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出来。”

  清泉一面用神识扫描着这附近看看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一面轻轻的说到。

  “前辈,这赵小凡的两件伪道器,你我各一件,呵呵。”

  那鬼爪修士看着赵小凡已经死了,趁着清泉在远处,仗着那两件伪道器离自己更近的份上直接拿起,放到自己的储物戒指里了。听到清泉索要,也就拿出了出来,让清泉选一个了。

  其实这两件伪道器真的很好。

  碧凝神镜主防御,还能限制人进出。鱼尾金篮主攻击,还能射出万千灵力箭,都是极好的伪道器。那鬼爪修士自己都觉得自己是有大机缘的人。

  “这两件伪道器,都交出来,然后你自己淘宝去吧,相信这里还有别的道器。”

  清泉不动声色的说道。那两件伪道器对清泉而言,意义也很大。

  一面镜子一个鱼篮,都是小姑娘家家用的东西,自己的老婆,哦,道侣,都不知道有没有这样子的好东西呢。再说了,这个战利品本来就应该是他的。自己救了那人一命不是。

  虽然寒若秋身上有件灵器肚兜,不过真要去跟别人打架啥的,总不能别人祭出宝剑,宝刀啥的,自己老婆祭出一个,那啥肚兜的是吧......想到这里,清泉也傻笑了一声。

  “切,道士,你是杀了赵小凡那不假,但是你要独吞这两件伪道器,本座觉得你的吃相难看了一点。”那个鬼爪修士直接将那两件伪道器收到了自己的储物戒指内,“那个赵小凡的储物戒指,我已经不跟你分了,你却还想如何?”

  正在歪歪想着寒若秋肚兜的清泉,突然之间听见那么傻不拉几的话,也怔住了。

  后来一想,也倒是释然。那厮直接前辈都不叫了,就称呼道士,明摆着是吃定我了啊。

  据说这里只能留两个人,留一个人的话,会受到宝塔内部阵法的反噬。难怪那厮有恃无恐。

  其实这里的阵眼,清泉早就知道了。

  “什么......你......疯了......”那个鬼爪修士看见自己的丹田金丹处破开了一个碗口大的洞,而刺入的正是对面这个道士手上拿着的一根灵力棍。

  他不敢相信,这个道人在这样子的情况下都会杀自己,以至于自己一丝防备都没有。

  “救尔一命,不知感恩,反而见财忘义,你当贫道奈何不得足下吗?贫道杀你何妨?”

  说话间,那刺入鬼爪修饰丹田的灵力棍也就消散而去,而那鬼爪修士的生命,也如同这灵力棍一样消散而去。他一身的精血瞬间化成了一团血雾,直扑血滴子台而去。

  清泉才不去管这些,捡起地上的储物戒指,就把它戴在了自己的手上。那血滴子台微微一震,然后就没有了异动。

  清泉很清楚,这是在酝酿着下一波的攻击啊。不过这酝酿的时间对于清泉来说,破阵足够了。

  阵眼就在那座山后的小溪上游。

  清泉径直飞到那小溪边,隐隐看见一条小鱼。在这死寂之地,何来如此卑微的生灵?阵眼,就是此鱼了!

  但见清泉轻轻的手指一点,一道灵力箭激射而去,堪堪打在那条小鱼的身上,那小鱼受到了灵力箭的攻击,最先微微的颤动了起来,继而慢慢的发出隆隆声,最后又有仿佛机关启动的咔嚓咔嚓声,等到一切声音停止之后,清泉就直接被传送到了上一层。

  而且他感到,这十二层跟血祭上来的十二层完全不一样。可以说,这才是真正的宝塔内部了!

  真正的宝塔第十二层!

  那第十二层与底下的十一层完全不一样。

  刚清泉被传送到第十二层的时候,他也被震住了。就算是知道自己在阵中,那种真实感,也绝对不是一般的阵可以做出来的。而且,既然是阵,那阵的阵眼在哪里,清泉根本看不到这个地方的阵眼在哪里。

  恍恍惚惚中,清泉的精神已经被完全的操控了。

  “清泉,还站着干什么,去拜堂啊。”

  8#酷mC匠|?网O永久免*{费XT看小说,

  是解旭的声音。清泉一个激灵反应了过来,原来都是一场梦啊,是啊,今天是跟寒若秋大喜的日子。

  这不,解旭这个说书人,作为玄剑派掌门,正在主持着这场玄剑派近千年以来最盛大的一场婚礼。

  解旭高兴啊,他的玄剑派里一下子出了两个结丹期的长老,而且两个结丹期的长老今天喜结双修之礼,那么玄剑派在张周王国的排位,终于不再垫底了。甚至可以排到张周王国的第一名了。

  清泉也是高兴的说不出话来,那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兴奋得连话都说不清了,只是机械的不停说着,“吃好,喝好。”之类的话语。

  好在修士之间的大婚典礼还是很简简单单的,拜了拜堂上充当大佬的解旭掌门,清泉跟寒若秋就被众位小师妹们送进了洞房。

  清泉可没有完全失去理智,那帮小兔崽子还想看自己跟寒仙子亲热?门都没有!

  当自己的阵法师是徒有虚名的吗?清泉结结实实的布了一个七星阵,挡住了门口那帮八卦的家伙,直到外面传来了最后一声哄笑声后,阵法启动了。

  这个小空间就只剩下他跟寒若秋两个人了。

  刚刚还没仔细看,现在清泉算是看清清楚楚。

  寒若秋穿着那一身鲜红大婚新娘礼袍,那象征着吉祥的大红盖头下,露出了粉雕玉琢的玉颈,真真宛如那冰肌藏玉骨,粉色留人醉。

  再往下那红色礼袍之内,隐隐露出那清泉赠与的可爱灵器小肚兜。又许是那双峰太过于高耸,直撑得领口处留下了敞开的一丝,就那微微的一丝,在清泉的视觉角度下,已然露出了一小片白如天雪般的白芒。

  看到这里,清泉哪里还受得过去?

  自己等这时光已是许久,今美人如斯,此刻再让清泉守古礼,装君子?哪里还了得这些!

  只上前便已揭下寒若秋的盖头,但见那盖头下的寒若秋脸色微红,微闭双目,一副欲说还羞的模样,那柳眉积翠黛,眼角似乎又闪着银星,有道是佼佼乌丝,玉带珠花,兰性春喜,娇面霞红,朱唇绛脂。

  清泉也算是见过场面的人了,看着寒若秋也不似排斥自己的样子,顿时大喜过望!便说了一句,“若秋,那......我们......就先休息了啊。”

  说完就要脱下自己身上的那件道袍,开什么玩笑,芙蓉帐暖度春宵,只恨春夜日来早。如此新婚洞房之时,还穿什么劳什子的道袍。

  只待自己脱完,就立马把那床上的寒若秋剥成一只小白羊。

  “不对!”清泉突然停下了脱道袍的动作。

  是不对!寒若秋都是一身的大婚红色礼袍。自己怎么可能穿的是道袍?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看来,自己是中了幻术了。这应该还是在这阵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