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很明显了,这个小丫头的确有事要清泉帮忙。也只有清泉可以帮忙。这是一个凡人的国度,谁让清泉碰巧传送到这里了呢。

  “好吧。你的忙,我帮你!”清泉冥冥中感到这个丫头的事,自己要帮,不为别的,哪怕这个占卜能沟通到“化凡门”这一点就足够了。

  “化凡门”上那八十个门钉,代表了八十个道。清泉有一个直觉,这个可爱的小丫头,跟着“化凡门”的道,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谢谢。”懒懒也不等清泉再有什么反应,就直接上前抱住了清泉,将自己的小脑袋紧紧的贴在了清泉的胸前。好像清泉突然就会抛下她一样。

  既然不能躲,既然跟“化凡门”有关。清泉自然不会再拒绝下去,只是轻轻的搂着懒懒。

  接下来的一天航程里,清泉总算从傻傻腻在他身上的丫头身上搞清楚了懒懒要求帮忙的事情。

  原来这片海是沧洲最西边的一片海域。

  在那片海域再往西十日的海程,有一片环状区域,当地人传说,那片区域有妖兽出没,时常吞噬过往的船只。懒懒的前世搭乘的船只,由于遭遇海上暴风袭击,而误入在环形区域内,不多久就沉没在了那里。

  自从这世懒懒一天天的长大,她就经常在梦中梦见自己的前世跟千万人一样,淹死在那里,那些淹死的魂魄被一个不知名的鬼物收集起来,那鬼物每日靠这些魂魄的阴气修炼。

  酷匠网首;发(

  就如同耕种一样,那鬼物只吸收魂魄一半的阴气,然后等着这批魂魄自己吸收阴气慢慢恢复,然后再吸收一批,再让它们慢慢恢复。

  懒懒的前世跟那些个魂魄一样,每日忍受着无比痛苦的吸魄,而不得轮回。一个修仙的世界里,被人杀死并不算最惨的,最惨的是永不落轮回的受苦。只是不能轮回,为什么会有懒懒出现,缺也暂时不得而知了。

  所以懒懒才一直占卜,直至前两日,才有了明确的答案。所以她才拜托蔡叔去海边“救下”清泉的。

  “这就是化凡门给出的暗示吧。”清泉心里这样子想着。

  船很快就停靠在一个大港上了。懒懒也不管不顾周围人异常的眼神,直接就把清泉拉到了自己家中。那是一个很普普通通的平房,只是平房后面有一个不大的小花园。

  “小丫头,你怎么叫懒懒这个名字?”清泉很好奇的问道。

  “懒呗......”

  “那真名呢?”

  “安宛然,不过你还是叫我懒懒好了。”

  在清泉跟懒懒“同居”的那段时间内。懒懒也知道了清泉是一个修仙者。清泉也知道了懒懒是天生的占卜者。

  有一类人,天生就得天道的眷顾。或炼药,或阵法,或炼器,或如懒懒一样天赋占卜。

  清泉跟懒懒说得很清楚了。自己还有一年多时间实力才能恢复,这段时间,自己就是一个渣渣。

  不过闲着也是闲着,毕竟作为修士来说,时间就是修为,既然不能修炼,那就跟懒懒学习占卜之术吧。

  简单的来说,这个世界是由天道所支配的,占卜就是自己与天道沟通,问自己想要提出的问题。然后天道给出一定的答案。随着问题的繁简,天道给予沟通者一定的反噬。

  当然了,大部分占卜可真不需要经过天道......这个天道很忙的。

  而且能够占卜沟通到天道的,几乎这类人就不存在。也不知道懒懒是什么异类。只是占卜的人自己都有第六感,根据第六感的强弱来占卜一定的信息,那还是有的,也是准确的。

  清泉小时候在县衙遇到的那些个和尚道士搞占卜的,倒是几乎都是骗子而已。

  不过懒懒占卜清泉那厮提出的问题时候,的确是沟通到了天道,这也让清泉起了帮懒懒忙的冲动。

  不是为了懒懒最终是清泉的小老婆,关键是清泉感受到了天道之力!

  好吧,说的清泉光辉一点吧,食色性也,毕竟清泉那厮还是道士不是,总不能说成淫贼不是。

  书,是很简单的书,《易经六十四卦》,这书,清泉都读过百八十遍了。也早就背了滚瓜烂熟,只是要拿这书占卦去沟通天道,这真心清泉不能理解。

  不能理解很简单,懒懒就手把手的教呗。

  而且清泉有个优势,就是他本来也可以沟通到融入天道的“化凡门”。所以天道的气息,清泉也是可以抓住一丝的。每次懒懒沟通天道,步入太虚之境时,清泉也很努力的去抓住这个感觉。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转眼间一年多过去了。

  清泉还在努力的练着占卜之术。边上的懒懒也在清泉的凝神丹下,成为了凝气期四层的修士。

  这一年的时间内,清泉活得很潇洒。除了常常想寒若秋以外,就是跟懒懒腻在一起。懒懒也常常问清泉,她的大姐是不是很漂亮,清泉总是留着口水说,是啊。

  不过难过的人,远远比潇洒的人多。

  王浪是一个,你道长,你说你,闭灵丹的效果还在,你就去勇者斗恶龙了,这回大条了吧。那青年,王浪也召见过了,虽然传说有艺术加工的成份,但是大体上,还是一点不错的,道长算是凶多吉少了。

  张大发跟寒若秋是到过庆州府的。

  在清泉出事的地方仔仔细细的搜了一遍。

  一无所获。

  张大发不敢看寒若秋,连安慰的话都不说了。寒若秋静静的待在海边,眼睛通红通红的。张大发则是耷拉着脑袋站在寒若秋的身后。

  “清泉你这个渣渣,你不会闭灵丹解封啊!逞能是吧,这回好了吧,你这厮现在在哪里都不知道了。”张大发心里恨恨道。

  要不是清泉留在门派内的本命玉牌好好的,寒若秋估计都要找张大发拼命了。

  “这个......寒若秋啊,我们还是先回门派吧,你这闭灵丹的两年期限也快到了,你那小情人本命牌还好好的。绝对没事的。”张大发也只能这样劝着寒若秋。

  寒若秋也知道,等在这里的确没什么结果,自己闭灵丹的效果的确到了,自己只能去闭关了,希望自己闭关结束后,清泉能够回到她的身边吧。也不知道清泉现在怎么样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