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一方听后哈哈大笑起来,笑声里尽是轻蔑,随即催马前行。石坚赶紧跟上,不忘跟林冬歉笑:“我爹性子直,你别介意,嘿嘿。”

  待两匹马走远,父子二人匆匆回家。

  林逸河取出肉和菜做饭,林冬在一旁打下手。

  “爹你只凭一根鱼叉就擒住一只狐妖,真厉害!”林冬说。

  “我是偷袭,侥幸而已。”林逸河说,“她应该刚成人形不久,本领不强。如果是有经验的老狐狸,我可对付不了,要靠专业的猎狐人才行。”

  “其实我从一开始就能感觉出来,那个媚儿是狐狸,只是以前没见过狐妖,不敢肯定。”林冬说,“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她就能感觉出来。”

  林逸河沉默片刻,说:“你直觉比别人敏锐而已,没什么了不起的。”

  林冬却兴奋起来:“凭我这敏锐的直觉,一定能成为一个很厉害的猎狐人。”

  “打鱼有什么不好?干嘛非得做猎狐人?”林逸河问。

  “猎狐人多威风,你看刚才那个人,一箭就把狐妖射死了。我就要做猎狐人,我还要进猎狐堂。听说,猎狐堂的人,连城主都要给几分面子。爹呀,以前我说要做猎狐人,你总是敷衍我,说什么猎狐堂有规矩,不到十八岁不收。现在我十八岁了,可以去猎狐堂了吧?”

  林逸河说:“你又不是不知道狐妖多可怕,干嘛非去冒那个风险?小心过不了几年,你的小命先丢了。”

  林冬说:“我一个大男人,冒点风险怎么了?没点本领,连女人都瞧不起你!”

  林逸河哑然失笑:“哎哟,我儿子终于长大了,开始在乎女人的看法了,看来我得谢谢那狐妖啊,哈哈……”

  听到父亲这样调侃自己,林冬有些脸红,一摔门出去了。他来到隔壁谷萌萌家,跟她父母打过招呼之后,把谷萌萌叫到外面聊天。

  “谢谢你通知我爹去救我,否则今天我就没命了。”林冬说。

  他把事情的经过跟谷萌萌说了一遍,谷萌萌听得一惊一乍。

  谷萌萌说:“我一看到那女的就知道她不是什么正经人,没想到是狐妖,你要听我的话早点回家就好了。”

  林冬沉默。

  谷萌萌接着说:“不过也不能全怪你,狐妖的魅惑也不是一般人能抵挡的,你以后小心那些漂亮女孩儿就是了。”

  林冬点点头,说:“我打算做猎狐人,进猎狐堂,虽然我爹不同意,不过我还是想试试。明天就是猎狐堂一年一度招纳新人的日子,我一定要去。”

  谷萌萌说:“嗯,冬哥,我支持你,将来你一定能成为特别厉害的猎狐人,明天我在家等你的好消息。”

  “嗯。”

  林冬若有所思地望向野狐林。

  那里是狐狸的聚集地,也是那只叫媚儿的狐妖回去的地方。

  第二天一早,林冬醒来,发现父亲已经出门捕鱼,桌上摆着留给他的早饭。

  他狼吞虎咽把饭吃完,脑子里只有三个字——猎狐堂。

  来到青河城,时间尚早,林冬熟门熟路找到了猎狐堂的大门口。他曾在这大门口仰望过好几次,黑匾上威风凛凛的“猎狐堂”三个硕大金字,稳重里透着气势。两旁的门柱,一边写着“千年野狐门前过”,另一边写着“一支利箭风中来”。

  正看着,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你怎么在这?太巧了,来做什么?不会和我一样,要做猎狐人吧?”

  林冬扭头一看,原来是昨天救过他爹的那父子二人。

  说话的是石坚,一身利索的打扮,身上背着弓箭。

  林冬说:“是啊,我也想做猎狐人。”

  石一方不屑地撇撇嘴。

  石坚却笑着说:“那正好,咱俩一块儿进去吧。对了,我叫石坚,你叫什么?”

  “我叫林冬。”

  两人并肩走进猎狐堂,在招纳处填写了个人资料簿,便进到大堂里,站在一旁,等待主考官的询问。

  大堂最里面的尊位上摆着一条桌案,坐着三个人。中间是主考官,旁边是两位副考官,其中一个副考官就是石一方。他们是今年为猎狐堂挑选新秀的负责人。两侧又有十来个猎狐堂的人陪同,也负责维持秩序。靠近门的地方是几十个等待询问的新人,有独自一人的,也有父母陪同的。林冬就是其中之一。

  问过几个人之后,林冬听到主考官叫自己的名字,便走到大堂中间。突然成了焦点,在众人的注视之下,林冬不禁有些发抖,手心里全是汗。

  “你叫林冬?”主考官问。

  “是。”林冬答。

  “我看了你的资料簿,你只写了父亲叫林逸河,母亲呢?”主考官又问。

  林冬说:“我是孤儿,是我爹从河边捡来的,我爹也没娶过亲,一直就我们父子两个人。”

  “哦,是这样啊。”

  主考官沉吟片刻,又问:“你为什么要做猎狐人?”

  林冬笑着说:“因为做猎狐人很威风。”

  看Ps正版r章节K上u酷I}匠H(网E

  众人哄堂大笑,林冬不禁有些尴尬。

  石一方插嘴道:“威风是威风,却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你是渔夫的儿子,就好好打鱼吧,做什么猎狐人?”

  林冬咬了咬牙,说:“我想做猎狐人就是不想让别人瞧不起我,凭什么渔夫的儿子就不能做猎狐人?”

  石一方冷笑:“只怕你没这个能耐。”

  林冬眼睛直盯着坐在中间的主考官,说:“现在这个大堂里就有一只狐妖,如果我能给你指出来,是不是就说明我有做猎狐人的能耐?”

  这话一出,大堂里顿时议论纷纷,人人交头接耳。

  主考官把身子靠在椅背上,眯起眼睛,问:“你凭什么说这里有一只狐妖?”

  林冬微微扬起下巴,忍不住心里的得意,说:“这是我的天赋。”

  “好,你指给我看。”主考官说,“如果你真有这种天赋,我马上让你进猎狐堂。”

  自己的心愿眼看就能达成,林冬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差点大叫起来。他伸出右手的食指,像弓箭一样瞄着前方,缓缓地移动,到了石一方这,手指停了下来。

  石一方不禁皱起了眉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