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好你个闷葫芦,你耍懒是不是?”伏员外一把拉住边上那人的道袍,“没想到啊,你这家伙居然还是个耍懒的人!”

  那于剑修也不答话,甚至看都没看伏员外一眼,只是单单的用手指指那个幻像。

  “啥?这......怎么可能?”伏员外张大着嘴呆呆的看着那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那啥,这也行?”

  清泉的确是掉了下去,但是在掉下去的瞬间,清泉调用了聚灵珠里的灵气直接在自己的身上套了一个灵力罩,聚灵珠的灵力罩可不是这个铁水融液可以融化的了的。

  不过清泉的消耗太大了,况且这里引力作用下,清泉本来也坚持不了多久,在这个灵力罩灵气耗尽的前一个瞬间,清泉总算是游到了火山口的一个凸起的巨石上。

  “呼!性命总算是保住了。”

  他左右看了一看,只要火山不喷发,那些个黑铁溶液也就到不了他站立的地方。

  不过很明显,这个火山是不停喷发的,清泉站立的这个地方也并不是万无一失,况且清泉目前灵力用尽,就这周围炙烤的热气,他都坚持不了太久。

  虽然暂时保住了性命,但是依旧没有脱离危险的位置。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磁力飓风却是被挡在了火山喷发的上升热气外了。这也是清泉赌一把里最重要的一个环节。

  只要这个飓风进不了这个火山口,自己的计划就成功了大半了。

  “别无选择了。证道结束一定要好好的敲那两个仙人一笔。这次真的是把我的家底都用完了。”

  但见清泉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了一面面的阵旗,那些个阵旗眼见都是清泉闲着的时候画好备用的。

  “这块地方有一丈方圆,够了。”

  清泉直接在这片一张方圆的高地上开始布阵起来。“其实这里的黑铁融液等级并不高。只是占了结丹期不能使用灵力的优势。布一个三坎霜寒阵就可以制住这些黑铁溶液了。”

  时间紧迫,在这样子一个方圆之地布一个三星阵也的确是很不容易的,至少对清泉而言。不过记得之前在坊市内,那高老头可是在方圆之地布了一个九星阵,那按照清泉通玄阵法之道的人来说,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现在对清泉而言,关键是布阵的速度。也幸好清泉之前就画好了坎型阵图,那阵却也只用了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就布置完毕了。

  堪堪布好三坎霜寒阵,那火山又一次的爆发开来,清泉哪里敢怠慢,立马把身上所有的灵石都放到了三坎霜寒阵的阵眼里。自己储物戒指里不是还有那一千上品灵石吗?这里的灵气消耗的确大,就算多一千倍的引力差,那一千上品灵石也值个一万下品灵石不是。运作个三个月的三级阵,还是绰绰有余的不是。

  至此清泉就窝在这阵里睡起了大觉。

  修炼?修炼什么?这个只是精神体,就算修炼跟本体也无关。

  再说了,清泉的储物戒指里面除了还有大量的阵旗以外,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梦影宗坊市里买的丹药啥的,也都被自己挥霍光了,就在步行过来的那段路上,清泉吃丹药的速度跟吃豆子也没啥区别了。

  这次要是不能拿到仙人的奖励,就回不去玄剑派了。

  至于清泉为什么不在平原上布阵挡飓风,其实他一开始也想啊,可是他总觉得这个飓风很针对修士的灵气。

  不管什么阵,除非用的是仙气,只要是灵气做阵眼的。那都是那个飓风袭扰的对象。况且,按照这里灵气千分之一来计算,清泉身上的家当还真不够一个高级阵的维护的。简单的说,在平原上布高级阵来消磨时间,根本不可能。

  不花掉几十万上品灵石,根本就不够看。

  火山口,自然有火山口的好处。飓风进不来,黑铁融液等级低。正好给清泉休养生息的时间,不管怎么说,这三个月清泉都会在这冰冰凉的三坎霜寒阵里睡大觉了。

  可以这样子说,现在的时间对于这个选手而言,已经成了垃圾时间。

  “咳咳,”那于剑修咳嗽了一下。

  “要不要那么假的?要不要那么假?”伏员外一脸的不爽啊,“仙人还会咳嗽?不就是十钱幻彩银纱吗?拿去拿去。”

  说着伏员外直接拿出十钱幻彩银纱给于剑修递了过去。

  “二十钱!”

  “二十钱,二十钱,拿去,拿去!本员外晦气啊。这个叫清泉的小子为什么总不按套路出牌?”也难怪伏员外不爽了,你说你到目前为止的三关,哪一次按照套路来的。

  第一关别人打丧尸,可那厮打丧尸王。

  第二关别人好歹有后悔有不后悔的,可那厮既没说后悔,也没说不后悔。

  好吧,这第三关更绝了,别人按照分析飓风成份,拿出相应宝器伪道器或者法术去因势利导,虽然每天过的很艰苦的样子,但是好歹这就是过关的答案不是。

  可这厮,躲在火山口,居然,居然睡觉了!

  可也不能说他错啊,好歹那漫天的流星雨里,并没有他的踪迹不是?

  “这次的实力比往常的几界要高出不少。”于剑修虽然话少,但是这场结丹论道他看的比身边这个伏员外要来的仔细。

  “是啊,原本这关留下来的人不会超过个位数。而这届,我粗粗的看了一下,有希望过关的居然有百人之多,虽然最后过关的人不会有那么多,但是也绝对不止个位数的几个。”被于剑修这么一说,伏员外也从心疼那二十钱幻彩银纱中缓了回来。

  “大劫将至,群星荟萃。不管在任何位面,这都是亘古不变的秩序。”于剑修看着场内的结丹修士们,落寞的说道。

  “你这家伙不要每次都这样子多愁善感的好不好。”

  \酷QA匠网首T发L

  伏员外很不屑一顾的说道,“上个百万年前,西方的那些个鸟人袭击天庭,来势汹汹的样子,到最后,那个叫耶盒的头头不是也被诛杀在南天门外了吗?大劫还早呢,我看啊,还能等到这帮人成长起来呢,那,对,就是那个人,我看啊,那家伙不陨落的话,实力不会弱于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