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桀桀桀桀!”格桑子笑了,其实笑的比哭还难看。

  他是无意中发现这个通道才跑出来的,这个入口可以吞噬任何的冥物,冥界可不比凡间,冥界嗜杀。自己结丹后期的修为,在冥界就是个渣渣。好不容易跑出去的他,又只能顺着这个通道回去了。

  “清泉......”懒懒静静的看着那个入口。

  “嗯?”清泉有种不好的感觉。

  “其实我是九幽玄女......”懒懒转过头,轻轻的走到了清泉的身边,双手抚摸着清泉的脸颊。

  “不过我没有骗你。我的确是为了救我的前世。只是现在我不得不回冥界了。”

  “啊,这是什么意思?什么九幽玄女......”清泉紧紧的搂着懒懒,他害怕她就这样的离开自己。

  “清泉,这只是我的玄体,所以你体内的仙气才会跟我互通,而我的本体还在九幽。”

  懒懒慢慢的变得透明起来。

  “谢谢你帮了我,我有预感,我们会在冥界再见的。到时候,我做你的新娘......呵呵!”

  “清泉,我真舍不得你......”懒懒最后的影像包括那格桑子都在那冥界入口的强力吸力下消失不见了。

  “懒懒......”清泉傻傻的走到那个冥界入口处看了下去,哪里还有入口的影子。

  一切,都结束了。

  突然间,“化凡门,至真之道,开启!”

  “懒懒没有骗我!”清泉笑了,“她的确是为了救她的前世。”

  化凡门不会骗清泉,懒懒也没有骗他!

  “待我修为有成,我一定前往冥界娶你!懒懒,你等着我!”清泉握紧了拳头。

  不过落寞,孤寂感直接涌上了心头。

  有道是:一曲红尘分阴阳,九幽深处忆情郎。

  莫笑修道总绝情,只因未见动情人。

  朝朝雨露卜周易,夜夜笙歌话相思。

  从此鸾凤已苍茫,落日孤雁自凄凉。

  _更y@新t最快e…上{酷X匠~7网Re

  “咦?这不是清泉的道!懒懒?这是谁?为什么我可以通灵到她的道。只是又为什么这个道一直在空灵之中?至真之道?为什么我会感到悲伤?清泉,你这是在外面怎么了?”

  寒若秋很奇怪,无缘无故的通灵到至真之道。

  “也不知道清泉现在怎么样了,哎。”

  清泉在那洞天傻傻的待了几天,才失魂落魄的浮到海面上。

  那号称的死亡海区的漩涡已经不存在了,以后也不会再出现了。这跟清泉没有什么关系,他总觉得自己未来会去冥界一趟,至于什么时候,只在一片混沌的迷惘中。

  懒懒走了,生活还得继续。

  最关键的,还是钱啊。没有灵石,就别想回华洲。可是这个只是一个凡人的国度,灵石在凡人的国度可得不到。

  “还得去一个修士多的地方啊,只是不知道这附近哪个地方有修士可以接的活。”

  不过清泉还是知道了哪里去接活干。就在懒懒居住的港口东边千里之地有个修士的坊市。据说那里有接任务的地方,类似于清泉之前在玄剑派外门有接任务的地方一样,完成任务有指定灵石啥报酬的。

  千里之地,对于清泉来说,并不是很远,踩上拂尘,从海上绕路过去,也就两天的时间。

  远远看见一个大型坊市就在眼前,清泉赶忙下了拂尘,趁人不注意,将自己的修为保持在凝气中期,然后慢慢的步行进入这坊市之中。

  不得不说,这个坊市很奇怪。

  坊市也不是清泉没有去过,想当年也是去过七宝坊市的,只是那里是修士的坊市。而在这里清泉看见的更多还是凡人。

  而且有些凡人很趾高气昂的指挥着一些低级修士们在干这干那,这倒是很新鲜了。

  不过坊市内倒也跟七宝坊市没啥不一样的地方。反正依旧是真货少,假货多。

  摸了摸口袋里的仅有的三块下品灵石,清泉只得苦笑一下。没有人会相信一个筑基后期的修士只有三块下品灵石的。

  清泉的想法很简单,先去接点简单的任务,筹点灵石,然后再这个坊市里检漏一点小玩意,然后倒卖倒卖,最后筹到回家传送的路费。

  “一趟迷途之海,一万中品灵石。结丹初期以上修士前来报名啊,名额有限,先到先有,只要二十人。”

  “切,迷途之海,十死一生,才给一万中品灵石,那是欺负外乡人啊。”

  “上次有一队给十万中品灵石的,到最后去了三十个,回来只剩下了两个了。”

  清泉默默的在边上听着,看来接任务也没那么简单,要是接一个高价任务,自己到时候有钱赚没钱花,可就不好了。

  清泉并不觉得他自己的命比别人硬。而且接任务的水,很深啊。

  要命的没人接,不要命的轮不到他。

  清泉一个摊位一个摊位的看过去,总是没有合适的适合自己。正想着再去其他物品的摊位检检漏,忽然在一个角落里看见了一个老头坐在地上,那老头一看就是一个没有修为的凡人,衣衫褴褛的坐着,看起来无比的可怜。

  “哎,都是天涯沦落人啊,作为修士,我穷如这位老者。”

  清泉不无同情的看了那老者一眼,“对了,身上灵石滴没有,金币的还是有滴。凡人金币就够了不是。”

  于是清泉就走了过去,从自己的储物袋里拿出五枚金币。

  “老人家,小生这里有五枚金币,您拿着去买点吃的吧。”清泉叫醒了老人,往老人手上塞了金币,转身就想走了,他还得去找工作不是。

  那老头忽然听到有人叫他,还往他手上塞钱,就直接跳了起来。拦住清泉后,对着清泉左看看右看看了起来,直看的清泉浑身发毛。

  “筑基后期的修为,才一星的灵根。年纪还那么轻,更重要的是......”那老头卖了一个关子,“你居然能够看到我。”

  “啊......”这回轮到清泉犯傻了。

  这老人家不就那么老老实实的坐在这地上吗,自己哪能看不见他?

  不对!清泉觉得有些不对了。

  自己隐逸修为的手段,在凝气期的时候,就可以瞒过元婴期,现在筑基期了,一般化神期都可以瞒住的。

  这个老人家直接叫破了自己的修为,灵根跟年纪。这个老人不是凡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