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前,谷长信大概也就是林冬现在这个年纪,他和山阴城内的朱家大小姐朱红燕相恋。

  有一天,两人上黑山玩耍,结果竟遇到一只黑熊。两人吓得浑身发抖,想跑都跑不动,以为命肯定得搭在这了。

  谁知这时出现了一个年轻人,他受了很严重的伤,像是刚刚和野兽厮打过一样。即使这样,年轻人却依旧身手敏捷,和黑熊周旋半天,最终把黑熊赶跑,救了谷长信和朱红燕二人的性命。

  年轻人说他叫玄风,受了伤,无处可去。谷长信感念救命之恩,就把他接到了自己家里,好生伺候。

  谷长乐给林冬讲述到这里,不禁捶胸顿足,差点又要吐血。

  管家心疼道:“老爷,您先休息一下吧。”

  谷长乐挺了挺身子,说:“没事,我还撑得住。”

  林冬也知道这时应该让谷长乐尽快休息,可是他又实在着急了解事情的真相,犹豫片刻,还是出口问道:“后来呢?谷二爷为何离家?”

  谷长乐说:“本来以为那个叫玄风的是个年少英雄,长信还和他拜了把子,结为兄弟,谁知道……谁知道后来发现,那个玄风……竟然是个狐妖!”

  “然后呢?”

  qf更R新79最快上酷匠*%网r《

  “他救了长信的命,又有伤在身,我就没说什么,多留了他几日。等他伤好了,我才劝长信把他赶走,人岂能和狐妖为伍啊?”谷长乐忍不住一阵咳嗽。

  林冬听了这话,心里不禁有些不舒服。

  谷长乐接着说:“可是我那弟弟啊,真是顽固,非要把那狐妖留在家里,说什么救命恩人啊,结义兄弟啊之类的。可是有一个狐妖住在家里,我连睡觉都睡不安稳,谁知道会不会哪天他性情一变,把我们都给吃了?再说,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如果传出去,让别人都知道我们谷家有一个狐妖,那还了得!”

  林冬虽然心里不是很乐意,但是也理解谷长乐的心情,附和道:“您说得对,后来狐妖被赶走了吗?”

  谷长乐说:“长信不同意,我哪能私自出面赶他走?可是有一次我和长信争吵,被他给听到了,他竟然主动要求离开,我当时别提多高兴了。谁知他走了以后,长信竟也一气之下,带着红燕离家出走了,唉……”

  “原来如此,真难为你了。”林冬感叹道。

  “本来我以为长信只是赌气,过不了多久就会回来了。”谷长乐说,“可是后来一直听不到他的消息,我就派人到处打探,也没有结果。二十年了,今天终于等到长信的消息,没想到竟是噩耗……”

  谷长乐又痛哭流涕起来。

  林冬突然灵光一闪,问:“谷二爷当年被狐妖救命的地方,是不是城外黑山东麓?”

  谷长乐说:“是啊,你怎么知道?”

  林冬怕再刺激谷长乐,就没跟他说谷萌萌被狐妖抓走的事情,不过自己心里却犯了嘀咕。也许抓谷萌萌的那个狐妖就是玄风,也许他离开谷家之后就一直躲在黑山上,可是他为什么要抓萌萌?他说要拿媚儿来换,难道他想替狐王救回女儿?

  看来在谷家也得不到更多有用的消息了。如果自己去黑山的话,没有媚儿,那只狐妖肯定也不会现身。只能等石坚把媚儿带来,再想营救谷萌萌的办法了。

  想到这里,林冬起身告辞,说了些让谷长乐好好休养身体之类的客套话,便离开了谷家。

  石坚连夜赶回青河城,休息了半天,便前往猎狐堂,找父亲石一方,要狐妖媚儿。

  石一方说:“我已经派人通知狐王,明天谈判,你还不能带走媚儿。”

  石坚一听就急了,说:“萌萌现在在狐妖手里,如果我不尽快带媚儿过去交换,萌萌可就危险了。”

  石一方安抚道:“既然那狐妖的目的是要媚儿,就不会轻易伤害谷萌萌,你再多等一天,等我的计划成功,媚儿就任你处置了。”

  争论半天,石坚还是没有办法说服父亲。

  第二天,石一方站在青河城楼之上,望着野狐林的方向,等待狐王的到来。他已经在城里布下天罗地网,只要能骗得狐王进城,就有把握一拥而上,杀掉狐王。

  过了很久,远处终于出现了狐王的身影,石一方心中一喜。但是随后他就发现,狐王的身后竟然跟着数十只狐妖,看样子都精干的很。

  如果这些狐妖都跟随狐王进城,那可就难办了,非得搅得城里腥风血雨不可。

  狐王来到城下,仰头望着城楼,眼神里竟很平静,他冷冷地对石一方说:“我来谈判。”

  石一方说:“欢迎!我举行这次谈判的目的是希望以后人类和狐狸之间能尽量减少摩擦,毕竟我们已经争斗了太久,造成了大量的伤亡,其实我们完全可以井水不犯河水,对吧?”

  狐王鼻子里哼了一声,说:“可是你抓了我女儿。”

  石一方笑着说:“公主的伤已经没有大碍,而且我们一直好吃好喝地招待她。我之所以一直把公主留在城内,就是想借这次机会促成今天的谈判,也为以后的子子孙孙造福,无论是人类还是狐狸。”

  “那你还不打开城门?”狐王问。

  “这个嘛,”石一方说,“我没想到您竟然带来这么多的精兵强将,看起来不像是来谈判,倒像是来打仗的。”

  狐王眉毛一挑,说:“你是嫌我没有诚意喽?”

  石一方哈哈一笑,说:“如果您真有诚意,让手下的狐狸后退三百步,独自一人进城,我一定城门大开,热烈欢迎。”

  狐王思索片刻,说:“这不难,不过也该让我看看你的诚意吧,我女儿呢?让我先看她一眼。”

  “没问题。”

  石一方立刻让手下人去牢里,把媚儿带过来。

  谁知过了一会儿,手下人慌慌张张跑了回来,说:“牢里的看守被人打晕了,狐妖不见了。”

  林冬按照约定的时间,在黑山东麓等了半天,终于,他看见石坚骑马带着媚儿,匆匆而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