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光是清泉他们有感觉,所有的修士都有感觉,一个化神期的高阶修士,毫不掩饰的神识直扫,任何一个修士都会有感觉。所以当院长吩咐大家集合的时候,并没有人敢来得慢些。

  没有多余的窃窃私语,因为他们面前站着的是化神期的大佬。那是动动手指就可以让他们全部身陨的存在。

  霍宏神识一扫,发现人果然都来齐了,也就不再多说,一个一个的神识仔仔细细的扫了过去。

  清泉的情报他有,据说那厮会隐逸修为,所以霍宏连凝气期的都没放过,一个一个的认真比对。

  清泉非常清楚那道神识从自己身上扫过。虽然面上他很是淡然的表情,但是心里他的确忐忑不安。

  不是怕自己露馅。

  就怕在天大的机缘面前,毕竟这样子的奖励不是一般人可以抵挡的住的,更何况古伊杭跟青丝他们两个本来就急需一大笔财富,才能医治好自己苏合假丹丸留下的创伤。

  要说古伊杭他们没有一丝犹豫,那是假的!

  人毕竟不是圣人,出卖清泉,可以得到的财富,甚至可以让他们直接修炼到元婴后期,这并不是骇人听闻的。那通缉令他们也看过,那笔财富,甚至于比一个三星门派一整派的财富加起来还要巨大!

  自打看见这个化神修士后,古伊杭真的动心了!

  但是,他毕竟是一个聪明人。怪就怪神话殿的人弄巧成拙了!正因为这笔财富太巨大了,所以古伊杭才选择了沉默。

  一笔让化神修士都割舍不掉的财富,自己出卖了清泉,那只有一个结局,就是这个化神修士杀光这里所有的人,然后直接带着清泉去领赏,到头来,他非但一个灵石都拿不到,还要搭上自己的性命,一想到这一层,古伊杭就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

  不得不说古伊杭想的这点,还是客观存在的。

  “近期有没有陌生的修士来过?”霍宏看了一圈后,发现好像没有什么人符合要求的,便随口问了一句。

  “嗯?”化神期修士的神识敏感度岂是结丹期所能知晓的,那霍宏只感觉几十道小神识微微的扫了一下那人群当中站着的三个修士。

  “你们,对,就是你们三个,出来!”霍宏一声厉喝到。

  “参见前辈!”清泉他们三个只能站了出来。所幸古伊杭他们两个在前不久就易容回来了,单单只有清泉还保持着中年人的模样。要不然的话,就光是易容一条,就会让霍宏怀疑。

  “你们是何时进书院的?进书院前,又在何地修炼?”

  “回前辈的话,我跟舍弟及舍弟妹是在铁莲山修炼的,只是敬仰飞鸿书院儒风,才在不久前倾心来投的。”

  霍宏又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下他们,古伊杭跟青丝,他直接就略过了,那苏合假丹丸的痕迹他太清楚了。这就是他们神话殿特有了。面前这个儒士,看起来结丹中期,这样子也不似的易容的,再说了据说清泉那道士是个年轻人的结丹修士。他也不信易容什么的可以骗过他的眼睛。

  “杨院长,是这样子的吗?”

  “回前辈的话,的确是这样子的。马集马先生跟我是故交,我跟他相识也过百年了。这次他下山也是找我谈文论学而已。”那杨院长一躬身,很自然的说道。

  作为化神期修士的霍宏很清楚的看得出来杨院长一身儒家正气,这绝非作伪。既然的确没有啥可疑情况,自己还是早早到下一个门派去吧。

  “如果有可疑人物出现,记得联系你最近的四星宗门。奖励不会少你的。”

  “谨遵前辈法旨!”

  等到霍宏消失在空中时,杨景明也就吩咐大家散了,这对飞鸿书院来说,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而已。

  “多谢院长刚刚为我及舍弟舍弟妹证明。”

  杨院长刚刚准备走进自己的书舍,就发现清泉他们三人跟在自己身后道谢,便爽朗的一笑,“区区小事,何足挂齿,你我学术确有不一之处,能博采众长本是我辈书生之幸事耳。”

  “马先生,你随我进来。”杨院长转过身来向清泉说道,“古供奉,青供奉,你们也倒是到了读书的时间了啊。”

  古伊杭跟青丝是知道他们两个有事要谈,也就不多说什么,古伊杭微微一笑道,“却是被打扰了,倒是忘了上课的时间了,哈哈。”言毕也就双双告辞而去。

  见那二人离去,杨景明就把清泉迎进了自己的书舍之中。

  依旧分主宾落座奉茶后,清泉起身再次向杨景明表示了谢意。

  “呵呵,我们本就是以文会友,些许小忙倒是不足挂齿的。”杨景明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茶,似乎是在回忆了些什么,“你要听一个故事吗?”

  “杨院长雅兴,马某倒是要洗耳恭听。”

  “我的先生是一位博古通今的大儒,几乎任何的儒家经典他都能倒背如流,而且对很多的儒家典籍,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先生修炼七十年,就已经成功结丹,结丹后,他身上萦绕着的儒家特有的正义之气甚至远远超过了同类儒家的元婴修士。”

  “先生做事一丝不苟,有条有理。总是按照着书上圣人的行为准则来约束自己,虽然古板,但却也是有据可查,有经可典。”

  杨景明又端起了面前的茶水,喝了一口后,认认真真的看了清泉两眼,“朝廷的太子,本也是先生的得意弟子,后来被奸人诬陷造反,那太子被国主通缉后,逃到先生那寻求帮助。而先生却以古礼三纲五常中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为由,亲自将这被构陷通缉的太子送到朝廷,最后太子被含冤处死。临死前太子仰天长啸,大骂我先生伪鸿儒,真小人。”

  :@看I正…b版P章B节上&~酷匠网QB

  清泉听到杨景明这样子讲,大吃一惊,立马站了起来,他开始吃不准这个杨景明到底想说什么了。

  “呵呵,”杨景明也不在意清泉的表情,继续说到,“事后,我先生仍然觉得自己秉承先贤,遵守经典而为,并没有一丝不妥。但是自从那件事以后,先生身上原本萦绕的正义之气瞬间荡然无存,此时先生才知道,他错了!而后过了没多久,先生就郁郁而终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