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们被两人的气势完全压制住了,进不得半分。

  此时,城门大开,石一方走了出来。城门附近的狐狸想要冲进城去,却根本闯不过林冬这一关,更别说后面又来了一个石一方。

  石一方大喊:“林远山,好久不见啊!”

  那人从远处一路杀了过来,如入无人之境,很快就来到近处,和石一方林冬二人汇合。

  到了近处,林冬才认出来,那人竟是自己的父亲——林逸河。他朝林冬微微一笑,然后对石一方说:“那天你就该认出我来。”

  石一方说:“十八年了,你变化太大了,如果不是因为你猎狐的动作还和当年一样凌厉,我真的认不出来。”

  林逸河平日里都是一身渔夫打扮,天天打鱼,风吹日晒,十八年来苍老了太多。此时他换上一身利落的猎狐人装扮,持弓挎刀,眉宇间英气十足,也难怪林冬一时辨认不出。

  石一方和林逸河两人一左一右挡在林冬前面,像两块坚固的盾牌,稳稳地抵挡着狐群的进攻,没有一丝的空隙。

  “简直就和以前一样啊。”石一方感慨道,“很久没这么痛快过了,哈哈!”

  三人轻轻松松退到城内,城门再次关闭。狐狸死伤满地,眼见城门紧闭,城墙高耸,束手无策,守在城外狂叫不止。

  城楼上的统帅知道狐狸杀也杀不尽,便下令停止放箭,只留下一部分城里的保卫军在城楼监视狐群,猎狐人纷纷返回。

  石一方等人带着媚儿来到了猎狐堂。

  虽然媚儿还在昏迷,但箭已经拔出,伤口也已敷药包扎,没有性命之碍。石一方把她安置在猎狐堂的一间客房之中,派人看守。

  林冬把身上的伤口擦洗包扎之后,才有空闲询问林逸河:“爹,为什么你这么厉害?我从来都不知道。”

  林逸河苦笑一声,说:“本来以为能瞒一辈子,我唯一想要的就是平平淡淡的生活,谁知道你偏偏要做猎狐人,这都是命啊。”

  “到底怎么回事?”林冬睁大眼睛,充满疑惑。

  石一方解释说:“你父亲原名叫林远山,年轻的时候是猎狐堂首屈一指的高级猎狐人,就连我,也甘拜下风。可是,十八年前,一次猎狐行动之后,他却突然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的去向。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原来他就隐逸在青河边上,化名林逸河,做了十八年的渔夫,哈哈!就在大家的眼皮底下,却没人注意到,林远山,你可真行啊!”

  说完,石一方用力拍了拍林逸河的肩膀,林逸河又是一声苦笑。

  石一方接着对林冬说:“林冬啊,难怪你对弓箭这么有天分,原来都是遗传你父亲的。不过,比起你父亲的天分,你还差得远啊……”

  “都是以前的事了。”林逸河说,“如果不是今天儿子有危险,我不会现身。以后,我也不会回猎狐堂。”

  石一方有些不悦,说:“既然你已经现身,为何不回来?你回来,猎狐堂就能如虎添翼,这可是好事啊。”

  林逸河摆摆手,说:“我当初既然选择离开,就有必须离开的理由,以后不会回来,也是因为这个理由。至于这个理由是什么,请原谅我真的不能说。不过,既然我儿子已经加入了猎狐堂,就由他来继承和替代我好了。”

  “可是……”石一方着急,忍不住上前一步。

  “石一方,你相信我……”林逸河按住石一方的肩膀,说,“我儿子将来会比我更厉害,而且这个将来不会很久,我确信这一点。”

  说完,林逸河用充满期待的目光看着林冬,然后把自己的弓交到了林冬手里,说:“冬儿,这张弓伴随了我二十多年,今天,我把它传给你。它在你的手里,比在我的手里,会更有威力。”

  林冬听着两人的对话正有些发懵,突然看到父亲要把弓给自己,顿时一脸茫然。不过,他还是恭恭敬敬地伸出双手,接过了父亲的馈赠,同时也接过了父亲的荣耀。

  q酷7G匠)X网永久免:费r看小=说%

  这时,有人来报,说狐妖媚儿醒了,三人立刻来到媚儿房间。

  媚儿一见林逸河,像是受到了惊吓,不禁把身子缩进了墙角。林逸河也认出来,这是他前几天放走的那只狐妖。

  石一方说:“你别怕,我只想问你两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

  媚儿点头。

  石一方又说:“今天在野狐林,你从其他狐妖手里救了林冬的性命,可有此事?”

  媚儿又点头。

  石一方接着说:“我用箭射伤你之后,你昏了过去,我们就把你带回了青河城,你现在就在城里的猎狐堂内。可是,在我们回来的路上,无数的狐狸一路追赶,拼掉性命也在所不惜,致使死伤无数。直到现在,还有众多的狐狸守在城外。你能不能告诉我,它们为什么这么做?”

  媚儿听后,犹豫了片刻,没有说出口。

  林冬上前一步,对媚儿说:“你说吧,我不会让别人伤害你。”

  媚儿看着林冬热切的眼神,不禁笑了,说:“其实……我是狐王的女儿,也就是野狐林的公主。”

  石一方和林逸河听后都倒吸一口冷气,尤其是林逸河,不禁暗暗庆幸自己当初手下留情,否则整个野狐林的狐狸非把他的家给踏平不可。

  林冬也是一脸震惊:“公……公主?”

  石一方一拍脑门,对媚儿说:“对了,你上城楼,让那帮狐狸看见你很安全就好了,然后你劝它们先回去,别再堵着城门乱叫了。”

  林冬也如同大梦初醒般附和道:“对对对,先让它们散了,回头再说别的。”

  媚儿应允,被石一方带领去往城楼,房间里只剩下林逸河和林冬父子二人。

  林逸河问:“冬儿,你是不是喜欢上这只狐妖了?”

  心事被父亲说中,林冬不禁脸红,但还是如实点头,等着被父亲责骂。谁知林逸河长叹一声,说:“你呀,真是和你爹我一模一样。”

  林冬不解。

  林逸河接着说:“冬儿,这件事,是时候告诉你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