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年前。

  二十出头的林远山,已经是猎狐人中的佼佼者,在猎狐堂备受器重,也备受尊重。

  人长得仪表堂堂,又少年得志,青河城内不知有多少少女早已芳心暗许,按说没有比这更得意的人生了。然而,林远山却有自己的忧虑。

  他爱上了一只狐妖。

  狐妖名叫青儿,曾化身人形来青河城内闲逛,期间偶遇林远山。眼神交汇的一瞬间,两颗爱情的种子已然萌发。

  后来林远山在野狐林见到青儿,发现她是狐妖,却已无法再下杀手。之后,两人便一发不可收拾,林远山屡次趁夜溜出城去,在青河边上和青儿幽会。浓情蜜意,在林远山察觉到青儿肚子隆起的那一天,变成了晴天霹雳。

  少年常有风流性,不知造化多弄人。

  惊慌失措的林远山每晚躲在城中,不敢再和青儿见面,独留青儿一人夜夜守候在青河水边,抚摸着肚中的胎儿,想着林远山的样子,唱着悲凉的歌谣:

  白月光,亮堂堂,微风起,百花香

  树叶飘,鸟儿唱,心上人,在何方

  不敢想,不敢想,日思量,夜心伤……

  人类和狐妖相爱怎么会有好结果?

  作为猎狐人,和狐妖生了个孩子,岂不让世人笑话?

  孩子长大后,又该以何身份存活人间?

  时间像青河里的水缓缓流淌,林远山要求自己,一定要把青儿淡忘。猎人玩弄一下猎物罢了,需要考虑猎物的感受吗?身为猎人,又怎么能对猎物产生感情?一切都只是玩玩而已,我林远山依旧是猎狐堂的佼佼者,英姿飒爽的猎狐人。

  然而,虚假的伪装终究会被残忍的现实给戳破。

  一次猎狐行动,林远山又一次闯进了野狐林。这次前来的猎狐人全是猎狐堂的精英,在野狐林里杀了个痛快。

  一人大喊:“我好像射中了一只大肚子狐妖!”

  林远山像被闪电击中一般浑身一颤,短暂的大脑空白之后,他第一个冲上前去,想看个究竟。

  没错,真的是青儿!

  她被射中了心脏,鲜血已经从嘴里涌出,两手拼命护着高高隆起的肚子。看见林远山,她的嘴角竟泛起了一丝笑意——那是幸福的笑。

  林远山鼻子一酸,眼泪就要奔涌而出。他拼命忍住,对身后赶来的猎狐人大喊:“不用过来了,已经死了,我来处理,你们去追别的狐妖吧。”

  他蹲下身来,假装剥皮。

  青儿用微弱的声音说:“临死之前,还能再看你一眼,真好。”

  此时林远山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悲痛,紧紧地咬着牙,泪流如注。

  青儿又说:“孩子马上就要出生了,你要好好抚养他长大。他是人类和狐妖的孩子,将来肯定异于常人,但是,让他一生做个凡人就好,只要平安,快乐。”

  林远山喉咙里像是堵了块石头,一句话也说不出,只好拼命点头。

  最后,青儿说:“我们是在冬天认识的,我最喜欢冬天,孩子,就叫林冬吧。”

  这是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林远山轻轻抚摸青儿的脸庞,然后帮她把眼睛闭上。接着,他抽出短刀,忍着巨大的悲痛,豁开了青儿的肚子。

  林冬,出生了。

  林远山抱着林冬,扛起青儿的尸体,躲到了密林深处。

  到了离开的时候,其他猎狐人高声呼喊他的名字。他只是听着,呆呆地坐着,不发出一丝的声响。等到其他人的声音越来越远,林远山才把林冬重新抱起来。此时,林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吃完几口母乳,安静地睡着了。

  当天夜里,林远山把青儿葬在了野狐林。那是她出生的地方,是她从小到大生活的地方,也应该是她安息的地方。

  之后,林远山再也没有回到猎狐堂,而是在他和青儿曾经幽会的青河边,盖起一间小房子,过上了渔夫的生活。

  林冬哭闹的时候,林远山就给他唱一首歌谣。

  白月光,亮堂堂,微风起,百花香

  树叶飘,鸟儿唱,心上人,在何方

  不敢想,不敢想,日思量,夜心伤……

  这首歌谣是青儿教给林远山的,她说,这是野狐林里传唱了上千年的歌谣,不知道是谁创作的,但是几乎每一只狐狸都会唱。

  林冬一听到这首歌谣,就会立刻停止哭闹,安静下来。

  第二年,一个叫谷长信的人带着妻子来到青河边上,挨着林远山的家也盖了一个小房子,定居下来,后来生了一个女儿。

  两家人相依为伴,不问过往,一起捕鱼。平日里一起说说家常,喝喝小酒,倒也自在快活,不会沉闷。

  自从青儿去世之后,林远山便对狐狸起了恻隐之心,不再猎杀狐狸。他在房子周围布下许多不伤性命的陷阱,也只是为了不受狐狸骚扰,捉到的狐狸一律放生。

  谁知谷长信也在周围布下陷阱,捉到的狐狸也全都放生。

  林远山曾经问他为什么不杀狐狸,谷长信只说,因为受了狐狸太大的恩惠,不能杀。问林远山为什么不杀狐狸,林远山却沉默了,从此谷长信便不再问。

  林冬静静地听完父亲讲述的过往之事,发现自己的脸上已经全是泪水。他长吁一口气,从过往中回过神来,发现以前自己对父亲的不理解,现在全都理解了。他紧紧抱住父亲的身体,久久不愿松开。

  石一方带着媚儿回来了,说城外的狐狸们已经回野狐林了,石一方承诺媚儿的性命短时间内不会有危险。

  !*酷匠4B网9唯一^正e版,\K其他都是8/盗版A

  林冬把媚儿留在猎狐堂养伤,自己打算和父亲回家住两天,一来为了安抚父亲的情绪,二来也为了更详细地听父亲讲讲过去的故事。

  而且,如今身为半人半狐的林冬,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要继续做猎狐人,他需要时间仔细想清楚。父亲当年的心路历程,是很好的参照。

  可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回家以后,林冬惊讶地发现,谷萌萌的父母——谷长信夫妇,竟然惨死家中。两人的尸体上均有十几个刀口,看起来像是仇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