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长这个故事马某受教了。”清泉一欠身,“可是毕竟马某让院长说谎了,有违圣人之道。”

  “哈哈,”杨景明哈哈大笑起来,“初次看你便隐隐觉得你身上有股正义之气,我今日不这样子说,倒是自己有了酸腐之气喽,我哪里是在帮你?我是在帮正道啊。”

  是啊。读书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明理!看起来杨景明从他先生这里学到很多啊。

  读书不是为了食古不化,明理也不是为了矫揉造作。

  c酷“/匠RP网%}首$@发

  那些个圣人的典籍并不是完全正确的,或者说,书毕竟是死物,而所处的环境毕竟不是一成不变的。

  清泉的精神又一次飘到了九霄云外,再一次的看见了那扇泛着白光的化凡门,诗文本是水中月,何羡此月怨明月?

  纵使水月皆化空,嫦娥依旧广寒宫。

  不管诗文做的再好,依旧只是水中的明月,又何必去拘泥那镜像中的东西,而看不穿那本质的美丑?纵使天下再无一反射月光之物,嫦娥仙子也并不会离开那月宫之中。舍本逐末,并非书文之道,不拘一格,心存正道方是书文之道。

  那化凡门上又一个亮光直射清泉的脑海。

  “化凡门-书文之道,开启!”

  杨景明看见清泉微微的一怔,随后清泉的身上突然涌出大量儒家的正义之气,那突然显现的大量正义之气很明显是对儒学的一种极深顿悟下才会产生而出。

  只是他到底顿悟了什么?

  不过不管怎么样,杨景明算是彻底放心了,一个得儒家大成的人,绝非作奸犯科之辈。

  “杨院长,失礼了,您的故事让我有了些明悟,刚刚实在是失礼了。”清泉知道,自己悟道的一瞬间必定有了一丝的异相被他捕捉到了。

  “无妨,无妨。”杨景明轻轻摆摆手表示并不介意,只是问了一下清泉对这个故事的感悟,清泉也很老实的把他的感悟说了说来。

  “诗文本是水中月,何羡此月怨明月?纵使水月皆化空,嫦娥依旧广寒宫。好诗啊,好诗啊!有此意境,难怪可以瞬间明悟啊。”杨景明赞不绝口到。

  而后两人又谈了一些学问上的事,也就主宾言欢而散了。

  从院长书舍回来后,清泉就开始了犹豫,是离开飞鸿书院呢,还是继续待下去?

  按照今天跟杨景明的谈话,清泉真是吃不准他到底要表达一个什么意思?许是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但是自己现在的确没有其他办法可以离开沧洲了。连这样子小的门派,都有化神修士来搜,那么就算是深山老林,也逃不过神变期修士的神识扫荡。

  不过今天古伊杭跟青丝在关键时候没有出卖他,倒是让他轻松了许多。

  别无选择,既然杨景明跟自己打哑谜,那自己就假装不知道吧。毕竟自己通玄了“书文之道”后,非常清楚的看出杨景明身上隐隐萦绕的正义之气非降反升,许是真无害他之意。

  也不是清泉多疑,毕竟通缉自己的奖励,太大了。

  自己现在是熬,也要熬到化凡门投影幻境开的那一天!

  往后的日子里,清泉他们三个还是按照之前的作息时间,该学习的学习,该谈文论学的谈文论学,看起来丝毫没有受到那次谈话的影响。

  转眼间,秋去冬来,六十年一次的化凡门投影的时间也越来越近了。

  是时候跟杨景明摊牌了,毕竟这个名额最终还是掌握在杨景明的手上。而飞鸿书院怎么说还有二十几个结丹修士不是?这天大的仙缘,也并不是空口白话就可以出让的。

  不过出乎清泉意料的是,当清泉提出去化凡门投影秘境之后,杨景明是满口答应,他说一星门派的名额是两个,二星门派是四个,但是他们门派一直都没人去的,因为他们都是做学问的人,真真打打杀杀的事情并不是很在行不是。虽然是凡人眼里高高在上的仙师,但是文人就是文人,仙师的文人,依旧改变不了文人本有的气质与性格。

  在其他门派热热闹闹的喜迎化凡门投影秘境时刻到来的时候,飞鸿书院依旧该读书的读书,该上课的上课。直到杨景明带着清泉他们三个来到飞鸿书院后山的一个看起来废弃千年的院落时,才发现了这座化凡门投影。

  “按照书上说,正午时分,这个投影传送就会启动,我们就再等等吧。”杨景明看着清泉欲言又止,他知道清泉他们这一走就不会再回来了。

  “杨院长,多谢你这一年以来的照顾,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清泉从手中拿出了一枚储物戒指,里面是清泉在宝塔挖的两件伪道器跟几件宝器,直接塞在了杨院长的手上。

  “这......”杨景明正想将这枚储物戒指退回,只是发现自己根本就做不到。对面修士的实力果然不是结丹中期那么简单。

  “杨院长不用推辞的,儒家有正气萦绕的儒士,岂有不知清泉的道理。”清泉对着杨景明一鞠到地,“清泉再次感谢院长搭救大恩。”

  “呵呵,”杨景明摇摇头苦笑了一下,“是阁下自己救了自己,其实那天你刚来我飞鸿书院我就看穿了你的易容之术。一切孽气都逃不过儒家的正义之气。不过我从你的言谈举止中发现你的确是一个饱学的读书人,而且你的周身隐隐有一丝儒家特有的正义之气,虽然很淡,但是可以看出你并非是作奸犯科之辈。”

  “可能是我惺惺相惜了,觉得你这易容必有难言之隐,既然你也是读书之人,留在书院也未尝不可。直到那天,我看见神话殿的化神修士玉简里提及你残杀沧洲数百修士,全洲传送门封闭,我才知道你必然是被人冤枉的。等搪塞过去之后,你我书舍交谈中,我故意说了我先生的事情后,发现你身上正义之气膨胀,才更加坚定了我的直觉。”

  “至于用到化凡门投影逃离沧洲,我的确没有想到,还在为你担心不已呢。如此看来,倒是最好不过了!”

  说话间,整个连云大陆的各个大小宗门都天降异相,留在各大门派的化凡门投影都激射出耀眼的光芒,那扇门也缓缓的开启了。

  杨景明向清泉他们拱了拱手,道了声珍重。

  清泉,古伊杭,青丝三人也再次向杨景明一鞠到地后,便头也不回的走进了那扇化凡门投影之中。

  君子之交淡如水,杨景明亲眼目睹了清泉的悟道通玄后,也在数千年后羽化飞升到了神界。这就是后话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