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见你们丁总了没有?”丁立一把抓住那个人手臂问道。

  那个人扭过头来,正是那天通知丁美丽王少他们来捣乱的那个大堂经理。

  一看到丁立到来,那个人脸上顿时浮现一抹焦急的神色,“王总正在陪丁美丽小姐他们喝酒!王少说只要丁美丽陪他们和几杯酒,那天的事情就一概不计,但是丁美丽已经进去好长时间了,现在还没有出来!”

  又是王少!

  丁立只感觉自己的太阳穴突突的跳,青筋暴突,“他们在哪个包间?”

  大堂经理连忙把包间号告诉了丁立,丁立撇下他就往楼上冲去,迅速的照了一圈,在一个包间前停了下来,没有丝毫犹豫,直接狠狠的一脚就踹了上去!

  丁立那非人的力量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一脚下去,整个门就好像积木一般,轰然倒塌,将里边的情形显露无疑,却让丁立看的睚眦欲裂!

  满脸绯红的丁美丽已经完全没了意识,软软的瘫倒在座位上。而那个王少,正嘿嘿淫笑着抚摸着丁美丽光洁如玉的肩头,将丁美丽的连衣裙拉下来一遍,紫色的文胸都露了出来,硕大白皙的大白兔就这样暴露在空气里!

  王少带来的两个人显然没想到居然会有人闯进来,满脸阴狠的呵斥了一声,“滚出去!”

  话音还没落,一个黑影带着巨大的力量就撞在了他的身上,那股沛然无可抵御的力量让王少的保镖完全没有丝毫抵抗之力,惨叫一声跌飞了出去!

  丁立恨极了他们助纣为虐,没有丝毫留手,一拳下去,那个保镖的胸骨就碎了十成十,仰天喷出一口血,躺在地上出气多进气少了!

  而另外一个保镖显然没想到丁立居然如此彪悍,冲到半路的脚步不由微微一顿,丁立扭过头来,那凶恶嗜血如同非洲大草原上正在捕猎的狮子一般的眼神让那个保镖心里一震。

  “你去陪他吧!”

  铁腿如同一把合金刀一般狠狠的朝下劈去,剩下的那个保镖闷声不吭的躺倒在地,人事不省了!

  丁立猩红的眼睛看向了没有了刚才那股嚣张气焰,瑟瑟发抖的王少,慢慢的朝那边走了过去。

  “你,你别过来,我爸是王天南,惹怒他你也会死!”王少惊恐的看着丁立,慢慢往后退着。

  丁立的嘴角翘起一抹残忍的弧度,“王天南?算什么东西!惹到老子,一样要死!”

  王少显然没想到丁立居然一点也不鸟他老子,最大的依仗没有了,顿时就暴露出了草包本性,“碰”的一声跪倒在地,痛哭流涕,“大哥,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丁美丽就在这里,没有一点事,放过我吧!”

  “啪!”

  丁立毫无征兆的反手就是一巴掌,将王少一巴掌抽倒在地,白净的小脸顿时高高肿起,五条清晰的手指印痕显露无疑。

  “做你妈的春秋大梦去吧!今天不把你废了,老子就不叫丁立!”

  好像提破烂一样提起王少的手臂,“刚才是这只手碰她的吧?那就没必要留了!”

  “咔擦嘎吱!”

  “啊!”

  几声清脆的声音过后,王少捂着剧痛的手腕凄厉的惨叫!

  “这只是个开始!”

  丁立诡异的一笑,对王少其他的手脚如法炮制,“咔擦”的声音有节奏的响起,就好像一曲曼妙的交响乐,听在王少的耳中,却是世界上最恐怖的恶魔之声!

  将王少的四肢全部打碎了之后,丁立并没有停手,诡异的一笑,“还没有结束,最后的一下!”

  凝神运气,回忆着月璧剑中最恶毒的“一阳指”,丁立指出如剑,迅捷无比的在王少小肮的位置点了几下。

  王少本以为会迎来更恐怖的折磨,却感觉一股冷流传入身体,激灵的打了个寒战,寒流在身体游走了一圈,居然将他的剧痛稍稍降低了一些,消失在了腰部!

  王天南能在这里乃至华中闯下赫赫威名,绝不是个简单的人物,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预防他即将到来的疯狂反扑!

  也许可以借助一下莫氏集团的力量,雷厉若有所思的想到。

  如果单单只是他一个人,等不到王天南来找他,丁立早就一个人单枪匹马将王天南给灭了。以他现在的力量,地上最强不敢说,最起码难逢敌手。质变到了一定境界,数量就成为了毫无意义的存在。

  但是有了丁美丽,丁立就不得不小心的行事,如果丁美丽有个三长两短,那么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内疚一辈子的。

  “嘤咛!”

  一声微微的女声打断了丁立的沉思,忙扭过头一看,见丁美丽正在不停的扭动着身体,还以为她不舒服,丁立连忙上前。

  一走进,一股女人体香混合着幽深的香水的浓烈香味扑面而至,就好像看到了一位绝世美女在朝你招手。

  摸摸丁美丽的额头,丁立微微皱眉,怎么这么热!

