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了很久三舅会来了,后面那个陌生人应该是李师傅,50左右的样子,装扮也很普通,就是一农民打扮,唯一不同的地方可能就是衣服收拾的比较干净一些,留着山羊胡子,还抽着烟,来到第一句话就是‘先弄点好酒好菜,可饿死俺了,浓远的路,骑着洋车子,还没灯,骑得浓快,我以为是多大点的事呢,这个事好弄,不好弄的就是这个小孩子。’说着用手摸了我的头一下说道‘恁看看这小孩的眼,没看见眼发红,脸发白吗?这个肯定是叫别的什么的给缠住了,哎先吃饭吧吃晚饭在说吧。’其实去接李师傅的时候正好快到‘饭食’了,就是他不来家里也要做饭的,只是今天做的比较丰盛一下而已。就看到那李师傅说那么腥,去弄点艾叶来,在院子里烧了。

  说完就看了一眼我姥爷说道’我也得喊你一声大爷,咱可不是外人,说起来还有点亲戚,大爷你面相可真好,不仅长寿,而且子孙还旺好面相啊!来大爷,你那么大的岁数了别着急,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恁年强的时候这些事不多了吗?看把你急躁的,来叫他们弄艾叶去咱爷俩喝点,正好‘拉会呱’。‘姥爷听他一说心也宽了,就笑了说道’好的‘爷们’你看那么晚了还得麻烦你跑一趟,我这个心真过意不去,咱爷俩喝点解解乏,看你这一路骑那么快,咱先喝点茶,然后我把世伟喊来咱一起喝。’话梅说完三舅就去喊世伟大哥去了,说来也怪自从他来之后身上没有那么痒了。更神奇的是那个艾叶点着之后就看冒着烟,但是并不是很呛人的味道,可是腥味没有了,这或许就是万物相克的原因吧,但是那时候根本就不懂,所以说没有知识太可怕了。

  饭桌上姥爷怎么能沉住气呢?虽然说经历多但是还是要问的就听他外姥爷把下午我们做的事情给那个李师傅说了一遍,只是说的更具体一些,只听那个李师傅说道‘大爷不瞒你这个事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几个孩子下水游泳,那个没事,就是吓了一下,也没掉魂,就是后来不该回家把那个蛇给砸死啊,砸死就砸死吧,不应该在剥皮吃肉啊!那个蛇都有年岁了啊!何况还是保护恁这个家的乌龙,哎!这个事就怕得有后遗症,在说说恁这个外孙子吧,大爷我不瞒你,那个小孩是想叫他下去陪他作伴去的,就故意引着他去那的!其实去也不要紧的,只要别挑开看就行了,你想这多少世轮回才能拖成人?生下来要是没睁眼就死的话还好说,关键睁完眼又死的,这个事就不好弄了,怨气大啊,死了连一张草席都没有不说,还要遭这些东西吃咬,大爷人活一世,谁不像善终之后埋在黄土下?那个孩子没埋黄土下,扔到大桥水边下,阴重着呢!你不信等会看看恁外孙子,现在连影子都不清晰了。’说到这里我外公的眼泪就下来了站起来就跪下了说道‘爷们你救救这孩子吧,俺二闺女就这一个男孩,要是真有个好歹,你叫我百年之后我也没有脸见俺闺女啊?’就看那李师傅慌忙站起来拽起姥爷说道‘大爷你是折我的寿的啊!就是不好治我也得治啊!他死人还能斗的过咱活人嘛?大爷你哪能给我磕头呢!这个事不好弄我给恁想办法,不行我去找俺师傅去就是了。来大爷咱喝酒吃饭,吃晚饭你在那看着我给你吃个定心丸!’说道这里姥爷就叫我过去说道‘海涛啊,来给恁李舅磕头去,海涛你没事别吓得慌哈。’其实我知道姥爷在安慰我,我也害怕因为我怕再也见不到我姥爷了真的,但是当时我忍着眼泪,怕哭出来姥爷会心疼,我就给李师傅磕头然后说‘俺舅,我不害怕我信你有本事,你给俺弄完这个事你告诉我俺姥爷能活到等我长大结婚吗?’说实话额没有想到真的我外姥爷一下把我抱在怀里,真的到现在想起来眼泪就掉下来了,因为他老人家没有等到我成家就走了。

