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床上没一会就醒了,一看自己又回到那一片坟地了,自己就傻了,心理就非常纳闷,明明在家睡觉怎么会来到这里的而且还是自己,当时自己就蒙圈了啊,但是没有哭,就想自己先走回去吧,也不敢跑,因为都是坟头,怕摔倒但是也害怕草里有东西啊,必定那时候野生动物很多的,蛇是经常见的,那个季节正是真正的草长莺飞的时候,所以自己就慢慢的往回走。

  走着走着老是感觉自己不对,一个人走的时候其实直觉是很敏感的,老是感觉周围不对,哪里不对又不知道,突然发现自己前面有很多人,像‘逢会’一样但是又和‘逢会’不一样,他们走路的样子,像是一阵风都能把他们刮跑一样,而且还是左右摇晃。

  这些人当中,男女老少都有,,个个面无表情,脸白如纸,表情一片灰白,麻木的往前走。

  当时也没多想必定小孩子一看到那么热闹早就把害怕的事情抛之脑后了,就加入到‘他们’的群体一起互动了,人多胆子大,起码自己不害怕了,往前走的时候就感觉路很平,走到跟前一看,又很多卖吃的,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一点没吃东西,自己刚开始害怕没有感觉到现在已放松自己的五脏六腑早就闹起来了,等走到近处就感觉出来了,就是看不清楚他们的脸,也不是看不清楚,就是很模糊很模糊的,其实仔细就可以发现这时候的天并不黑,但是你要是指望一个孩子有那么强的观察力就太强人所难了。

  走到近前就看到他们穿的衣服都差不多,但是都很古怪,而且都是以黑色或蓝色为主,就看前面有唱戏的,唱的什么自己就不懂了,然后就去凑热闹,就在这个时候就有一个人撵我走,说小孩子赶快回家,大人都在担心你呢,我就说我饿了,看会戏等我舅舅来叫他背我走。刚说着呢,旁边有一个老太太,走了过来。

  那老太太的衣服样式和我们那个年代的衣服一点都不一样,,全黑色的丝绸衣服,衣服套的很多,至少得有四五层,那老太太年龄很老了,头上都是白发,脸上的皱纹多的就像核桃的外壳一样,眼睛细长,尖鼻子,小嘴唇,还有那浑浊的眼神,脸黄的就想秋天的玉米杆一样。手里挎着一个篮子,篮子里面装的应该是包子,因为散发出来的香味就人无法抗拒!

  就听那老太太说‘饿了吧?来尝尝这包子,可香了!’说着就从篮子里面端出来一碗包子,递到了我的面前,我伸手就接过来。

  然后旁边刚开始叫我走的就说你千万不要吃,还要顺手夺我手里的碗,你想我饿成那样了我能给他吗?就边吃边往后退,说也奇怪包子冒着热气,可就是不烫人,他还要来夺我手里的东西,就听旁边的人就说,老陈头你别多管闲事!一下我就好奇起来了,边吃边说我姥爷也姓陈,你们都是一家人你怎么那么坏还夺我吃的?就听那人叹了一口气说道‘本想叫你走,可是却劝不住,你赶快走吧’我心理想这人和我姥爷是一家子不会有坏心的,就听他的走吧,就在我往回走的时候,转过来给他说句话的时候,却发现那里还有人?自己只是从我姥爷家的坟群,跑到另外一堆坟群去了,当时就哭了,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哭的那叫一个惨啊,边哭边跑喊我姥爷来救我啊,也不知道摔了多少次。

  你们不知道当时的无助,可是屋漏偏逢连阴雨,那个轿子又特么的出现了。

  这哪里是人做的啊,整个轿子都往外面渗水,抬轿子的人由于长时间的泡在水里面,皮肤都肿胀了,浑身都往外面流水,而且那衣服的颜色由于浸泡都褪色了,根本就不是活人啊,那活人脸泡成这样也死了,可怕的是其中一个抬轿子的人,半边脸都没有了,上面长满了蛆虫,眼睛只剩下一个,从没有眼珠的空洞里面,边流水边有虫子流出!

  我心想这次算是死了,得去陪他们了,妈个比的时不待我啊,我特么的当时真的尿了啊,这哪还是人啊?就算是鬼你就不能好看点吗?!!

  就在这个时候就感觉到我外婆的声音,在喊我醒醒,而且还感觉到了晃动,原来是做的噩梦,醒来救想笑,这个时候就告诉外婆‘我做噩梦了,可吓人了,那一群人不叫我走,还给我东西吃,然后一个姓陈的老头撵我走,还抢人家给我吃的东西,过一会人就没有了’外婆就说‘知道你做噩梦了,看你一会笑一会哭的,后来听你喊就把你叫醒了,来下来吃饭。’这时候刚要下床,突然肚子就痛起来了,一下就摔下了床,在地上打滚,外婆吓坏了问我怎么了,脸一下怎么那么白,白的吓人。

