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青丝看见这位道长突然神情落寞,也顿时不知所措起来。转过身跟古伊杭对视了一眼,也从对方眼里看出了一丝忧虑。

  “道长......我妹妹......”

  看着青丝关切询问的眼神,清泉可以想象的到她们姐妹俩感情应是极好的了。

  “贫道清泉,我教了懒懒修炼之法,这会她估计去云游修炼了。”清泉斟酌了一下语句,尽可能用平和的语气说道,“懒懒通天道,善占卜,我们就不用多为她操心了。”

  “不过话说,二位自己身受那么重的伤,而且观二位的修为,似乎也不似结丹期那么简单吧。此地不宜久了,我们先离开这里,换个地方再说。”

  清泉顺势也提出了自己的问题。刚来沧洲的时候,那迷途之海的名头实在是太大了。再加上这里毕竟也不安全,荒郊野外的绝对没有坊市之类的安全,毕竟每个坊市都有自己的执法队伍,寻常修士倒也不敢去那造次不是。

  一行人在青丝的带领下,很快就来到一个坊市。沿途清泉也算知道了,刚刚那帮修士也不是诚心要击杀他们,只是要生擒他们。要不然的话,他们的确还坚持不了那么长的时间。

  随便在坊市里找了一个酒楼包间,那包间正对着大海,虽然窗户打开,但是细心的清泉还是发觉这个包间布置着闭音阵,那倒是可以不受约束的谈话了。

  三人坐定,要来一壶灵茶,清泉又问起了刚才那个问题。

  青丝看了一眼身边的古伊杭,示意他来讲。清泉哪里会不明白青丝的小聪明,抛开是懒懒姐姐道侣这个身份,古伊杭在临危之中还把生的希望留给自己的道侣,这样子的人,不结交也就罢了,既然结交了,清泉内心还是很钦佩的。

  清泉也向古伊杭点了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古伊杭给清泉斟了一碗茶,缓缓的说了起来。

  “迷途之海的出现也就近百年的功夫,每月的月初,月中的月圆之夜,那片海域就会充满了雾气。在近百年前,有一个修士正巧路过,并在那片充满雾气的海域捡到了一把中品道器八宝金丝软藤枪。于是就引发了夺宝的热潮。”

  清泉就这样子微笑的听着,“道器吗?那的确自己还不值得冒这么大的危险去。”

  “原本一件道器,也并不会引起那么大的反应,只是后面来了一群外洲的修士,他们一来,我们沧洲的驻洲仙宗沧擎仙宗和梦影宗两大宗门的长老都迎了出来。”

  “哦?来了一帮什么人,居然要劳动仙宗跟梦影宗?”清泉问道,那沧擎仙宗的实力清泉不知道,总之是仙宗就已经是连云大陆的顶点宗门了,而梦影宗的实力清泉还是知道的,不逊于仙宗。

  来的是什么修士,倒是引起了这两宗大佬的关注。

  那古伊杭看见清泉有点感兴趣的表情,倒也不耽搁,直接就说了下去,“来的人是神话殿的人。”

  “神话殿?就是那个寒沙洲驻洲仙宗神话殿?”清泉问道,神话殿,就是导致天剑仙宗分裂败亡的罪魁祸首。他们不是在寒沙洲吗?怎么到沧州来了?难怪引起沧洲两大佬宗派的紧张。

  “据说他们来这片迷途之海是为了找寻一件至宝。而这件至宝具体是什么,我们也不得而知,总之是他们三方已经谈好合作了。”

  “不过五十几年前,梦影宗突然撤走了大批阵法师回宗,而后沧擎仙宗也撤了出来。目前也就寒沙洲的神话殿的人还在那寻找着,不过好像化神以上的前辈也都回去,留下的最多也就是元婴期真人”

  “所以近年来夺宝热愈演愈烈起来。那神话殿也不以为然,就算见到他们在迷途之海得到宝器,道器之类的,他们也不为所动,好像就是很单纯的在找他们所谓的什么至宝。只是一直没有什么消息,估计他们也绝望了。”

  “神话殿?至宝?”清泉眉头一皱,不管他们要得到什么,总之不能给他们得到就是了。

  bF更Ix新J最U快eC上酷:U匠|。网/

  自己好歹是天剑仙宗的渣渣宗主。再说了,元婴期的话,自己还是有火中取栗的机会的,想到这里清泉问道,“那你们的修为是怎么回事?还有什么血祭?”

  听到清泉这样一问,青丝跟古伊杭面面相觑的看着彼此。这......的确是他们不敢说的秘密,只是......清泉看到他们这个表情,倒是很理解他们,必定有什么难言之隐。于是拿起桌上的茶壶,往古伊杭跟青丝的茶碗里蓄满了茶水。清泉这个举动倒是让对面的二人更加坐立不安起来。

  “看来,你们是提防着贫道。莫说贫道没有害你们的心,但说就是有害你们的心,你们还能好好的坐在贫道面前喝着茶吗?”

  清泉很自然的将头转向窗外,看着窗外虽然阳光依旧,但是沧洲这个地方,海腥味还是太重,远远都能闻到那些个招牌的海腥味,“若不是懒懒对贫道有大恩,就今天二位怀疑贫道的举动,贫道就能将二位送往九泉。”说完,清泉端起了茶碗,轻轻的喝了一口,像是细细的品味着茶的滋味,那嘴角上带有的一丝嘲讽的笑容,直看得古伊杭跟青丝心中忐忑不已。

  其实清泉只是没办法在短时间内取得他们的信任。但是事关自己的死敌神话殿,清泉又不得不要这个情报。自己总不可能跟他们说,懒懒是我的未婚妻,求你们相信我啥的。

  既然如此,自己还是吓吓他们比较好。

  果然,古伊杭跟青丝就坐不住了,在沉默了半盏茶的时间后,古伊杭像是下定决心一般,恶狠狠的喝干了面前茶碗里的茶,不过就在他要说出来的时候,又犹豫了。

  “不急,慢慢说。”清泉又拿起茶壶,将古伊杭的空茶碗斟满,然后依然风轻云淡的看着古伊杭。

  古伊杭很清楚,清泉让他是慢慢说,而不是慢慢喝。于是一咬牙,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的向清泉吐露了事情。

  一盏茶的时间后,清泉向青丝拿了离沧港的地图就独自离开了坊市,往迷途之海方向飞去,留下了目瞪口呆的古伊杭跟青丝,还有那三元门两结丹修士的储物戒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