  丁立轻轻放下丁美丽的手腕,心里暗骂。那个王少给姐姐喝的酒,里边居然是加料的!

  要不是丁立赶到的及时,估计还真就让他得逞了!

  不过看着丁美丽暴露在空气中的雪白肌肤越来越多,丁立眼神踌躇之后变得坚定起来,救人要紧!

  将已经失去意识的丁美丽抱起背对着自己坐下,丁立双手平身,直直的抵在丁美丽的后心。

  刚一触手,那滑润细腻的触感顿时让丁立心中一荡,但随即心神马上专注在解毒上!

  一声一声就好像传说中的天魔舞一般,不断的冲击着丁立的心灵,让丁立的防线不断地得到冲击!

  丁立犹豫了一下,将毛巾重新湿了一遍,轻轻的将宋伊的衣服脱下,准备给他擦擦身子,眼睛却一下看呆了!

  平坦的小肮犹如一块纯天然的美玉,洁白无暇,纤细又不失肉感,隐隐泛着熠熠光泽。更让人无法挪开眼球的是,紫色镂空文胸包裹着两团硕大的大白兔,随着呼吸有韵律的颤动。

  迈起脚步走向了自己的卧室,房子顿时静谧了下来。

  丁立一晚上在床上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睡不着。

  姐姐那凹凸有致的火爆身材不时的浮现在脑海里,还有那一声,最后实在无法忍受的丁立干脆爬起床来,进浴室用冰凉的冷水一遍一遍的冲洗着脑袋,这才慢慢把发热的脑袋温度给降了下来!

  天明之后,丁立干脆也不会去睡觉了,在厨房乒乒乓乓的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

  待到姐姐一觉睡醒,穿着睡衣脸色红红的走出卧室之后,就看到丁立穿着围裙在厨房忙得团团转。

  丁美丽眼神迷离的看着雷厉,其实昨晚丁立刚到酒楼的时候,丁美丽还没有失去意识,丁立那霸道到极点的手段也被她看在眼里,却没有让她感觉到丝毫的暴力,只感觉到一股股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而今天早上醒来后看着的娇躯,丁美丽脸热的发烫,自己的身子,岂,岂不是被他看光了!

  等到丁立将饭菜摆上桌后,丁美丽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好像昨晚的好、事情完全没有发生,品尝了一口后,满脸惊奇的说道:“真的很好吃啊!”

  说完不停的往小嘴里塞着,丁立笑着看她,自己只是吃了一点点。

  就在这时,家里的电话突然急促的响了起来,丁立的心一突突,有种不好的预感。

  等接起电话来后,更是印证了他心里的猜测。

  “丁姐,你快来酒楼吧,今天一大早就来了一帮人将整个酒楼封了起来,好像是,王天南来了!”

  那边的人说道“王天南”的时候,艰难的咽了口口水,可见这个名字有着多么大的威慑力!

  丁美丽脸色未变,淡淡的将扣了电话。

  丁立看着她,语气坚定的说道:“我闯的祸,我担着!”

  丁美丽温柔的一笑,“好!”

  迅速的会房间换好衣服,丁美丽换上一身干练的职业套装,秀发盘了起来,露出纤细的脖颈,透着一股优雅的味道。

  'h更4新k最快上酷…-匠/|网

  随后两个驱车前往酒楼,在据酒楼不到百米的地方,就看到了一大帮黑衣人将整个酒楼团团围了起来,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丁美丽停下车冷着脸一路向前行,黑衣人想要拦住,被丁立一脚踹开。

  一路直入酒楼,那个大堂经理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战战兢兢的凑到跟前说道:“丁姐,那人在里边!”

  丁美丽点点头,迈开脚步超里边走了进去,丁立紧紧跟上,脸色慢慢变冷,如果有谁敢对丁美丽不利,他会毫不犹豫大开杀戒!

  此时酒楼特别安静,空挡的大堂只有20几个黑衣人,一个中年男人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丁立的瞳孔一缩,这就是王天南吗?

  丁立尸山血海杀出来的直觉告诉他,这个人,很危险!

  丁美丽走到距离中年人有两米的地方,淡淡道:“说吧,你们想怎么样?”丁立紧紧的跟在她的身边,眼神死死的盯着王天南。

  王天南微微睁开眼睛,扫了丁美丽一眼,低沉的开口,“你就是害的我们儿子落得如此下场的丁美丽吗?”

  丁美丽点点头,纤细的手指无声的紧握成拳,虽然表面上一副豁出去了什么也不怕的模样,但是面对着王天南这位华海黑道大佬,谁又能风平浪静!

  王天南点点头,眼神看到了丁立的身上,猛地射出一片寒光,“你就是让我儿子四肢齐碎的凶手?”

  丁立点点头,嘴角撇弃一抹嘲讽的微笑,“怎么着?打了小的,老的跑出来争面子?”

  王天南没有受丁立的激,点点头说道:“很好,都在,也省我事。你,自己脱光了爬上我儿子的床,什么时候他玩腻了,你才没事!至于你,打断我儿子的四肢,那我就废了你五肢,留你一条命,让我儿子来了解你。”

  就在这时,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笑呵呵的响起,“网天南你居然和两个小辈玩这种手段,丢不丢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