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城主的帮助之下,林冬重建了猎狐堂,牌匾又一次挂了上去。

  谷萌萌和周清泓也加入了猎狐堂,成为猎狐人,并且推举林冬为堂主。石坚知道自己箭术好,做个猎狐人绰绰有余,但要做堂主,却没有那个才能。所以,他也同意林冬来做这个堂主。

  本来周清泓和易翔天有父母定下的婚约,可是周清泓对易翔天完全没兴趣,当她决定要留在猎狐堂的时候,易翔天也极力反对。最终,两人大吵一架,撕毁婚约,易翔天愤而离去。

  猎狐堂只有四个人还是远远不够的。林冬本来想请父亲林逸河回到猎狐堂,最好能担任堂主,但是林逸河早已失去了对猎狐堂的兴趣,很干脆地拒绝了。他说他们那个时代已经结束了,接下来,就看林冬的本事了。

  林冬只好从城里招募新人,从头培养,由石坚来教授箭术。对于林冬来说,当堂主需要从头一点一点地摸索,除了对猎狐人的管理,培养,还有处理猎狐堂和城主的关系,以及猎狐堂贩卖狐皮的生意。毕竟,猎狐堂也是需要维持生计的。

  最P》新g章Oy节上%S酷(+匠J}网i

  更重要的,对待狐狸的态度,这是林冬想得最多的。

  狐狸,还是要猎杀的,既是为了猎狐堂的生计,也是为了防止狐狸势力的壮大,对人类造成威胁。但是,肯定不能像以前一样滥杀,试图把狐妖消灭干净,那样只会酿成战争,造成更大的伤害。前车之鉴,不能不慎重。

  更何况,现在猎狐堂势单力薄,根本无力与野狐林一战。所以,林冬要做的,就是扩充人员,休养生息。

  林冬和石坚等人已经贵为堂主和精英,整天忙于猎狐堂事务,几乎没有时间去野狐林猎狐了。只有新人们为了增加实战经验,偶尔会象征性地去野狐林打打猎,但是打的也都是普通狐狸,因为林冬交代过,遇到狐妖要立即撤退,避免出现激烈的冲突。

  很快,两年过去了。

  这天,有人来猎狐堂通报,说观察到有一群狐狸正向青河城冲来。林冬不禁一阵紧张,带着石坚,谷萌萌,周清泓等人来到城楼之上,观察情况。

  果不其然,一群狐狸正向城下而来,而带头的狐妖,竟然是媚儿!

  林冬不禁疑惑,媚儿不是在两年前就已经死了吗?怎么会是她?

  媚儿来到城下,朝城楼望去,看到林冬,石坚和谷萌萌等人,也是心里一惊。她让狐群退后,然后朝城楼大喊:“让我进去,我想和你们谈谈。”

  林冬说:“我正有此意。”

  说完,城门打开,媚儿独自走了进来。

  一见林冬,媚儿几乎落下泪来,她问:“你们不是掉下悬崖了吗?我以为你们都已经死了。”

  林冬说:“我运气好,不仅没死,把他们两人也救了。”

  媚儿说:“你没死,真好,可惜这两年一直都没听到你的消息。”

  “我这两年重建猎狐堂,整日忙于公务,几乎没有出过城。”林冬说,“两年前,我听说你死在猎狐人的手里,导致狐王大发雷霆,可是你怎么……”

  “父王救了我。”媚儿眼角低垂,楚楚可怜道,“用他自己的命。”

  “怎么回事?狐王死了?”林冬追问。

  媚儿解释说:“两年前,我被猎狐人射死,这是事实。只是后来父王用自己的狐灵让我起死回生,用他自己的命换了我的命。”

  “这么说,这两年你一直都活着,我却完全不知道,只能对你日思夜……”

  林冬一时激动,难以自已,心里话脱口而出。却突然发现,大庭广众之下,自己不该说这样的话,只好闭嘴。

  媚儿微笑,轻声说:“我又何尝不是。”

  她贴近林冬,把他紧紧地抱住,完全不在乎众人的眼光。倒是林冬,心里虽然高兴,却满脸的尴尬,浑身不自在。

  终于,叙旧结束,切入正题,林冬问:“你今天为什么带着狐狸们来青河城,难道又想……”

  他没敢说出“挑起战争”这几个字。

  媚儿问:“你还记得玄风吗?”

  “当然。”林冬说,“这两年我一直派人打探他的消息,但是以玄风的本事,如果想隐藏行踪,想找到他真的难于登天。”

  “嗯,没错。”媚儿说,“这两年我在野狐林继承了狐王的位子,由父王以前的亲信部下辅佐,倒也平安无事。我也曾打听过玄风的下落,却毫无结果。谁知,前几天他突然出现在野狐林,抢了我狐王的位子……”

  “什么?”林冬大惊失色,“他出现了?”

  媚儿接着说:“原来这两年他隐藏起来,是为了将九尾狐灵化为己用。九尾狐灵是狐妖的宝贝,威力强大,由历代狐王保管,既是实力的象征,也是地位的象征。可是两年前,父王为了救我,把九尾狐灵交给了玄风。”

  “使用九尾狐灵需要两年时间?”林冬问。

  “九尾狐灵是修炼了几千年的九尾狐留下的,不仅包含了巨大的力量,而且还有九尾狐的灵魂。使用九尾狐灵虽然可以得到百倍的力量,但是也需要承担巨大的风险,很容易被九尾狐反噬,所以历代狐王只是保管,不敢使用。玄风天资很高,只用了两年时间,已经很快了。”媚儿说。

  “原来如此。”林冬说,“想不到狐妖之中还有这样的杀手锏。”

  “如今玄风不是拥有九尾狐灵,而是已经得到了九尾狐灵的力量,所以,他回到野狐林,想要称王,无论从资格上,还是从实力上,都没有人能反对。”媚儿接着说,“但是他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也或者是公报私仇吧,已经找借口把父王以前的亲信部下全都杀掉了。但是我曾是野狐林公主,又是前任狐王,所以,他不能用随随便便的借口杀我,就逼我攻打青河城。”

  “他知道你肯定会失败,所以,要么你死在猎狐人的手里,要么等你惨败而归之后,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杀了你。”林冬补充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