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一方紧紧拉着林冬的衣服,说:“快走!”

  林冬抱着昏迷的媚儿,大喊:“我要把她带回去,不能任由她死在这。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她魅惑了,但是她刚才确实从一群狐妖的手里救了我的命。”

  眼看狂奔而来的狐狸们离得越来越近,石一方急得团团转。林冬死死地抱着媚儿,拖都拖不走。

  石一方只好妥协:“好,带她一起走,我来!”

  说着,他推开林冬,抱起媚儿,飞一般地朝林子外跑去。林冬和石坚紧随其后。

  虽然林冬被狐妖抓来的这个地方已经是丛林深处,但是石一方刚才找来的时候一路留下了不少记号,毕竟是经验丰富的猎狐人,他很快就带着林冬和石坚冲出了野狐林。

  解开三匹马后,保险起见,石一方把媚儿放在了自己的马上。然后三人上马,往青河城方向狂奔。野狐林里的狐狸也纷纷追了出来,刚才还只有百只左右,现在一看,好家伙,至少五六百只狐狸,全都冲出野狐林,紧跟在三人的马后,一齐朝着青河城的方向而来。

  反常的情况让石一方疑惑不已,为什么有这么多只狐狸跟上来?难道它们想趁机袭击青河城?那可糟糕了!

  三人已经看到了城门,紧紧关闭着。

  看来城楼上的人已经觉察到有大量的狐狸袭来,所以早早把城门给关了。

  林冬大喊:“如果我们不和狐狸拉开距离,城门是不会开的,与其我们一起被困在城外,不如你们先带着媚儿进城,我来吸引狐狸的注意力。”

  石坚说:“这也太危险了,不如我留下来断后,你们先走。”

  林冬解释道:“第一,我们身上的箭不多,城楼上可有的是;第二,在城下和狐狸面对面,不如去城楼上占据制高点。你和石伯伯箭法都比我强得多,当然应该先进城,然后在城楼上掩护我。只要你们把狐狸压制住,我再进城就容易了。”

  石坚说:“可是……这还是有点……”

  “别争了!”石一方斩钉截铁说道,“林冬说得有道理,就这么办!”

  林冬补充道:“石伯伯进城后,一定要先把媚儿安顿好,叫人尽快把大夫找来。”

  “放心。”

  石一方说完,在马屁股上狠狠抽了一鞭子,加速向前跑去了。石坚也加速,紧紧跟在石一方后面。

  林冬则轻勒马缰,让马慢下来,然后架起弓箭,扭身便射。第一箭就射死了一只跑在最前面的狐狸,然后又拿出三支箭,一齐射了出去。

  狐群立马慌乱起来,因为要躲箭,速度也明显变慢。林冬望了一眼远去的石一方父子,放下心来。

  可是过了没过久,林冬发现狐狸的速度又快了起来,不禁心生疑惑。虽然跑在前面的狐狸被林冬一只又一只地射杀,可是狐群完全不再减速,对箭也不再躲闪。

  林冬恍然大悟,狐狸们竟然临时编出了一个敢死队,跑得最快,身体也最强壮的一批狐狸,把自己的身体当作肉盾,冲在最前面,掩护后面的狐狸,以保证把伤亡降到最低,同时完全不影响前进的速度。

  眼看着狐狸越来越接近自己,林冬有点慌了。本来自己只是为了吸引狐狸的注意,掩护石一方父子进城,如果狐狸追了上来,自己把命搭上,那就太不划算了。何况现在狐狸全速前进,再多射几箭也阻拦不住,所以,跑吧!

  =T最新章,W节:上酷(t匠网D、

  林冬一催马,玩命跑了起来,狐群紧随其后。

  还好,石一方父子成功进城,在林冬和狐群到达之前,城门及时地重新关闭。如果让狐群冲进城里,那可就遭了,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尤其是老人,女人和孩子,别说狐妖,即使是普通的狐狸,也完全抵挡不住。

  林冬一口气冲到城门前。此时,城楼上已经有不少猎狐人,还有少量城里的保卫军,一起用弓箭为城下的林冬作掩护。

  开始的时候,冲过来的狐狸比较少,往往还没到林冬近前,就已经被来自城楼上的箭给射倒。如果能冲到近前,林冬就亲自一箭解决掉。

  可是后来,狐狸的大部队跟了上来,数量越来越多,箭的数量已经远远跟不上了。

  一大群狐狸冲到眼前,把林冬从马上扑了下来。林冬攥着最后一支箭,不敢再射出去。他右手拿弓,当棍子用,左手拿箭,当匕首用,跟狐狸展开贴身肉搏。结果没几个回合,林冬身上已经伤痕累累,爪痕无数。

  “让我出城去帮他!”石一方几乎是用乞求的语气对城楼上的统帅说。

  “不行,城门的开关耗时太长,狐狸肯定会冲进来。狐狸们可不傻,你看看那小子,身上被抓了那么多下,却没有一下是致命的,为什么?狐狸这是在引我们开门呢!一旦狐狸冲进城里,什么后果,你应该很清楚吧。”统帅耐心地解释。

  石一方狠狠叹了口气,只好继续在城楼上掩护。

  此时林冬已经筋疲力尽,快要支撑不住,反应也慢了很多。一只狐狸突然从背后扑了过来,牙齿正对着林冬的后脖颈,也许这只狐狸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可是,狐狸没想到,它的牙齿还没有碰到林冬,自己就心脏中箭,一命呜呼了。

  林冬察觉到,帮手来了,心里的兴奋和激动溢于言表。可是,这个帮手是谁呢?林冬朝箭来的方向看去,发现这人正在飞速地奔跑,一边跑一边射箭,无论是奔跑的速度还是射箭的速度,都令人咋舌。

  有狐狸冲到眼前,这人就从腰间抽出短刀,一刀致命。收起短刀,箭又射个不停。

  这人的身形和手法看得林冬眼花缭乱,心旷神怡。明明是在杀戮,看起来却如同舞蹈,明明每一个动作都充满了力量,看起来却流畅轻盈。

  这是艺术!

  林冬沉浸在这艺术般的杀戮所带来的快感之中,刚刚还筋疲力尽,现在却像是有了无穷无尽的力量,急需释放。

  林冬开始模仿这人的动作,而且——他学得很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