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坚得知父亲已死,悲痛不已,眼泪一下就掉了下来。虽然石一方对他很严苛,可石坚却从未怀疑过父亲对自己的关心和期望。

  伤心之余,石坚想要发泄,却发现周围的人们都沉浸在悲痛之中,有的失去了孩子,有的失去了父母。石坚被无数的不幸围绕着,他发现,自己并没有肆意发泄的资格,只好重重地倚靠在门框上,仰望天空,仿佛看到父亲那张严肃高傲的脸庞。

  林冬仍旧在向城主何三江询问事件的经过。

  何三江说:“据我所知,猎狐堂的人和狐王达成合作,去野狐林杀一只叫玄风的狐妖,同时解救狐王的女儿。后来不知怎么回事,猎狐堂的人全都死在野狐林,而且狐王愤怒地带着无数的狐狸来攻城,说自己的女儿被猎狐人给杀了。”

  “什么?媚儿死了?”这次轮到林冬伤心了。

  “应该是真的,否则狐王不至于发这么大的火。”何三江说,“你看看这城里,都成什么样子了。”

  林冬感到一阵心痛,宛如心脏被一只手给攥住,呼吸都有些费劲。他闭上眼睛,深呼吸几次,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

  理智还是要有的,这个时候,伤心片刻就足够了,再多的伤心也于事无补,林冬明白,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做。

  “对了,”林冬猛然睁开眼睛,问道,“狐狸们是怎么冲进城里来的?城门应该攻不破才对。”

  “是攻不破。”何三江黯然说道,“可是越是坚固的城池,越是容易从内部破裂。城里不知什么时候混进来一只狐妖,在关键时刻,打开了城门……”

  林冬心里一惊,石坚却已经咬得牙齿都响了,狠狠地说:“我要杀光这世上所有的狐妖!”

  “当年你爹就是这么想的!”何三江训斥道,“如果他对狐妖的态度能稍微缓和一点,也许就不会导致今天这么悲惨的局面。”

  石坚一听不禁火了,大吼道:“你的意思是,眼前这一切都是我爹的错?”

  “我……”何三江一时语塞。

  林冬赶紧解围,说:“石坚,城主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想杀光所有的狐妖,有错吗?”

  石坚继续大吼,路人纷纷侧目。

  林冬也急了:“那你是不是连我也要杀?”

  这话听得何三江稀里糊涂,石坚心里却明白,张了张嘴,不知该怎么接下去了。

  林冬缓和一下语气,说:“石坚,我理解你心里的愤怒,可是,人分好坏,狐妖也一样。如果猎狐堂能重建,必须改变对待狐妖的态度,我希望,至少在这一点上,我们应该达成共识。”

  石坚听后若有所思,沉默不语。

  正在这时,一个身影慢慢靠近,林冬察觉到,心里大惊——狐妖!

  他正准备出手,狐妖却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城门是我开的,我对不起你们……”狐妖跪在地上,神情呆滞,却涕泪横流。

  众人都愣住了。

  石坚第一个反应过来,抽出短刀就向狐妖砍了过去。

  鲜血飞溅,短刀被一只狐爪接住了,是林冬的狐爪。周围的人都惊呆了,有的人甚至忍不住尖叫。

  石坚也很吃惊,当然不是因为林冬的狐爪,而且他的行为。

  “现在还不能杀他。”林冬平静地说。

  “为什么?”石坚问。

  “他作为狐王的内应,打开城门,造成无数的伤亡,如今却跪在这里道歉,你不觉得奇怪吗?”

  听林冬这么一说,石坚才突然发现自己刚才的举动多么不理智,真是被悲伤和愤怒冲昏了头脑。

  狐妖说:“我不是狐王的内应,是玄风的内应。”

  “什么?玄风?”

  “是,他派我潜伏在城里,等狐王攻城就偷偷打开城门。因为城门很坚固,所以守卫多数都在城楼上,守卫城门的不多,所以,不难办到。”狐妖解释说。

  “只是,玄风为什么要帮狐王呢?”林冬问。

  “他不是帮狐王,是帮他自己,野狐林和青河城的冲突越激烈,他就越容易浑水摸鱼,他一直都觊觎狐王的位子。”狐妖说。

  “既然你是玄风的手下,又为何跑来这里道歉呢?”林冬不解地问。

  狐妖苦笑着说:“我原本只是黑山上一只普通的狐妖,可是玄风抓了我的家人,逼我到青河城潜伏,我也是没有办法。造成了这么悲惨的结果,玄风却并没有放过我的家人,而是把他们给杀了。我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动力了,你们杀了我,也能稍稍出一口气,动手吧。”

  看到狐妖缓缓把眼睛闭上,别说林冬,连石坚都下不去手了。

  :Z酷$匠M网xk永H久免费Y看小d~说P

  过了半天,林冬终于说:“你走吧,活下去。也许有一天,你能用比死亡更好的方式来赎你的罪。”

  狐妖睁开眼睛,满含泪水,说了声:“谢谢。”转身离去。

  石坚拍了拍林冬的肩膀,说:“看来你说的对,狐妖也分好坏。”

  几个人在城主的带领之下,帮助城里的人们料理后事,用掉了好几天的时间。期间,几个人都住在石坚家里,包括林冬,谷萌萌,周清泓和易翔天。

  周清泓和易翔天两个人看到猎狐堂的遭遇,知道生意是做不成了,易翔天想回家,却被古道热肠的周清泓给留了下来,一起帮助林冬等人。

  闲下来的时候,石坚经常会去练习场,怀念那些和父亲一起练箭的日子,想着想着,不禁满脸都是泪水。

  林冬有时候也会去,回忆自己拼命射箭的那个夜晚。他的箭术并没有赶上石坚,却发现,做猎狐人靠的远不是箭术的精湛。

  易翔天终于还是回家了,周清泓却留了下来。

  两年后。

  石坚,谷萌萌,周清泓,三个人拿着弓箭,作为猎狐堂的精英,和堂主林冬站在青河城城楼之上,威风凛凛,望向远方。

  远处正有一群狐妖向着青河城狂奔而来。

  到了近处,林冬定睛一看,发现那领头的狐妖竟然是——媚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