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寒若秋还是很开心的拿着肚兜回门派了。

  “要是能够亲自给若秋穿上这件肚兜就好了。”清泉脑海里歪歪到。

  不过也得到了一点好处不是,那天晚上当清泉说出拿到这件肚兜的九死一生,跟莽雁山脉被人追杀的经历时,寒若秋是听的两眼通红。

  虽然清泉现在讲的很轻松,但是不难想象,他在拿到这件肚兜后那种生死一线的处境。

  “啪!”

  这可不是清泉被寒若秋踢出去的声音。

  只见寒若秋满脸通红的亲了清泉脸一下。

  瞬间,清泉呆住了,寒若秋亲他了......这肚兜是劳什子什么器,哪怕清泉搞不懂,据说这不是道器吗?怎么突然变成了高一大截的灵器。

  但是这些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寒若秋亲他了。

  “不对,我也要亲回来。”

  不过等到清泉反应过来时,寒若秋已经红着脸跑开了。

  其实修仙者的修道门派是不禁男女双修的。

  这只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只要不是像邪派采阴采阳之类就好了。

  送走了寒若秋,清泉顺便跟王浪说了一声后,径直就往庆州府赶去。

  闭灵丹的效果还在,导致清泉只能徒步前往庆州府。不过走了十几日,离庆州越来越近的时候,沿途就开始见到三三两两的逃难的百姓。

  开始三三两两,后来越来越多,估摸着方向都是庆州府方向来的。

  清泉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在又遇到一大拨逃难百姓后,清泉拦住了一个老者。

  “无量天尊,施主,贫道稽首了。”

  清泉行了一个道礼问道,“这位老丈,请问你们是否从庆州而来?庆州那边怎么了?”

  那老者见到是一个头戴七星道冠,衣着黑色紫金道袍,手执一把透明拂尘的年轻道士向他询问,便停了下来。

  他认认真真还了一个礼后说道,“小老儿是庆州府逃难来的。哎,庆州靠海,那近海不知道什么时候跑来了一条大蛟龙,在海底兴风作浪,时常卷起近百丈的巨浪,淹没海边的村镇,县乡。然后那蛟龙就趁机吞噬活人而食,太惨了,实在是太惨了。周围的县乡村镇,都被它荼毒的十室九空。我们也只能往内陆逃难而来。“清泉很奇怪,问了句,“难道没有仙师来诛杀恶蛟吗?”

  “哎,仙师也无奈啊,听说金虚派的仙师一来,那蛟龙就躲在海底不上来。等到仙师前脚走,那孽畜后脚就浮上来吃人。”

  那老者说完,转身就去追赶逃难的大部队去了。

  “不知道马家村有没有受灾。”清泉急了,也顾不得风度,直接往庆州府的马家村方向跑去了。

  *酷(E匠网唯#E一%正n^版,,q其他都B'是@盗?版es

  一路的飞奔,这点的强度,对一个筑基期修士来说,并不算什么消耗。虽然不能用灵力,但是清泉的经脉跟身体的强度更不是一般的筑基期修士可以比的。

  那些个逃难的百姓,只觉得身边一道黑影飘过,哪里会知道是一个人从他们身边跑过。

  三日后,清泉总算赶到了马家村。

  所幸的是马家村地势还算高,并没有受灾,不过也是暂时的。海边的村镇被荼毒完以后,那蛟龙迟早会荼毒到这里,毕竟这里离海也不远。

  马家村的老村长也很无奈,村子里的青壮年都已经出去逃难了。

  只剩下些老人跟妇女在村子里听天由命。

  前段时间,村子里倒是来了几个之前县里大庙的和尚,为首的是一个唤作释佣信的大法师。

  那法师看似法相庄严,表现的一副很厉害的样子,说是化缘点银子,就去海边收拾那条恶蛟,为百姓降妖除魔,救百姓与水火之中云云。

  于是村子里拼拼凑凑的凑了两百余两银子给那几个和尚,谁知道那些个和尚拿到钱以后,朝着大海的反方向撒腿就跑。

  尤其是那释佣信大和尚一边跑一边还喊着,“佛爷只是拿着银子是买装备,等买到神兵利器,一定回来收拾那条恶蛟。”

  “骗子!”

  马家村老村长受不了这个打击,一下子病倒了,也就在这几天方回过神来,听得刚刚进门的妹妹马采露说到他们县城边上的那个县大部分地区也被水淹没了,估计淹到这里,也只是这几天功夫的事情了。

  两个人唉声叹气了一会,也准备收拾行李,好歹也得逃出去再说吧。

  忽然门口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村长,马大娘。我是清泉,我回来了!“村长跟马采露一个激灵,清泉?清泉回来了?他这八年多来,一点音讯都没有。还以为......开门一看,果然是清泉,只不过清泉怎么是一身道士的打扮?

  “清泉,你终于回来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

  马采露止不住眼泪流了下来。虽然自打清泉的爷爷遇难以后,自己家只是照顾了清泉很短的时候,但是清泉从小抱回来的时候,可是喝过马采露的奶。

  而且都一个村子里生活了十几年,要说没有感情,那怎么可能?

  “大娘,我回来了。你跟村长还好吧。”

  清泉也很激动,看见故人安然无恙,他打心眼里高兴。

  “来,进屋坐。”老村长还是跟以前一样,点起了一筒子水烟,“啪嗒啪嗒”的抽了起来。

  进得屋来,那俩老人家问起了清泉为什么没去考功名怎么做了道士。清泉倒也不瞒着什么,就说了自己现在是一个修仙者,只是道行比较浅。

  “开玩笑,目前自己这样子,自身灵气都用不了。还算什么修仙者。真的只能算一个菜鸟,凝气期中期左右的菜鸟吧。”清泉心里评估了一下自己目前的实力。

  “仙师!清泉成了仙师!”

  那俩老人家可不这样做认为。什么道行深浅,那都是仙师啊!

  清泉也不解释什么,详细的问明白了现在马家村的处境。

  可以说,马家村的处境相当的不好。不过不管怎么样,自己都要保护这一方的土地。

  他心里计算了一下,那个恶蛟的实力最多不会超过筑基期,因为它见到修仙者,就不会上岸,而这里最厉害的修士,应该是金虚派的筑基修士。

  那自己大不了解开闭灵丹的封印。直接在这里灭杀那条恶蛟!

  心里有了计议,清泉也放下心人,安慰了两位老人几句,就告辞出来,来到了村子的坟地。

  王集的墓还在原来的地方没有搬过。只是墓重做过了,之前矮矮的,不起眼的墓,现在做得倒是很是讲究,很是气派了。

  清泉认认真真的给王集的墓磕了三个响头,又仔仔细细的将墓封土上的杂草拔了个遍。然后就对着墓恭恭敬敬的说道,“先生,学生帮您报仇了!我已经手刃了冰飞派的耶律左光。您也可以安息九泉了......”

  大半天时间,清泉傻傻的在王集的墓前唠唠叨叨的说了好多的话。

  “先生,学生想您啊......”清泉擦去了眼角的泪痕说道,“现在村子有难,学生不能再陪您了,学生先去除掉恶蛟,再来陪您说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