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冬从父亲手里接过木头盒子,发现它陈旧不堪,实在不像是装着什么好东西的样子。可是他把盒子打开以后,里面的东西却闪着光芒,让他眼前一亮。

  盒子里面是五颗狐灵。

  媚儿不禁惊呼:“林伯伯,这是……”

  林逸河说:“这是我当年做猎狐人的时候留下的宝贝,我的战利品,我就知道,总有一天能派上用场。儿子,你不是要修炼吗?这东西应该算是对你最大的帮助了吧?”

  林冬刚刚还很开心,可是眼神忽然又变得黯淡了。如今自己已经不是猎狐堂的堂主,甚至不是猎狐人,还修炼什么?每天跟着父亲打打鱼或许更好吧?

  媚儿观察到了林冬神情的变化,对他说:“林冬,怎么了?难道你不开心吗?”

  林冬说:“我现在不是猎狐人了,还有修炼的必要吗?就算我有一天变得比玄风更厉害,又能怎么样?”

  媚儿问:“难道你就不想帮我夺回狐王的位子吗?”

  她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林冬,想听他说出心里话。

  林冬犹豫了片刻,说:“我愿意帮你杀掉玄风,让你回野狐林当狐王,如果你希望这样的话。但是,我更希望我们以后能过平平淡淡的日子,远离纷争,远离杀戮。就在这青河边上打鱼,也挺好的,说实话,我真的有点怕了。”

  林逸河听到林冬这么说,不禁沉默半晌,他拍拍林冬的肩膀,说:“儿子,我很理解你的心情。”

  林冬朝父亲露出一个笑容,谁知林逸河接着说:“但是,我不建议你这么做。”

  这下林冬愣了,媚儿也不明所以,想听听林逸河到底是什么意思。

  林逸河说:“我当年归隐,是因为你刚刚出生,我怕你不能安全地长大,所以带着你离开了猎狐堂。我牺牲了自己的事业,换来了儿子的平安,我觉得这是值得的,也从来不后悔。可是,你想跟我在这打一辈子鱼,又是为了什么?为了强迫你爱的人和你一起归于平淡吗?你没有一个能说服自己的理由,所以,你这不是归隐,是逃避。”

  林冬沉默不语,细细地琢磨着父亲的话,也琢磨着归隐和逃避的区别。

  这时,媚儿说:“林冬,玄风他抢了我狐王的位子,就算我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野狐林里的狐狸们考虑,他们在玄风的手下绝对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而且,玄风间接害死了我父王,这个仇我也不能不报。如果你坚持留在这里打鱼,那我只好自己想办法对付玄风了,是成还是败,你也就不要为我担心了。”

  说着,媚儿满脸怒气,起身就往门外走去。

  “等一下,媚儿。”林冬拉住媚儿胳膊,说,“你还是留下来帮我修炼吧,如果没有你的指导,我怕我会走火入魔。”

  媚儿看到林冬改变了心意,不禁喜上眉梢,心想,这小子果然还是在乎我的,你以为我真想走啊?

  林冬看到媚儿神色缓和,才稍稍放下心来,他随手拿起一颗狐灵就吞了下去。

  媚儿大喊:“去外面,去外面,你会把房子毁掉的!”她边说边拉着林冬往外面走。

  林冬不明白为什么媚儿这么紧张,之前炼化狐灵不也没什么事吗?正想着,林冬突然感到胃里一阵发烫,像是喝了一口开水。接着,一股力量从丹田开始向四肢不停地蔓延,林冬拼命地压抑着,他知道,如果让这股力量肆意释放出来,房子真的会被震得垮掉。

  终于到了外面,宽阔的地方。林冬感觉自己再也压抑不住了,浑身一抖,体内的力量瞬间向着四面八方奋力冲击,像一阵狂风,把媚儿掀了好几个跟头。远处的河面也被这股力量掠过,河里竟然卷起了一个浪头。

  平静下来之后,林冬赶紧把媚儿扶起来,看她摔得不轻,但是林冬更担心她会受内伤。

  }.看a√正7版Q章7!节s(上sC酷匠L{网

  媚儿说:“我没事,好歹我也是狐妖,没有那么脆弱。”

  林冬松了口气,说:“那就好,只不过,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上次修炼狐灵的时候不是很平静吗?”

  媚儿解释说:“上次的狐灵是从狐妖身体里面直接取出来的,再转移到你的身体里面,这很容易。但是这次的狐灵不一样,它们已经在外面呆了几十年,吸收了不少天地之间的精华。也就是说,狐灵在狐妖体外也会自然而然地修炼,但是突然进入体内,就会发生巨大的反应……”

  媚儿说到这里,突然停住了。

  “怎么了?”林冬问。

  “我知道了!”媚儿一惊一乍地说,“我知道了,玄风他并没有得到九尾狐灵的力量,他在骗我,他在骗所有的狐狸!”

  “什么意思?”林冬不解地问。

  媚儿说:“玄风本来实力就很强,况且没有人知道得到九尾狐灵的力量以后是什么样子,他又忍耐了两年才现身,所以,他说他炼化了九尾狐灵,所有人就都相信了。其实,玄风一定知道炼化九尾狐灵要冒多大的风险,以他的聪明谨慎,是不会这么做的。九尾狐灵在体外至少上千年了,如果贸然吞入体内,即使道行足够高,身体承受得住,也很难保证不会被九尾狐的灵魂反噬。玄风不会这么冒险的,一定不会!”

  林冬说:“如果真的是这样,那……”

  “那你现在完全有实力和他一战。”媚儿兴奋地说道,“当然,能先把这五颗狐灵全部吸收更好。”

  “也就是说,我们不仅能帮你夺回狐王之位,同时还能把九尾狐灵也抢回来。”林冬恍然大悟。

  “嗯。”媚儿重重地点头。

  林冬抬起头,望向野狐林的方向,嘴角不禁泛起一丝笑容。他突然发现,原来之前他是被玄风的实力给吓怕了。其实,看似可怕的困难,只要硬着头皮去克服,到头来就会发现,根本没有当初想象的那么可怕。

  林冬转向媚儿,牵起她的手,说:“谢谢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