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跑啊,怎么不跑了?”十几个筑基期的修士在两个结丹期后期修士的带领下追着一对年轻的男女修士,很明显这两个逃命的修士已经身受重伤,不过看着修为赫然是结丹初期。

  “青丝,你快启用传送符离开这里,我去跟他们拼了。”

  “古哥,这个传送符只能传送一个人,我不走。我们一起跟他们拼了,要死也死在一起。”那个叫青丝的女子坚定的说道。

  “哈哈哈。想不到我三元门两位天才还情比金坚啊!”那群追击的修士眼见他们已经无路可跑又哈哈大笑了起来。

  为首的两个结丹后期修士一个手持三尖两刃青锋刀,一个手持丧门宝剑,不过都穿着清一色青衣。

  一个长得五短身材拿着一把比他人还高的三尖两刃青锋刀的叫申飞沉,一个长得中等身材,但是很明显一只右臂特长的拿一把丧门宝剑的叫申阳文。

  “青丝,古伊杭。只要你们乖乖跟我们回去,我们不会为难你们。毕竟就宗门而言,你们还是很重要的。”那个叫申阳文的说道。

  古伊杭头一扬,轻蔑的看了一看申阳文,虽然他的嘴角仍然还带着微笑,不过从他的眸子里,看出的,只有深深的绝望。

  “申阳文,我跟青丝回宗门,还有好果子吃吗?你是看我们长大的,你认为我们应该回去做这个血祭吗?”

  “应该!”申阳文没有一丝的多想,脱口而出,“你们两个不要忘记了,当初宗门把你们从迷途之海救出,又强行把你们提升到结丹期,就是为了作为血祭的材料。你们两个居然不思报恩,做出这等苟且之事,与禽兽何异?老老实实跟我们回去,要不然就算把你们打残,我们依然可以交差。”

  “跟他们还说什么废话。我去把他们抓来就是!”边上那个五短身材的申飞沉听不得这啰啰嗦嗦的话,直接就要上前动手。

  忽然空中传来一阵震动,随即亮出了一个光圈。

  还没等众人看清楚光圈是什么的时候。

  “扑通。”那光圈里就砸出一个人来,那人直接掉到了沙滩的浅水区里,激起一阵水花。

  “我去,这是哪门子传送啊。怎么会掉在这个地方。”

  对了,掉下来的就是清泉,数万年前这里一定不会海滩,只不过沧海桑田下原有的山顶洞府,也沉到了这个海底。只是那空间传送点,依然还在那半空之中。

  作为一个结丹巅峰的修士,那百米的距离,摔还是摔不死的,也就吓一跳而已。

  清泉站起身来,神识扫过,看见十几号人长大了嘴巴盯着自己,一脸很惊讶的样子。

  哦,他们是在打架啊。不能惹祸上身,不能惹祸上身啊。

  清泉立马整理了一下道袍,甩了一甩手上的拂尘,向着人多的方向,很明显哪里人多哪里厉害不是。稽首致意,并尽可能的用和蔼的口气说道,“各位前辈,小道只是过路之人,大家继续,继续,小道这就告辞告辞了,打扰大家了。”

  说完,清泉就想脚底抹油离开,正义感爆棚的事情,清泉还是不会做的。

  古伊杭看着清泉要离开,也觉得很正常,非亲非故,人家来帮你干什么,再说了,很明显这个小道士只是凝气期的小辈,只要自己不让他受鱼池之灾就万幸了。

  “伪道器道袍?好东西啊!”申飞沉一看那道袍,眼睛都绿了。“站住,那小道士,你人走可以,留下身上的道袍和储物戒指。区区凝气期带这些个东西不安全!”

  n看正%版◇a章《节上#酷)匠网

  麻烦又来了,关键是自己的习惯不好,很习惯的给自己的修为搞到凝气中期。清泉也觉得不太好意思,就把自己的修为全开了起来,瞬间就恢复到了结丹巅峰。

  “小道不想惹事,还有要事要办,请各位施主不要为难,告辞。”清泉说着,腾身而起,的确他有要是要办。这里鬼知道离梦影宗远不远,自己一日不回玄剑派,一日就不安全。

  眼见清泉要走,虽然看见清泉是结丹巅峰修为,申飞沉只当清泉虚张声势,加上身边的申阳文看起来也对清泉身上的道袍感兴趣,于是两人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出了浓浓的贪欲。

  “速战速决!”

  “走!”

  那申飞沉直接往清泉行径方位祭出一面宝器三叉平顶燕翅紫金门,那门见风就长,直接挡在了清泉的面前,申阳文也顺势飞上半空祭出了龙凤嵌宝双股叉,径直往清泉身上刺去。

  “杀人夺宝?”

  清泉哪里还不知道那两厮的想法,只是平白无故的路过,遭到这等无妄之灾,实在是点背至极啊。

  前面宝器三叉平顶燕翅紫金门,身后龙凤嵌宝双股叉,清泉不假思索的就迎着龙凤嵌宝双股叉而去。明知道自己境界高于你们,你们还敢挑衅,那就是你们该死了。

  “七色无形势—风霜碎影”。

  但见清泉拂尘一扬,直接脱手迎向那龙凤嵌宝双股叉。

  半空中的龙凤嵌宝双股叉由一把叉,直接幻化成了三把股叉。所谓龙凤双叉,指的就是主叉幻化出来的双辅叉,那双辅叉的面积甚至于要大于主叉,往往在对敌时,能起到非常好的偷袭作用。

  清泉的拂尘直接跟三把股叉在空中相撞开来,那两辅叉正准备绕开来,去偷袭清泉本体,忽然那柄白色拂尘的拂尘丝,直接幻化延长出来两条,紧紧的拉着那双辅叉不能动弹。而拂尘的其他丝则幻化成万千银箭,直接向三元门的两个结丹修士射了过去。

  申飞沉看见清泉拂尘迎上前去的时候,就知道了清泉是准备恶战了。于是赶忙撤回了宝器三叉平顶燕翅紫金门,又见那万道银箭从空中洒了下来,哪里还敢怠慢,立马将那防御门挡在了他跟申阳文的身前。

  恰恰祭出,那银箭就已射到,密密麻麻的银箭如下雨一般砸在了申飞沉的上品宝器三叉平顶燕翅紫金门,直砸的咚咚直响。

  申飞沉非常清楚自己的宝器的灵气在不断的下降,于是立马往自己的宝器上输送灵气。由于清泉大部分银丝都化成了银箭进攻他们,而对于龙凤嵌宝双股叉的双辅叉来说,短暂的拉扯并不会持续太长了时间,也就在申飞沉的防御门堪堪的挡着万千银箭的同时,那双辅叉也挣脱了开来,直接刺向清泉的本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