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冬,石坚和谷萌萌三人骑快马,花了将近一天的时间,终于绕过了黑山东麓。

  山阴城已经出现在视野中。

  三人快马加鞭,希望天黑之前能赶到城内,先找客栈安顿下来。谁知就在这时,一群狐狸从旁边冲了出来,拦住去路。马受到惊吓,不敢再往前。

  这里离野狐林很远,竟然出现了一群狐狸,肯定是从附近山上下来的。

  林冬和石坚拿出弓箭便射,可是,没射几箭,两人就被两只从身后偷袭的狐狸扑下马来。谷萌萌一急,也从马上跳了下来,想查看两人是否受伤。

  突然,一个人影闪过,动作之快,令人眼花缭乱。等林冬和石坚反应过来,那人已经把谷萌萌给抓住了。他的右手是一只狐爪,卡在谷萌萌的脖子上,随时都能把这细皮嫩肉的咽喉抓出几个窟窿。

  林冬和石坚意识到这是狐妖,不敢轻举妄动。

  “想要她活着,拿野狐林的狐妖媚儿来换。”

  狐妖说完这句话,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就带着手下的狐狸以极快的速度躲进了山里。林冬和石坚骑马去追,却很快就失去了踪迹。这群狐狸,真是鬼魅般的速度。

  “怎么办?”石坚问。

  “当然想办法就萌萌。”林冬急着说。

  石坚一翻白眼,说:“人都不知道去哪了,怎么救?难道咱们真要返回青河城,把媚儿带过来?好不容易才到这。”

  林冬想了一会儿,说:“咱俩分头行动吧,我去山阴城调查谷家,你连夜赶回青河城,后天天黑之前,把媚儿带过来。”

  “虽然我也很担心萌萌,但是,你真打算用媚儿去换?”石坚疑惑地问。

  “当然不是。”林冬说,“用媚儿才能把他引出来,只要这次我们做好准备,就能擒住他,救萌萌。”

  “好吧,那你小心点。”

  石坚说完,调转马头,原路返回。林冬则继续朝着山阴城的方向奔去。

  到了山阴城内,林冬找了家客栈住了下来,然后跟老板打听谷家的情况。

  老板说:“山阴城里有不少姓谷的人家,但是要说有名望称得上‘谷家’二字的,也就是谷长乐谷大爷家了。他们家是做丝绸生意的,称得上是家大业大了。”

  林冬一听“谷长乐”这个名字,知道自己找对了,便问:“他是不是有个兄弟,名叫谷长信?”

  老板想了一下,说:“对对,以前是有个二爷,叫谷长信,可是后来不知怎么的,见不到他的人,听不到他的消息了,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这样一算,大概得有二十年了。”

  林冬旁敲侧击地问:“他们兄弟以前感情如何?”

  “感情很好啊,那兄弟两人从小就一起跟着家里做生意,没听说有什么不和。”老板说。

  林冬又问:“那这谷长乐谷大爷人品如何?”

  老板一挑大拇指,说:“那没的说,为人厚道,对人也很和善,还经常施舍穷人,是山阴城里出了名的大善人。”

  林冬听完,不禁有些迷惑。这谷长乐的口碑这么好,不像是会残杀亲兄弟的人,可是,“山阴城谷家清理门户”这句话,又摆明了把嫌疑指向他,难道是有人嫁祸?还是说,他是个表面和善却内心阴险的衣冠禽兽?可如果是这样,他为什么要在现场留下指向自己的线索呢?

  林冬越想越觉得混乱,觉得还是先探探他的口风比较好。

  第二天一早,林冬直奔谷家,为了防止出现意外,他把弓箭和短刀全都带上了。看起来,林冬更像是来寻仇的,管家一开门,不禁被他这一身装束吓了一跳。

  林冬说话倒很客气:“我是从青河城来的,想拜会一下谷长乐谷大爷,有重要的事情商量,麻烦您通报一声。”

  见来人脸上带着笑容,说话也客气,管家才放松下来,说:“稍等,我马上去向老爷通报。”

  管家刚转身,林冬又补上一句:“就说和二爷谷长信有关。”

  这话一出口,管家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一丝疑惑,上上下下打量了林冬半天,才向院子里面走去。

  片刻之后,一个衣着华丽的中年人一路小跑向门口而来,一边跑还一边喊:“长信,是长信要回来了吗?都这么多年了,我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他了。”

  林冬估摸着这应该就是谷长乐,看见他满脸兴奋的样子,林冬心里竟有些不忍,问他:“您就是谷长乐谷大爷?”

  “是我。”谷长乐笑着说。

  “您弟弟的事情,您还不知道?”林冬问。

  “什么事?”谷长乐问。

  林冬叹一口气,说:“还是去屋里说吧。”

  “请,请。”谷长乐客气地请林冬进入内宅大堂,完全不介意他满身的兵器,也没把他当作年纪轻轻的晚辈。

  落座之后,林冬详细地把谷长信的遭遇说了一遍。

  谷长乐听后,震惊地半天说不出话来,浑身都在颤抖。过了一会儿,他猛地站起身,竟噗地吐出一口鲜血,一下子栽倒在椅子上,险些昏过去。

  林冬被吓了一跳,管家忙上前搀扶。

  管家说:“老爷最近身体一直不好,真不该用这种事刺激他。”

  听到管家这么说,林冬也发觉了自己的鲁莽,不禁心中惭愧。

  过了很久,谷长乐终于把气喘匀了,才哭喊起来。悲伤之情深入骨髓,让人动容。

  又过了一会儿,谷长乐稍稍平复了情绪,林冬才说:“因为谷伯伯家里的墙上写着‘山阴城谷家清理门户’的字样,我才会找到您这里来,不过看起来是有人嫁祸于您了。”

  谷长乐用颤抖的声音说:“当年的确是因为我,长信才离家而去,这么多年我懊悔不已,却一直寻不到他。他与我是一奶同胞,即使有隔阂,我也不可能下如此毒手啊。”

  林冬说:“那您能不能跟我讲一下,当初谷二爷为何离家?”

  。F酷匠T网首R…发Y

  谷长乐深吸一口气,说:“这件事,说起来话就长了,而且,跟狐妖有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