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王独自站在野狐林外,背影高大又显得落寞,大风吹得衣服哗啦啦响。

  身后的林子里面埋伏着十几个猎狐人,除了石一方,剩下的也都是猎狐堂里神箭手。

  只等玄风的到来。

  临近中午,远处终于出现了玄风的身影,带着媚儿,还有众多狐妖。狐王看到媚儿,心里激动,不禁颤抖了一下,但是很快他就冷静下来。他微微侧了侧头,看向背后,毫无动静,他知道,猎狐人应该也都摒住呼吸,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走到近前,玄风脸上带着邪气,笑着说:“你早些把狐王的位子让给我不就好了,害我等了二十年,结果不还是一样?”

  狐王冷冷地说:“你先把我女儿放了。”

  玄风听后哈哈大笑起来,说:“你当我傻吗?先把九尾狐灵交给我,没有那个东西,狐狸们怎么可能服我?”

  “当狐王靠的是德行,而不是力量。”狐王说,“就算我把九尾狐灵给了你,你最好也不要用它。”

  “少废话!”玄风大叫,“痛快点交出来就行了,不用你教我怎么当狐王。”

  狐王叹口气,缓缓从怀里掏出一个红色的圆球,类似珍珠,发出耀眼的光芒,看得玄风眼睛都直了,伸手就要抢。

  狐王把手一攥,说:“先放我女儿。”

  玄风禁不住诱惑,口水几乎流下来,对身后的狐妖催促道:“放了她,快放了她!”

  媚儿重获自由,赶紧躲到狐王身后,紧张地说:“父王,你不能把九尾狐灵给他,野狐林会遭殃的!”

  狐王拍拍女儿的胳膊,说:“放心,我有分寸。”

  说着,他就把九尾狐灵交到了玄风的手里。玄风一阵狂喜,几乎手舞足蹈起来,把九尾狐灵捧在手里细细观赏,赞叹不已。

  正当玄风看得入迷的时候,一只利箭从林子里快速飞了出来,等玄风察觉到,箭已然到了眼前。

  他看得太入迷了。

  尽管如此,玄风还是用他那快如鬼魅的动作躲开了要害,箭射在他的胳膊上。

  与此同时,野狐林里埋伏的一众猎狐人蜂拥而出,一支又一支利箭射向玄风和他身边的狐妖。狐妖们措手不及,片刻的功夫,几乎全军覆没。玄风却凭着不可思议的速度在箭雨中闪转腾挪,没再中箭。

  “你竟然和猎狐人勾搭在一起了?真想不到!狐王当成你这样,真是狐狸的悲哀!”玄风怒斥道。

  玄风也好,猎狐人也好,都是敌人,不能掉以轻心。狐王一语不发,只是紧紧地护着媚儿。此时,无论是狐王的地位,还是九尾狐灵的力量,都不如媚儿的安全重要。

  如果猎狐人能奋力杀掉玄风,倒是合了狐王的心意,除掉一大患。可惜,猎狐人的箭并没有快过玄风的身形。

  玄风逃了。

  至少女儿回来了,狐王想着,长出了一口气。

  谁知正当他稍稍放松的时候,一支箭从旁边射了过来,是石一方!

  狐王还沉浸在女儿失而复得的欣喜中,完全没注意到。但是,媚儿注意到了,她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挡在了父亲的身前。

  箭正中媚儿心脏。

  狐王如同遭遇晴天霹雳,抱着媚儿,发出一声长啸,划破天际。

  石一方想杀狐王,却误杀媚儿,不禁愣住。突然,他发现野狐林里不知何时已经冲出来几只狐妖,而且一只狐妖的利爪正向自己袭来,已经无法躲闪。

  石一方的喉咙直接被狐妖给撕开了,鲜血喷涌而出。他踉跄几步,强壮的身躯轰然倒地。

  狐王愤怒地大吼一声:“杀——”

  野狐林里瞬间涌出更多的狐妖。在极端的愤怒之中,狐妖们已然疯狂,十几个猎狐人根本无力抵挡,很快就纷纷毙命,有的人几乎被撕成碎片。

  “媚儿,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狐王悲痛地说道。

  “把公主的尸体带回去,好好看管。”狐王吩咐狐妖,“剩下的,跟我来!”

  说完,他带领几百只狐狸,纷纷扛起猎狐人的尸体,朝着青河城汹涌而来。

  到了青河城下,狐狸们把尸体重重甩在城墙上,有些尸体的碎块甚至被抛上了城楼,包括被狐王扯下的石一方的头颅。

  城墙上溅满猎狐人的鲜血。

  城楼上的守卫吓得魂飞魄散,呆立良久。终于,有人反应过来,大喊:“快通知猎狐堂!”

  猎狐堂堂主方明冲得到消息,大为震惊,带人来到城楼之上,顿时被眼前的情景吓傻了。他猎狐几十年,却从未见过如此惨烈的场面。包括石一方,这十几个猎狐人都是猎狐堂的精锐,如今竟然通通被杀,而且死得这么惨。

  猎狐堂再无能人了。

  “开门!”狐王大吼,“今日我要血洗青河城!”

  城楼上的人都被吓破了胆,抖成一团,哪有一个敢开城门的。方明冲在狐王的咆哮声中,暗暗庆幸,城门足够结实,狐狸们闯不进来,否则,今日城内恐怕难有一人活命。

  “给我撞!”狐王又吼道。

  话音刚落,无数只狐狸如同潮水般涌向城门,拼命撞了上去。伴随着巨大的撞击声,城门纹丝未动,狐狸们却脑浆迸裂,骨断筋折。

  门前遍布尸体。

  人们看得目瞪口呆,狐王也愈发愤怒起来。

  “爬上去!”

  狐王一声令下,狐狸们又纷纷涌向城墙,试图攀爬。

  城墙坚硬而光滑,狐狸们却用利爪硬生生抓进墙面,很快爪子上就鲜血直流,虽然异常艰难,却依然奋力往上爬。

  方明冲反应过来,大喊:“放箭,快放箭!”

  箭雨倾泻而下,把攀在城墙上的狐狸纷纷射杀,没有一个能爬到高处。

  青河城外已经满是狐狸的尸体,狐王眼中几乎冒出血来,却束手无策,不禁心灰意冷。狐群的士气也开始低沉下来,刚才激昂的嚎叫声,现在也变得疲惫而沙哑,带着绝望和不甘。

  B{最“(新、章$$节上s酷匠网¤%

  方明冲长出了一口气,对手下人说:“看来我们今天能活下去了。”

  正在这时,城门却突然被打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