  JO看En正;版2章节,上0酷d匠网t6

  就听李师傅笑眯眯的说道‘你放心吧俺大爷肯定能等到的,等会弄完恁的事我给俺大爷看看就是了,奶奶个腿的没枉恁姥爷疼你哈哈’吃晚饭,把我长江哥拽起来,弄到杀乌龙的地方问我们了,都有谁身上起水泡的?来都跪着来把上面的衣服都脱了,打蛇吃蛇肉的时候恁都怪英雄,现在也别冲孬种都脱了。我们哥几个跪在那一排,就看那李师傅拿着那个用艾叶编制的棍,往我们身上打下来,边打边说‘保咱家的乌龙,你们不分善恶就给打死,你们该打!’说着就开始往我们身上招呼,那疼的啊,当时就是认为艾叶很软怎么抽的那么疼啊,把身上的水泡都抽破了,但是都没有人敢喊疼。

  ‘抽了一会又说’那乌龙住咱家里不曾祸害过咱,还处处保护这个家,你们知道吗?‘我们能怎么说?其实我们真不知道但是谁敢说!说来也怪疼是疼但是比起刚开始的时候感觉好多了’打完之后说‘三嫂子你给这些孩子烧热水去吧,过会就好了,把火纸拿过来,恁几个小子边磕头边烧,什么时候看这个火纸打圈才算完现在开始烧!‘我的个天爷啊,我们哥几个心想怎么会打圈呢?这不是草我们的吗?故意的吧?但是谁敢啊?闷着头在那边磕头边烧火纸,火纸烧了很多头也磕的不少了,可是就是不见打圈啊。就听见李师傅说’谁叫恁几个人这样磕头的?要磕响头!人家本来就要成仙了,就这样被你们祸害了!磕响头!‘怎是一个惨字能形容的啊?磕响头的时候二表哥一下子磕的很响,当时就哭了,哭也没办法还要继续磕啊,但是没过多久火纸真的打圈了真的,我们都傻眼了,怎么可能的事情呢?但是就那么神奇!

  之后就把火纸烧的灰烬和艾叶扔在给我们烧的水里面叫我们洗澡,这是真的就那么神奇一碰到那个水,我就看见我表哥身上的水泡不在往外出黄水,而是慢慢的出血了,明显感觉到身上包括刚才抽的地方不疼了。

  多了一会就听李师傅给我姥爷说’大爷这几个孩子今天这个事就过去了,就是恁外孙子今天这个事不管给弄了,只有到明天了,明天一早你就俺三哥带着去俺家吧,他这个难弄点,今天晚上你别搂他了,就叫他几个表哥和他一起睡,叫俺三哥去砍一个粗桃木枝子放在他们睡觉的屋里,砍桃树东南那一支子,不要多大,但是必须要最向阳的!还有去恁庄上看谁家经常杀猪或者杀狗的家里,把那个经常杀猪杀狗的刀买过来,放在他枕头下面,这样今天晚上他没事,记住哈就是杀猪或者杀狗的刀还有必须买过来知道吗!买过来就是恁家的,要是借人家的不管用是别人的!恁去弄,弄完之后我就回去了,对了给我拿一把香,我点着放车把上得回家。’说真的那一夜刚开始是睡不着的老是想东想西的,就那样慢慢的睡着了,但是那一夜我睡的并不踏实,老是听到有人在窗户那里看着我冲我喊叫我陪他玩,问我几个表哥,他们都说没有听到,问急了我长亮哥就拿着刀出去骂了几句,从那之后那一夜就没有动静了,我也没有做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依窗观雪说:

说真的写这一章的时候我是哭着写完的,想起了姥爷,后来他也来看过我,单那是阴阳两隔之后,他老人家没有想我的福,到现在想他了,也不可以给他老人家去‘送钱’因为我是外姓。夫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希望大家趁着我们能尽孝的时候多尽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