  我疼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就在地上打滚,因为这样能好一些,然后外婆就大叫我小舅‘全喜,快过来看你外甥这是怎么了快来’接着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疼昏过去了,然后迷迷糊糊的就听见外婆哭而且还感觉有人抱着我跑,又过了一会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说话,就听外婆说道‘世伟你看看你弟弟是怎么了,睡觉的时候又哭又笑喊醒他就说肚子疼,然后我就叫你小叔把他抱过来了,刚才脸白的吓人,这会怎么蜡黄嘴唇怎么还青了?’‘大奶奶我看看你别吓的慌,小孩有个头疼脑热的很正常的’然后就感觉他掐了我的嘴唇中间鼻子下面的位置一下,虽然疼但是疼的很清醒,不像刚才混混沌沌的,边掐边听到他喊我‘海涛来,快醒醒海涛来快醒醒’很有节奏感的。

  睁开眼一看原来在他诊所里面了,就问我你怎么了海涛哪里不舒服给我说说,然后我就一五一十的把昨天晚上到今天的事情都告诉他了,然后就听他告诉我外婆‘大奶奶孩子没事,这两天都快到七月十五了,俺弟碰到脏东西了,没事我给他看看就好了’紧接着就把我抱起来,那时候真的是浑身无力所有的关节都灼热,他把我抱到他家的客厅,然后就叫我跪下,只见他拿出黄纸教我叠元宝,叠完之后叫我给他‘服侍’的神像磕头,之后把我叠的元宝在火盆里面点燃,叫我起来然后拿来大碗,里面是清水,然后从神像下面的香炉里面弄了一点香灰放在碗里叫我喝了。

  我怎么能喝的下去呢,水的上面还有没有沉底的香灰,我是说什么都不喝啊,而且我看他‘服侍’的神像就害怕我怎么知道里面是不是放别的东西了,我说‘哥我不喝,我吓的慌,喝了肚子得疼’只听他说道‘俺兄弟我能害你吗?我要是害了你光俺大奶奶也得叫我陪你去啊,你喝完就好了,以后生人给的东西可千万别吃,信哥的喝完之后哥带你逮家雀子去,然后咱在去咱东沙河逮鱼哥给你烤着吃,那可香了’那个年代煎饼卷荤油放点白糖都特么的比肉好吃,你说我能受的了他的诱惑吗?我就在他面前喝了,也就是几句话的功夫,肚子就开始咕噜咕噜的闹起来了,就是感觉肚子胀,有很多东西都停在了菊花那里,顾不得给他说话,跑出去还没出大门就在他家院子里面给放地雷了,然后感觉喉咙里还有东西,真特么的上吐下泻,吐出来的哪有什么包子啊?都是草还有黄土。

  最新#章M节上y1酷匠t网AT

  过了一会肚子也不疼了,身上也有劲了,可能是小孩都这样吧,就是感觉饿,然后就听我世伟大哥给我外婆说道‘大奶奶俺弟没事了,昨天晚黑肯定是碰到脏东西了,不过也不是害人的,要是害人的话这老的老小的小也留不住了,我给看好了,回头叫俺大老爷领着俺弟给恁家祖宗多烧点纸,一会就去吧趁着这个机会,多烧点,俺弟小不懂的,那个不叫他吃东西的就是恁家老祖,不知道是哪代人想保他的,叫他到那多磕头,反正人家这次算是救了俺弟一命,没事的话你领俺弟常来,我看他给俺师傅有缘’就这样我被我小舅又驮着回家了,在路上就看到外婆边走边哭,说道‘全喜啊以后你把恁外甥看紧点,恁二姐那么疼你,你结婚咱家办喜事还有咱家打井的钱都是恁二姐给咱的,她就这一个儿子,要是有个好歹来,我也没法活了啊’就听见小舅边答应边说‘放心吧知道了俺娘,你也别哭了这不是没事了吗?你想着一会等俺爷回来带俺外甥上坟去’。

  到家之后外公也回来了,在那正打火纸呢,打火纸就是拿一个印着钱币的铁家伙把火纸码成一摞一点一点的打,过了一会连饭都没叫我吃就带我去上坟了到那之后外公先把坟头的草拔干净,不像咱们现在上坟就好像应付差事一样草草的结束,我看他那么大岁数了也帮着他拔,就听外公在那说到‘不孝子孙陈**叫咱坟头长草,现在来给恁打扫了,祖宗都别生气,也谢谢祖宗保佑俺爷俩’每个坟头都清理干净之后就看外公开始挨个烧纸,先从最早的一个开始,每个坟头都要磕头,说来也怪烧纸钱的时候天气很闷热的一点风都没有,但是有那么几个坟头的纸钱就是好像被风刮的一样打着旋,我多了一个心眼没敢多问。

  到家吃过饭我就早早的睡了,睡觉的时候又梦到了那个陈老头就听他笑眯眯的看着我说到‘爷们叫你不听话这回遭罪了吧?回头告诉你姥爷钱我收到了,也给他说一声咱家老林现在不好了,叫他找个明白的先生给动动。以后你小子别乱跑知道了吧?’醒来就到阳光明媚的第二天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依窗观雪说:

备注‘俺爷’笪轻爹重爷为正都是对父亲的称呼

  吓得慌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