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救兵如救火。

  但是清泉他们现在急着救的是一群手无寸铁的百姓们。很少有这样子的情况出现的。

  两国交战,屠城之类的事情更不常见,甚至是几乎不存在。

  进攻别国,不是为了扩大领土,就是为了劫掠资源。

  屠城,只会增加防守国百姓一致对外,誓死抵抗的情绪。

  既然已经开始了屠城,那穆斯也不会再手软。军队就是这样子的,军纪一松,则如开闸放水,断不可收。

  “各位勇敢的季韩战士们,今日亥时,只要在拱北谷伏击全歼了张周太子的大军。那前方不远处,张周仓力府,本仙师,特准全军,屠城三日。”

  “仓力府无数的金银财宝,无数的妙龄少女,无数的深闺少妇,都任由你们劫掠。”穆斯站在战车上大喊道,“为了明日的放纵,此战拜托各位竭尽全力!本仙师,将与你们同在!”

  “仙师万岁,仙师万岁,仙师万岁!”

  看着穆斯成功的调动了全军的士气,金永彻心里一阵苦笑。

  作为沙场宿将他知道,一旦这个军队开了这个先例。那就再也回不了头了!简单的说,这个军队,已经废了!

  但是他无奈啊。因为现在军队的士卒不听他的指挥了,跟着仙师有肉吃啊!

  季韩大军在酉时赶到了拱北谷的伏击地点。

  穆斯很满意的看了看拱北谷的地形。

  拱北谷是一条悠长的山谷,两旁是高耸的悬崖。山谷两侧则是密密麻麻一人多高的不知名的枯草。就是那山谷中间的那条山道上,也铺满了厚厚枯草堆。

  穆斯命令三十万大军全部隐蔽在山谷两则的枯草堆里。静静的等着王浪大军的到来。他坚信王浪必来。毕竟他可是一路屠城嗜杀到现在了。他不相信王浪会不管不顾仓力府。

  “全军听令,待到张周大军进入伏击圈以后,全军火箭齐发,然后大军从山谷两侧冲杀下去,全歼敌军!”

  !}酷)w匠网首\!发mT

  对于季韩大军的军士们而言,只要晚上这仗打完,明日就能享受那白花花的女人的躯体了,想想口水都留了下来。

  他们一个个都盼望着张周大军能够早点到来,等他们的肆意屠戮。

  季韩大军如愿了!

  经过急行军,亥时,张周大军果然到了拱北谷前。

  此时的拱北谷万籁俱寂,没有一丝生灵的气息。天已然漆黑。

  王浪看了看拱北谷的四周,也觉得隐隐有些不安。但是此时的敌军,很有可能已经要到仓力府了,想到仓力府的百姓,王浪只得把目光转向清泉跟寒若秋两人。

  清泉也知道,现在的局势很狗血。明摆着拱北谷很有可能有季韩的伏兵,但是要是现在等到天明,再通过拱北谷,那万一这里没有伏兵的话,季韩大军在明日天明前一定会攻破仓力府,那仓平府的一幕,又会在仓力府重演。

  想到这,清泉跟寒若秋走到谷中,拉伸了神识,但是那两旁的悬崖高达百米,也够不到上面。

  实在想不出别的方法的。也不可能拿几万人先过去赌一下不是。哪怕这里季韩只埋伏十万人,主力去攻打仓力府。那清泉也赌不起啊!时间在这个时候就是生命。

  “道长,仓力府危在旦夕。我们......我们赌一把吧!”王浪看着清泉,无奈的说道。

  “你确定你要赌这一把吗?”清泉看着王浪说到。

  “与其拿二十万将士的生命去赌,不如我自解闭灵丹,直接飞过去看看。”

  “可是道长,这样子,您......听说那闭灵丹的好处......您一点都拿不到了啊。”王浪着急的说道。

  “哈哈,我个人些许好处,怎么去跟这二十万大军相比?穆斯那厮倒行逆施。我恨不得现在就宰了他,事从权急,太子不必多言。”

  “清泉,我觉得,还是我自解闭灵丹比较好。我的灵根高,这点好处,我还看不上呢。”寒若秋也劝住了清泉。

  不过后面寒若秋撅撅嘴也多说了一句,“毕竟,你那么弱......”

  “我......寒师妹......”

  清泉好无语,的确自己被寒若秋救了两次,所以自己在寒若秋这里的印象就是“弱”!这也受不了啊。

  正要再说点什么,突然间,天空划出一道雪白的闪电。那道闪电直接在空中分解成了无数的白色球形。那无数的白色球形闪电,密密麻麻的落到了季韩大军埋伏的拱北山谷。

  只是眨眼间,那原本适合藏兵的枯草堆,瞬间燃起熊熊大火。那原本适合借势突击的悬崖峭壁,成了季韩军士绝望的深渊!

  人在做,天在看!

  谁说天无情?天道自会有公论。

  张周大军在峡谷前,呆呆的看懵了。

  看着那拱北谷两旁悬崖冲下来几十万火人。那冲下来的火人,在山道上的枯草上翻滚着,嚎叫着,痛苦的争扎着。

  那凄厉的叫喊,仿佛并不来自这个凡间,而是来自那地底深处的阿鼻地狱。

  此时谷中又不合时宜的吹来了一阵阴风,那本就燃烧得旺旺的山火,更是汹涌的扑向了那些个即将逃出山谷季韩军士们。

  此时此刻,已经没有了将军士卒之分。此时此刻,甚至已经没有了战马跟骑兵之分。那三十万人,只在顷刻间,便化为了灰烬。

  看着那满山片野的山火,清泉陷入顿悟,冥冥之中他感到了一种无形的威能。

  那是一种凡人不可抗拒,又凌驾于修仙者的一种不知名的威能的存在。

  这种威能,似乎在左右着这世间的万物。

  清泉恍恍惚惚中,仿佛看见了天际若隐若现的一扇白玉大门。这扇大门,似乎就是清泉在玄剑派观剑谷内看见玄箕子步入的大门。

  是化凡门!

  原来冥冥中主宰这一切的是融于天道的化凡门!

  “他日化凡登云路,踏出此间方为仙。世事业障定因果,不评修为化凡门。”

  原来,如此!

  清泉顿悟了!不入凡,何以为仙?无因无果,何以踏出化凡门?

  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善因,才有善果。嗜杀不是恶果,天道也嗜杀。

  那三十万烧成焦炭的军士,就是天道的嗜杀。

  自己唯有坚守本心,善心,怜悯之心,才能最终化凡登云路,修得今世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