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醒来,小孩子是没有什么心机的,就把昨天晚上做的梦告诉了姥爷,姥爷就叫小舅喊来了二姥爷。多了没有多久二姥爷就来了,然后我姥爷就把事情告诉了二姥爷,但是二姥爷就是反对就说了‘哥,人家都说一动不如一静的,何况咱的坟地也不错,你七个孩子,我也7个孩子,你10个孙子我12个孙子,财咱现在也够开销的,何必再惊动祖宗呢?小孩子说的话可能就是做梦。’然后我姥爷就说了‘俺弟话是这样,可是你也知道咱坟地都多少代人了?原来的咱前几辈子有几个长寿的要么37岁要么47岁逢七就是坎,绝不过五十的啊?’二老爷沉思了一会,抽了一口烟幽幽说道‘哥,你看要不这样行不,咱先缓缓两天咱在想想吧,老坟必定那么多年了,要是迁坟的话咱是光迁咱爷的还是往上在迁几代?这可不光咱们这一支子啊,还有咱远房的都要通知啊。’姥爷心想也是那么回事必定这不是小事,俗话说阳宅祸害一代人,阴宅祸害代代人啊!也就没有坚持就同意了二姥爷的意见。

  我呢,就吃好饭就出去了,那时候没有现在的小孩娇惯的都很泼辣,就去找世伟大哥玩去了,因为他说答应我带我去抓家雀和下河摸鱼去的。到了诊所就去喊他,我说道‘哥你答应我的事还算吗?你说好了的带玩去的’就听大哥说道‘走带你去玩玩去就玩玩去,咱先逮家雀去管吧?’然后我们哥俩就去抓家雀去了,那时候荒地很多,人口没有像现在这样密集的,就拿了个簸箕抓了一点粮食和绳子就出门去了。到了地方先把周围的草扒拉出来一片空地,然后找来一根木棒用绳子拴好,支起簸箕,在簸箕下面撒点粮食,然后我们离远点,手里拿着拴着木棒的绳子,只要鸟下来进簸箕里面吃食,拉动绳子就可以把吃食的鸟罩进去。估计现在都是用网子吧?像我们那么原始的都没有了。

  然后我就问世伟大哥‘那个老太太到底给我吃的什么啊?我吃完那么疼啊?大哥你就给我说说管吗?’‘说你也别害怕,你吃的那个叫死人饭,这个饭八字不硬的吃了就得跟她们走,命硬的也得脱成皮!活人遇见鬼给你吃这个死人饭,一般情况是你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不吃你根本就走不了!要不是昨天大老爷的老祖在那的话,你要是在多吃点,恐怕现在也够呛了。’很快就有鸟进来了,小孩子玩性大,而且天也热我就到树底下凉快了,就这样还抓了好几只,说来很短其实也要好几个小时了,主要是饿了要烤小鸟吃,然后下午去抓鱼的,就在我们要揍的时候事情发生了,树上不知道几个什么鸟,就在我头顶上面哀鸣,然后我大哥就跑过来,什么话都不说,拉着我就走,边走边自言自语的说‘头上黑鸟叫,家里丧事到。’我就问什么意思?他叹了口气说到’恐怕俺大老爷家得有事,你在这里那么久也算是他们家里的人了,我带你去看看吧,弟咱别玩了跟我去看看’由于我外公这人很平活为人很热心年龄大辈分又长,所以很有威望,关键是他们陈是村里的大户,而且外公又是长子长孙啊。

  我们哥俩跑到外公家,一看在做饭没事,但是姥爷就说到‘世伟跑这么快做什么呢?正好到饭时了,陪我喝点,恁大奶奶正好今天杀的鸡。’然后大哥就高兴的说道‘看还有我给俺弟逮的鸟,我拔毛去,咱爷俩喝点叫俺弟给咱倒酒’说着就出去烧水给鸟拔毛去了。

  那时候的鸡是自己家散养的,就是撒开围着村里跑的,吃的是草籽,蚂蚱,小虫子都是活实,而且还都要养个两三年才会吃的,那个肉的颜色很深,但是确实真的很想,放上我们这里的本地小薄皮辣椒,离很远你都可以闻到这个香味,其实那时候我是不可以和大人一起吃饭的,都是提前播出来一点不是很好的肉,和外婆去一边吃的。

  看正Q版章Z节F,上:酷_匠。网

  可是姥爷疼我就叫我上桌了。酒喝的差不多了就听姥爷说道‘世伟,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跑那么快是不是我要走了?你也别瞒着我了,俺家往上那几倍都是37或者47就是到了俺爷和俺这辈岁数长,你有什么就说,我这个岁数也是喜丧了吧?’就听大哥说到‘大老爷,您面相就是长寿的,看你的胡子都到胸前了,不过确实有点事,一看你面相还有活头,没事别怕,就是和俺弟玩的时候我看他头上有黑鸟叫,像奔丧一样,我就过来看看,这两天姥爷你别出去赶集和逢会去了,在家呆着。’姥爷笑呵呵的说道‘虽然说你是外姓可是打小看着你长大的,你说的我都信,我就是不放心恁二老爷那啊,你也知道的,恁二老爷身体一直不好,你这一说我吓的慌,来咱酒喝的差不多了,吃饭吃完饭我去恁二老爷家看看去’话没说完,就听见哭声,一看是我二姥爷的长子,我印象到现在都很深刻,姥爷当时就站起来了,手里还拿着馒头,就听我大舅说到‘大爷俺爷在门栏上吊死了。’瞬间我看到我姥爷的馒头掉下来了接着浑浊的眼泪也下来了,但是没有说话,也没有哭出来,那时候我也吓傻了,就听到世伟大哥说到‘大老爷!大老爷!你哭出来哭出来!’给我姥爷拍后背柔前胸,猛然间就听到姥爷‘老二啊,你怎么就走了呢!怎么吊死在门栏上啊!’紧接着姥爷就匆忙的往外走赶去我二老爷家。

  一路上边哭边絮叨‘我的兄弟你怎么说走就走了呢!你怎么吊死在门栏上啊,我疼啊兄弟’由于天热姥爷还没有到二姥爷家就摔倒了,要不是大舅和大哥在旁边估计姥爷也会摔的够呛。

  到了二姥爷家,二姥爷的尸体已经放下来躺在床上,用布给盖上脸了,就听到我姥爷怒吼怎么吊死在门栏上的?那个距离怎么把俺兄弟给吊死的?然后就边哭边掀开盖着我二姥爷的布,当时我就在身边我也看到了,二姥爷的舌头是伸出来的,而且眼是睁着的,关键是眼珠还有点往外凸,嘴角还有口水,而且屎尿好像都出来了,那眼睛瞪的大啊,好像死不瞑目一样,那脸是那种灰白的颜色,面目太狰狞了,脖子上面的筋都出来了。我当时就吓哭了,然后就把我抱了出去。

  可是二姥爷的眼睛怎么合都合不上这可能就是所谓的死不瞑目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依窗观雪说:

 备注;门栏就是我们大门上面的梁,那时候的门确实都是很矮的,这个距离真的不足以吊死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