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来得及清泉说话,那个叫懒懒的小姑娘又继续说了下去。

  “看你虽然是披头散发的,但是你的头发明显有带冠的痕迹,你的身上还有股极淡的海草籽腥味,而这海草籽,只生活在这片海域的海底。而且最重要的是,你起身的时候,有个右手不经意间向左边一甩的动作。那是道士甩拂尘的习惯。而养成这个习惯的道士,就不是什么小道,而是道长了。”

  不得不说,这样子的感觉很奇妙。

  清泉顿时来了兴趣。当然了,兴趣也是源自自己的神识扫过那个小姑娘,那个小姑娘的的确确是个凡人而已。

  要是这个小姑娘是个修士,那清泉绝对不会有什么兴趣。有时候,在实力相对接近的时候,知道的越多,并不是一件好事情。

  当然了,反正这个小姑娘只是一个凡人。而且长的那么漂亮的小姑娘,清泉是很乐意跟她继续聊下去的。

  “咦,小姑娘,你的观察力真的挺不错的啊。”清泉赞赏道,“那你还看出来什么?”

  “我还看出来,你就是我卜卦中,要找的人!”懒懒很确定的说道。

  “那啥?卜卦?小姑娘家家的,那么迷信不好。”清泉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样子的话来,只觉得小时候爷爷跟他说过,那啥算命卜卦之类的都是骗人的。不过说出这话后,清泉就知道尴尬了。

  “......道长,你说这话......合适吗?”懒懒很无辜的眼神看着清泉。

  “额,好了好了,你也别蹲着了。我们坐下来谈谈吧,其实我对卜卦还是很有兴趣的。只是你得证明给我看,的确这个是存在的不是。”

  那小姑娘听说清泉想试试自己,那就试试呗。谁让自己有求于人,而且看起来,这个忙,真的只有眼前那个不时瞄着自己胸部看的那家伙可以帮的了。

  其实也真不能怪清泉,任何一个正常男人眼前蹲着一个绝美的小姑娘,还穿着一身紧身劲服的,总会多看两眼不是。其实懒懒的胸部眼见着就没寒若秋的硕大,胜在衣服勾勒出来的身材好而已。

  船头倒是没有坐的地方,那就回船舱呗。

  看见懒懒跟那个叫清泉的人一起走进船舱。那些个镖师看向清泉的眼神,都充满了嫉妒。

  听说是懒懒要卜卦,整船的人都来了兴趣。不一会,清泉跟懒懒的周围就围了一圈人。

  “道长,你要懒懒算什么呢?”懒懒拿出一套占卜用的铜钱,问向清泉。

  玩玩就玩玩呗。

  反正清泉知道,离靠岸还有段时间。陪一个大美女玩占卜的游戏,还是很不错的。

  “就算算我能不能做你相公好了。”既然是玩耍,那就没啥好忌讳的,随便说说呗。

  清泉此语一出,只听见四周哗啦一声,那些个镖师,包括那个蔡镖头都拔出了腰刀,一脸愤怒的看向清泉。

  这个小子也忒不地道了,好心好意的救你这厮上船,你这厮就直接调戏我们的女神。

  真真的该杀!

  懒懒也不以为然,答了一声“好”,就直接很专注的向着半空,掷下六枚铜钱。排列了一下,再掷下,再排列了一下。反反复复的掷下六次。

  当懒懒开始卜卦的一瞬间,清泉就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聚灵珠微微一震,这种感觉,绝对很少见,清泉大吃一惊下,再看向懒懒时,发现她整个人已经进入到一种空灵的状态之中。随着她掷下,排列,掷下,排列的动作,清泉隐隐中感到了一丝天道的气息!

  “对的,这绝对是天道的气息。”

  清泉极为肯定。只是很不理解这样子的一个凡人,怎么能够去沟通天道。

  “这个占卜不简单。”清泉只是隐隐的觉得这个占卜跟“化凡门”有直接的联系。

  结果很快出来了。

  H@酷+匠网唯1C一g正D_版,其他都_p是-盗)N版◎

  懒懒呼了一口气,眼见懒懒脸色苍白,看来消耗不小。毕竟一个凡人去沟通天道,没被天道反噬已经很难得了。

  “雷风恒卦!”懒懒看着清泉说道“嗯?果然是雷风恒卦。”

  清泉看向那个卦象,他做了八年的道士,占卜不会也能理解,但是卦象还是能解的。

  “你信吗?”清泉笑嘻嘻的反问懒懒。

  “我信!”懒懒一本正经的说道。

  “可惜我不信。”清泉伸了一个懒腰。感受着周围那些个镖师们很迷惘的眼神,缓缓的走出了船舱。

  开什么玩笑!“雷风恒卦!”

  “雷风恒卦”简单的说,就是女追男的卦象。而且是明知道男的是有老婆的情况下。

  当然了,结局还是会在一起滴。(小雨就是研习周易的,只是借用了一下。)

  清泉真不信。

  清泉很清楚自己跟寒若秋已经在“化凡门”那点亮了挚情之道。所以他不信会有人可以逆天道,并不用说那个小姑娘只是一个凡人。

  “卜卦果然不足信啊。”清泉摇摇头。

  不过自己这身造型有点太砢碜了一点。储物袋里也没有对于的道袍,那道袍可是玄剑派长老的专用道袍,可是正正宗宗的宝器,又不是烂大街的东西。确真只有一件。无奈之下,还有件自己之前的儒士服,勉勉强强穿上吧。总归好过这身乞丐装不是。

  卜卦只是一个插曲,清泉自己很清楚。懒懒太漂亮了,自己这时候去船舱再去勾搭那丫头,看那丫头那么笃信卜卦,真有可能自己会喜欢上她。

  清泉可不认为自己在女色上有什么抵抗力,更不用说这是一个跟寒若秋都不相上下的女人。

  “这个......你真不会相信这个虚无缥缈的卦象吧。”清泉很无奈,才换了衣服,就感觉那个小丫头也从船舱里跟了出来。

  神识扫过,那丫头一脸无辜,微微翘着小嘴,两只小手不停的扯着衣角,在扯动中,那坚挺的胸部也微微的颤动着。

  清泉甚至都不敢回头去看上一眼。

  “我的卜卦从来没有错过!”说起卜卦,小丫头很是倔强的说道。

  “那好。”清泉转过身来面向懒懒问道,“在这里遇到我应该也是你事先占卜到的是不是?卜卦上让你在这里等一个人,只有这个人能帮你是不是?”

  “是!”又是一个斩钉截铁的回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