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阔的青河边有两间小房子。远处是一座城,叫青河城。

  天色将晚,一男一女两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从城里出来,有说有笑走在路上。那两间小房子,就是他们的目的地,他们的家。

  男孩儿叫林冬,面容俊朗,皮肤黝黑,身上背一个鱼篓。里面装的却不是鱼,而是新鲜的猪肉和蔬菜,刚从城里买的。

  女孩儿叫谷萌萌,长得小巧可爱,皮肤白皙一些。走在林冬身旁,和他边走边聊,聊得高兴了,忍不住蹦蹦跳跳。

  u酷匠网?首发@

  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也就是这样了。

  走了很久,离家已经不远。两人听见前方有歌声传来,是个女孩儿的声音,听起来年龄不大。

  白月光,亮堂堂,微风起,百花香

  树叶飘,鸟儿唱,心上人,在何方

  不敢想,不敢想,日思量,夜心伤……

  歌声缥缈空灵,仿佛天籁,带着淡淡忧伤,让人心醉。

  林冬一愣,若有所思。

  “我好像在哪里听到过……”他小声说。

  “嘘,过去看看。”谷萌萌说。

  两人把嘴闭上,朝着歌声的方向走去。走到近前,被女孩儿发现,歌声戛然而止。

  女孩儿气质清新脱俗,皮肤白得像雪,五官玲珑精致,两只眼睛像两轮明月,眯起来,就是两个月牙。跟她一比,谷萌萌顿失光彩。

  林冬刚才听得入迷,现在看得入迷,目光一直在女孩儿身上,不曾移开。

  女孩儿冲他咧嘴一笑,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

  “天快黑了,你不回家吗?”林冬问。

  “嗯,正准备回去呢。”女孩儿说。

  “你住哪?”林冬又问。

  女孩儿伸出纤细的手指,指向青河城。

  谷萌萌拉了一下林冬的衣角,小声说:“冬哥,天马上黑了,咱们也快点回家吧,你爹还等着你的肉和菜呢。”

  林冬这才把目光移开,却忍不住又看了一眼,才迈开步子往前走。

  刚走了两步,背后又传来女孩儿的声音:“天黑了,我害怕,你能送我进城吗?”

  “没问题!”女孩儿话音未落,林冬已经脱口而出。

  女孩儿喜笑颜开,挽起林冬的胳膊,把身体轻轻靠在他身上。

  林冬脸红了。

  谷萌萌皱起眉头,说:“冬哥,你去送她,那肉和菜怎么办?你想让你爹等多久?他会着急的。”

  林冬嘿嘿笑着,把鱼篓从背上取下,塞到谷萌萌怀里,说:“只好麻烦你啦,替我跟我爹说一声,让他别担心。”

  谷萌萌撅起嘴,说:“放心吧,我会跟林伯伯解释的,哪怕你死在外面,他都不会担心!”说完,气呼呼地走了。

  女孩儿则挽着林冬的胳膊,朝青河城方向走去。

  “我叫林冬,你叫什么名字?”林冬问。

  “我叫媚儿。”女孩儿说。

  “媚儿?嗯,这个名字好听,一听就是来自大户人家,不像我,是个渔夫的儿子。每天去打鱼,弄的一身鱼腥味,还累得要死。不过也有好玩儿的时候,我记得有一次,我在河里见到一条特别大的鱼……”

  林冬口若悬河,讲了不少打鱼的趣事儿。媚儿听了,一次又一次地开怀大笑。

  走了许久,媚儿突然停住脚步,转过头,在林冬脸颊上轻轻亲了一下。林冬措手不及,慌了手脚。

  “闭上眼睛。”媚儿轻声说。

  林冬虽有些惊诧,还是顺从地把眼睛闭上,心跳渐渐变得剧烈。

  媚儿的样子却起了变化。

  指甲变长,颜色变深,成了野兽的利爪。

  牙齿变长,变尖,成了一嘴獠牙。

  林冬闭着眼睛,等待着。

  媚儿突然尖叫一声。

  林冬被惊得睁开眼睛,第一眼看见的人是他父亲,林逸河。

  媚儿倒在地上,被林逸河用鱼叉卡住了脖子,挣脱不开。她挥动利爪,却谁也够不着,急得直叫。

  眼前这一幕,林冬看得发呆,结结巴巴地说:“这……这是……”

  林逸河说:“这是狐妖。狐狸你见过不少,狐妖还是第一次见吧?要不是萌萌给我报信,你现在已经被她给吃了,回头你可得好好谢谢萌萌。”

  媚儿挣扎半天,终于放弃。林逸河收起鱼叉,对她说:“以后不要再骚扰我儿子,你修成人形不容易,如果再有下次,我会杀了你。”

  此时媚儿已经化作一只白狐,听完林逸河的话,飞也似的向远处森林逃去。白狐跑远,父子俩才稍稍松了口气。

  谁知精神刚一松懈,背后又有一只狐狸窜了出来。刚跳起来的时候还是一只狐狸的样子,到了近前已经变成半人半狐,利爪闪着寒光,朝林逸河的脖子抓了过去。

  等林逸河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躲闪,眼看脖子就要被抓出几个血窟窿。

  关键时刻,一支利箭从远处呼啸而来,以万军难挡的气势,贯穿了狐妖的咽喉。狐妖软塌塌倒在地上,挣扎了几下,一命呜呼。

  箭射来的方向,有两人正策马而来,至少有三百步远。这么远的距离,箭却不偏不倚正中咽喉,可见射箭人水平之高。

  两匹马眨眼之间已到眼前。

  一匹马上骑着个中年人,高傲地扬着下巴,叫石一方。另一匹马上骑着一个少年,和林冬差不多年纪,满脸带笑,叫石坚。马鞍上挂着几只死狐狸,还有一只死鹿。

  林逸河望向石一方,只看了一眼,随即低下头,说:“多谢救命之恩。”

  石一方端详着渔夫打扮的林逸河,嘴唇动了一下,却没说出话来。犹豫了片刻,他才说了句:“不用客气,举手之劳。”

  石坚说:“我和我爹刚在野狐林打猎回来,看到狐妖伤人,我爹就顺手帮了你们一下,怎么样?箭法厉害吧?那么远!哈哈……我爹可是高级猎狐人,猎狐堂里比我爹厉害的绝对不超过三个。”

  石一方瞥了一眼狐妖尸体,微微扬起嘴角。

  石坚接着说:“刚才我看到一只白狐跑了过去,真快,我都没来得及反应,是不是从你们这跑过去的?”

  林冬说:“那也是狐妖,刚才我爹抓住了她,后来又把她给放了。”

  “为什么?”石坚瞪起眼睛。

  林逸河低着头说:“她已化成人形,杀她总感觉像杀人,下不去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