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泉道长倒是真不知道自己传送到哪里了。

  不过张周王国的庆州府,在之后很长的岁月里,流传了这样子一个传说。

  在新主登基不久,庆州府沿海出现了一条作恶多端的邪恶蛟龙,那条蛟龙引发大水,冲塌城镇,毁坏稻田,荼毒百姓。

  终于引来了一位头戴七星冠,身着黑色金丝道袍的仙人,在与那恶蛟激战了七天七夜之后,仙人以身喂蛟,与恶蛟双双沉入海底,同归于尽。

  从此海边平静,潮水退却,百姓又过上了安居乐业的生活。

  故事是那个幸存大船上的青年写的。

  毫无新意的一个神话故事。

  但也算是半写实吧。青年也顺便画出了那个仙人的画像。那画像上的清泉宝相庄严,浑身仙气环绕,哪有一丝本身猥琐的气质。

  不管怎么说,那蛟龙的的确确的从此不见。而且也没人敢去诋毁仙人不是?于是张周王国的庆州府道教开始盛行,在每个靠海的县乡,都供奉着屠蛟仙人塑像,享世人香火。

  其实这是百姓的信仰,只不过现在的清泉压根就不知道。

  他破开蛟龙肚子,从肚子里跑出来的时候,就看见自己在一个石洞里。那石洞里,有一个很大的传送阵,传送阵上密密麻麻的刻了很多符文。

  反正清泉是看不懂的。

  只看见那些个符文都是环绕着中间一个凸点,那个凸点上,有大一堆白色的粉末。

  他上前一模这个粉末,好乖乖,这绝对是一堆用尽灵气的灵石粉末,按照这堆灵石粉末来看,绝对不是一般的下品灵石,甚至于不会是中品灵石。至于是不是上品灵石,清泉的见识还达不到这层。

  只不过那传送阵的上方刻有一行字,上面写着“沧洲至华洲双向传送阵”。

  “完蛋了!这回完蛋了!无缘无故被传送到了沧洲。”

  清泉知道这件事情真算得上是大条了。

  “据说,跨洲传送,要一大堆上品灵石。我这口袋里就只剩几块下品灵石的人,什么时候才能回得去啊。”

  其实更不妙的是,清泉的修为受阻,这又是一个陌生的环境。整个洞,就只剩下那条恶蛟的尸体跟清泉了。

  洞下方是一个水池,估计那恶蛟就是误打误撞通过这个水池来到这个传送阵,然后通过这个传送阵,传送到华洲吃人的。

  只是可惜的是,那条恶蛟用尽了传送阵最后一次传送的灵石!

  躲在洞里,是赚不到灵石的。要想回华洲,还要得要赚大比的灵石。不管怎么说,自己得从这个水池游出去。

  计议定了,清泉也不管那具蛟龙的尸体,只是割下几片鳞片放到了储物袋中,就跳进了那个水池。

  不得不说,这个洞穴真心不是那么好找的。

  清泉是筑基期修士,水底可以坚持长时间不呼吸,不过要不是清泉天生好记性,走过的路都记得,就这条蜿蜒崎岖的水道,都能让人永远的迷失在里面。

  整整游了十余天,就在清泉也体力接近到极限的边缘,总算看见了水道的尽头露出了些许的白光。

  直至出了水道,清泉发现自己还在海底,而那个水道的入口,也在海底那极为隐蔽的地方。真不知道那条蛟龙是怎么样找到这里的。

  接下来就容易了,他直接的浮出海面,呼吸到了久违的空气。不过这海面上......没有人啊。

  清泉只能踏上拂尘飞到千米高空,看明白了海岸线的方位,就......就游泳过去呗......其实他并不会游泳,反正灵力拂尘还是有浮力的就这样子浮过去吧。

  浮游了两天,总算远远看见前面有条凡人的商船向自己方向驶来。清泉立马装出一副溺水不济的样子,大声的呼救。

  那厮还是很坏的,可以偷懒还是要偷懒。因为那船一看就是凡人的商船。

  “希望能够借到顺风船吧。”他心里这样子想着。

  等到商船驶近了,清泉更是在海面上表演出那要死不活的模样来。

  “那里有个人,蔡叔,海面上有个人!”

  船头一个身穿劲服的小姑娘大声向船舱喊去,不多时,船舱内走出来一群身穿着黄色劲服的武者。

  为首的那个看似镖头模样的人,估计就是小姑娘嘴里的蔡叔,但见他手一挥,那些个镖师们就七手八脚的把清泉抬上了船。

  清泉得救了,好激动,终于得救了。

  “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里?”那个叫蔡叔的镖头看着躺在地上装死的清泉问道。

  “小道清泉。因突遇海风,行船沉没,只有小道侥幸生还啊。”清泉弱弱的说道。

  “你是道士?”那蔡镖头明显很奇怪。

  “我靠,没见道爷我一身道袍吗。”

  清泉心里很不爽到,不过待到他仔细看向自己现在这个造型,倒也不敢多说什么了。

  那一身还是啥子道袍?七星冠是早就没了,目前清泉就是披头散发的造型,身上的道袍经历了蛟龙的胃液,蛟龙的毒血,早已经看不出一丝道袍的样子,那黑黑的道袍,如今是一丝丝的挂在清泉的身上,而清泉之前为了演戏,收回了拂尘,所以现在看起来倒像一个十足的乞丐......“嗯......小道落难之人,所以这身打扮。”清泉也不想多解释的说道,“多谢镖头救命之恩,小道以后必有回报。”

  酷I(匠(K网永gv久免费看YG小hl说

  “回报就算了吧。要不是懒懒说今天要救个人,我们才懒得救你。”

  蔡镖头看着清泉好像没事的样子,也就转身走进了船舱。那些个镖师看着镖头进入了船舱,也就跟了进去。在海面上救人,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尤其是今天,在这片海域。要是在这没有求救的人,那就不正常了。

  不过只有那个叫懒懒的小姑娘没有走,那小姑娘倒是走到清泉边上,蹲了下来,两只手托着腮帮子就这样子静静的看着清泉。

  清泉也仔细的看了一眼那个小姑娘,“真漂亮。除了若秋,我真没看见过还有这样子漂亮的。”

  这是实话,如果说寒若秋是丰满妩媚到极致的话。面前这个小姑娘就是娇小可人到极致了。随便看上一眼,就会有去保护她的冲动。

  “可爱到极致啊。约莫这个小姑娘不会超过十八岁。”清泉心里想到。不过再可爱,这一直盯着清泉看,清泉心里也发毛啊。

  “这个......小姑娘这......”清泉很无语,这个小姑娘盯着他看了很久了......“我叫懒懒。我知道你的确是个道长。而且,你不是船难落海的,你是从这海底潜上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