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六章 乾元大朝

  “老爷,你明天一定要去大朝吗?能不能不去,说你病了。”

  贾思道的夫人苦苦哀求着贾思道,“老爷,要不你连夜进宫,去求求太子,求求他放过你。或者,我们深夜出城,走得越远越好。”

  “出城?怎么出得去?你当那十万清寒骑士军的防务是摆设吗?而且,我的府邸,这个时候必定在他们的严密监视下了。”

  贾思道没有后悔,也不需要后悔。

  大王子王峰把他从一个在地方上默默打拼的地方官,十年间提到了张周王国的丞相。这份知遇之恩,贾思道不能忘记。

  贾思道的确知道王峰残暴不仁,也很清楚王峰不得民心,贪图权力。每次王峰惹下的祸,贾思道都尽力的给他去善后。在贾思道的全心辅助下,王峰才聚下了如此多的人脉。

  而人脉的维护,需要大量的资金。所以王峰在他管辖的封地横征暴敛,各种苛捐杂税明目繁多。每每此时,贾思道总是以朝廷的名义,救济那些个受灾的百姓。有时还要倾其家产的去接济受灾的地方。

  所以贾思道虽然贵为丞相,家底几乎是一贫如洗。

  “夫人,希望太子殿下能够让我们两个人葬在一起吧。倩儿也不在身边,就我们两口人了。呵呵。”

  一夜无语,清早,贾思道就在夫人的帮助下,认认真真的穿戴好丞相的华丽衣冠,在他夫人含泪的送别下,迈出了空荡荡的丞相府邸。

  仆役们,轿夫们,早些天就已经被他遣散了,就算满门抄斩,也不至于连累他们。

  酷j匠网d¤正/'版i@首%发r

  “一人做事一人当,只是连累了夫人。”贾思道不无自嘲的苦笑了一下。

  “老爷。离宫还远,就让我们这些老人,再抬您一趟吧。”

  任何人都知道,这是最后的一趟了。那些个被遣散的轿夫一个不落的都在府邸门口等着。

  “好,好!”许是也知道是最后一次了,贾思道反倒看开了。

  “好,再坐老哥们一次轿子!把丞相仪仗全部从府邸拿出来。自任丞相以来,这些个仪仗我从未用过,今天就当是为自己送行了!”

  “好嘞,老爷,您就坐稳了!”

  那丞相府通往王宫的大街上,丞相仪仗齐备的往王宫走去。百姓们纷纷从家里走了出来,好奇的看着他们的这位低调丞相,看着那十年没见的丞相仪仗。

  总有知情的人。

  “贾相爷,回不来了。。”

  “贾相爷多好的一个人啊。那时候我父亲突然染疾,贾相爷微服私访时正巧遇到,二话不说就背起我父亲去了医馆,我父亲这才脱离了危险。”

  “上次台风,我家屋顶被刮倒了,一个老人路过,还很热心的爬上爬下为我们修屋顶。后来才知道是贾相爷微服私访。”

  “哎。这次贾相爷在劫难逃了,听说大王子也死了。”

  “送贾相爷!”

  一个百姓跪下,千千万万的百姓跪下,直至通往王宫那条大街的沿街的百姓都含着泪跪下了。

  贾思道明白,百姓越是这样子,自己死的越快。

  但是无所谓了。自己那时候还不是非要整死太子不是吗,因果报应,无话可说。

  再说了,査冲死都死了,还不是被太子抄家了吗,就算是黑铁骑士军,都悉数划为逆党了。

  除了沿街的百姓,一起上朝的大臣们看见贾思道摆出丞相的仪仗,也没觉得他怎么样。

  反正所有责任推到査冲跟你身上,牺牲你一人,换我们大家的太平,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看不出来,这位丞相还是很得民心的嘛。”

  站在王宫宫墙上的寒若秋看着远远而来的丞相仪仗对着身边的清泉说道。

  “看来,我是对的。”清泉笑嘻嘻的看着寒若秋,“哎,上天啊,我为什么一直都是那么的英明呢?”

  寒若秋轻轻的看了一眼清泉,忍不住微微笑了一下,真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人。

  辰时到了,照例还是丞相贾思道带领群臣进宫大朝。在乾元殿大殿,文武依旧分左右站位。没有嘲讽,没有争辩。因为不需要再多做这样无谓的口舌之争了。

  贾思道是该死,但是这里的大臣们绝大多数人就很干净?大部分人都或多或少帮着王峰做过对太子不利的事情。太子真要秋后算账,他们能比贾思道好?

  或者说他们一起反抗?莫说太子那精锐大军还在,就是太子身边的仙师,弄死他们,也不过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

  终于王浪着太子大典冠冕,在宦官的指引下,很直然的走到王座上坐下。清泉跟寒若秋并没有出现在太子的身边,这种场合,修仙者出场,并不是件很光彩的事情。

  待群臣恭贺致礼,太子道了句平身后,班列站出一名大臣。

  真正的好戏,开场了。

  “臣户部侍郎崔永辉有本弹劾原御林军都指挥使大将军査冲及丞相贾思道。”

  王浪还不及说句把折子呈上来之类的话。班列中的大臣见崔永辉抢先邀功,纷纷站列出来。

  “臣御史大夫赵一民也有本弹劾査冲跟贾思道”

  “臣......”

  树倒猢狲散,这时候不踩贾思道几脚来巩固自己的位置,那更待何时?

  贾思道看见班列中哗啦啦的站出了大部分朝官,言明要弹劾自己,也只得苦笑一声,从班列中站了出来,不吱声,也不分辨。就这样扑通一声,跪倒下去。

  他很清楚,就阴谋谋害太子这罪,都够凌迟处死他了。

  宦官们下了阶来,一本本的收走了弹劾的折子,整理好,放到王浪的案头。

  王浪不动声色的看了看瞬间被这些折子堆满的案头,一挥手,从边上又来了几个宦官,那些个宦官手上抬着一个大竹箱,竹箱上面也堆满了密密麻麻的折子。

  王浪指了指竹筐的折子说道,“这些折子,孤没有看。众位爱卿手上的折子,孤也不想看。”

  “为什么不看?看了生气!”

  说着王浪站起身来,顺手拿起案上的一小堆折子,扔在了地上。

  “开始了,爆发了。贾思道要倒霉了。”

  群臣看见王浪这个造型哪里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贾思道只是静静的跪着,有时候看开了生死,死也并不是件大不了的事情。

  “査冲奸贼,谋害国主,惑乱黑铁骑士军,致使黑铁骑士军全军谋逆,此罪人神共怒。然査冲已被孤正法,其所犯之罪自当不予追究,其家人有爵位的褫夺勋爵,贬为庶人。査冲家族全族流放至北疆戍边,无恩旨,不得赦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