂主。”

  #酷(匠*网唯k一=+正#^版T,其Kj他'都☆是i盗}'版L

  曾温良这话一出,石坚才发觉自己上当了。曾温良给他挖了一个坑,他自己就乖乖跳了进去,而且埋得结结实实。

  曾温良接着说:“如今猎狐堂里最有资格的,也就是石坚,谷萌萌和周清泓三个人了,既然石坚不合适,那总不能让两个女孩子做堂主啊?”

  “女孩子怎么就不能做堂主?”周清泓反驳道。

  “唉?”曾温良一摆手,说,“我说你们不能做堂主,当然不是因为你们是女孩子。我问你,你的箭术比石坚更好吗?”

  周清泓摇头。

  “那你有其他方面比石坚更优秀吗?”曾温良又问。

  周清泓虽然心里不服气,可是也只能继续摇头,因为就算她自己觉得自己比石坚优秀,又怎么能当着石坚的面,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口?

  “就是嘛。”曾温良脸上透着掩饰不住的得意。

  谷萌萌问:“照你这么说,猎狐堂里就没有适合做堂主的人选了,是吗?那我们今天还选什么?”

  曾温良干笑两声,不再说话,然后把目光放到了何三江的身上。

  何三江哈哈一笑,说:“其实猎狐堂的堂主不一定要在内部选出,我觉得曾统帅就挺适合做堂主的。”

  这话一出,石坚等人不禁惊得张大了嘴巴,下巴都快掉了。大堂里顿时议论纷纷,乱糟糟一片。

  曾温良端正了一下自己的坐姿,大声清了清喉咙,让大家安静下来,俨然已经是堂主的做派。

  何三江看大家都安静下来了,便接着说:“曾统帅手下的守卫军也不少,一直以来,为了青河城的安危也是兢兢业业,论资格,论能力,论威信,论气魄,都是做堂主的最佳人选。另外,猎狐堂和守卫军都归曾统帅一人管辖,就能统一指挥,齐心协力,一定不会再像上次那样,因为守卫军和猎狐人各自为战,而导致狐妖趁虚而入,祸害我城中百姓。”

  石坚这时才听明白,原来城主是把上次狐妖闯入城中的责任都推给了猎狐堂,所以要让自己的人统一管辖,不再允许猎狐堂像以前一样单独行动。也难怪曾温良要把林冬这个“狐妖”赶走,估计也是城主的意思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