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歌是真心坚持不下去了。

  这个阵,太诡异了。

  七星幻灵阵的特点就是虚虚实实的攻击多,但是这个阵怎么打出来的都是实体攻击的。就说这个岩石吧,那粉末现在还在自己的法袍上。

  要是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就是五行的威能吧。

  “这个小垃圾,利用七星幻灵阵的大面积攻击,加上真正的五行伤害,而且这个五行伤害居然是实体的‘势’!”

  挽歌咬着牙齿自言自语道,“此子,今日断不可留!”

  说话间只见他身上亮起一束白光,在白光中赫然闪出了一面古铜色的宝镜。

  极品道器,破阵至宝“轩辕破障镜”!

  其实这个“轩辕破障镜”只是一件灵器的仿制品。在连云大陆上,灵器的数量不算伪灵器的话,绝对不会超过千件。而道器而止亿万件。道器跟灵器之间的差距,就跟凡人与修士之间的差距一般。

  一级之差,云泥之距。

  极品攻击道器,面对下品防御灵器。就如同鹅毛切金石一般。

  但是有些个道器是辅助类道器,这类道器的价值也不是攻防道器可以比的。甚至要高出数十倍的价值来。比如说这件“轩辕破障镜”就是破阵用的道器,这件道器可以看穿八星以下各阵的阵眼所在。

  看穿阵眼所在,对于不是阵法师来说,也毫无用处,你也走不到阵眼处。但是对于一个高阶阵法师来说,那就是一个作弊神器。

  看穿了你阵眼所在,你阵眼的灵气往哪里释放的,那就是把这个阵赤裸裸的放在了你的面前。

  在那“轩辕破障镜”的照射下,清泉的七星幻灵阵阵眼清晰的暴露在了挽歌的眼前。

  “这,不带这样子的玩人的吧!”

  挽歌傻了,这还是什么阵眼,那阵眼居然还是一个阵,而且按照这个阵的规制,好像只是五星阵。

  但是这个五星阵里密密麻麻的充斥着五行元素,而且,五行元素居然也是真实存在的。那些个五行元素不停的供给给外围的七星幻灵阵,而且是按照着一定的顺序,金,土,木......“不好!!”

  挽歌大叫一声,眼见那阵眼处的火元素直接喷涌而出。果然是五行阵啊!

  只在瞬间,他的周围就燃起了熊熊烈火。那五行元素的烈火,只是一般的初级火焰,在挽歌巅峰状态下,那些火,根本就破不开他的灵力盾。甚至根本就不需要灵力盾,就是那道器法袍上自带的灵力盾都破不开。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本来血肉模糊的挽歌,那身上仅有的一点灵力罩也坚持不到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再也开不起来了。

  静静的躺在七星幻灵阵的地上,周围的大火炙烤着已经动弹不得的挽歌,那原本血肉模糊的身影,已然被烤的漆黑。

  不过毕竟是化神修士,虽然是一个没什么实战能力的化神修士,当然了,当专精一样的时候,修为只是保证着自己的寿元。

  挽歌真要真刀真枪的打起来。还未必是靠厮杀成长起来的元婴期修士的对手。

  现在拿出“轩辕破障镜”,又有什么用?看见了阵眼,又有什么用?怪只怪挽歌大意了。要是早早的拿出“轩辕破障镜”,虽然不能说一定破阵,至少跑,还是跑得出来的。

  而现在,就算想跑。他一开始就进的比较远不说,现在也没有一丝灵气了,就靠化神期的肉身在抵抗着这些烈火。换成一般凡人或者低阶修士,估计也早烧成灰灰了。

  大火,还是停了下来。

  “接下来,是水吧。”

  躺在地上的挽歌看着阵里的天空,他很清楚,就算扛过这次攻击,自己也没有一丝反击的能力了。只希望清泉能够放他一马,不要斩尽杀绝吧。

  求生的欲望,已然悄悄的涌上了挽歌的心头。

  下雨了,天上下起了雨。不对,这又不是雨,为什么那些雨滴上都呈现出那么多狰狞的面孔。

  那些个面孔自己又是那么的似曾相识,密密麻麻的雨滴,密密麻麻的面孔。

  “哦,对了,这些都是被我杀阵杀死的凡人啊。”

  修士的记忆力,并不是凡人可以比的,那些个被挽歌杀死的面孔,直接打开了挽歌记忆的闸门。

  “是他们,的确是他们。可是他们死的时候,不都是一张张惊恐卑微的脸吗?为什么这里,他们都是一张张愤怒的面孔。”

  U◎更$N新s最J快上(M酷匠=网n

  一滴滴的雨滴,是一滴滴的弱水之雨,传说中的弱水,极具腐蚀性,那九幽之处的弱水,号称鹅毛不渡,飞鸟直落。

  “报应啊!自己杀了千万的凡人,今天被他们的魂魄杀死,也是自己的报应啊!”

  挽歌看着自己的身体,慢慢的被弱水侵蚀着,那一张张愤怒脸孔所化的弱水,滴在挽歌的身上,就像着疯狂的撕咬着他的身体。

  他已经放弃了抵抗,他觉得这就是他的报应。若是时间可以重来,他绝对不会再做那些个丧心病狂的事情了。

  “哎!活着真好,可是我已经快要死去了。希望我的死,能够让那些个冤魂得以安息吧。”

  此时的挽歌怀着内疚赎罪的心,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了生机。

  当挽歌生命终结的那一刻,七星幻灵阵也停止了运转。清泉缓缓的从阵眼中走了出来,看着躺在地上的挽歌。

  此时的挽歌正如熟睡一般。身上丝毫未有一丝的伤痕,那法袍也完完整整的穿在身上。只是,人,已经没有了生机。

  一瞬间他手上的储物戒指,也随着他的身陨,而直接粉碎了。这个手段,也就高阶阵法师所拥有,一旦自己身陨,别人也得不到好处。

  清泉暗道了一声可惜,走了上去,取走了挽歌身边的那个“轩辕破障镜”,这个倒是被他拿出来的道器。也只剩下这个了。

  其实挽歌跟他害死的凡人一样,看见的都是幻觉。

  一生以此阵害人,终归还是死在了这个阵上,这不得不说是一个讽刺。

  但是清泉没有一丝嘲笑他的意思。毕竟,在他生命终结之时,他已然怀有了愧疚之心。

  而这一刻,阵法的天地间,哀哀的唱响了挽歌,是为他而唱,亦或者是为那千万受害的凡人而唱,又有谁会知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