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c网b首,发

  “二十万,二十万大军啊。”金熙政在亲信百余骑的保卫下,虽然侥幸逃得性命,但是整整二十万大军几乎在这场战役中,死伤殆尽了。

  “王陵,王浪,你们等着,待我回营,点齐大军,定要将你们碎尸万段,碎尸万段。”金熙政一边跑一边大喊着。

  “可惜的是,阁下似乎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

  再没有一点别的言语,四周直射来上千的箭矢,转瞬间已将金熙政周边的亲信射杀殆尽。

  “王浪???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金熙政看见站在他不远处的王浪大吃一惊,他已经忘记了他身处的环境。

  其实从一开始,他就觉得哪里不对。但是的确也想不明白到底从什么地方开始的不对!

  “你们怎么穿戴了王陵的军装......打着王陵的军旗?”

  金熙政突然明白了什么!

  “原来是这样!哈哈,老夫中计了,老夫中计了。老夫行军数十年,今天居然中了尔等的诡计,尔等的诡计啊。那些个偷袭老夫的王陵大军,是你们假扮的啊!”

  王浪也不催促,只是静静的看着金熙政独自在那自言自语。

  这个时候还是等着他自己浪费一点时间吧。说实在的,王浪也不好处置他。道长临行前说了,这个家伙留着有用。具体什么用,也没来得及说。

  反正自己就这样子的拖拖时间,等道长来了再说吧。

  “金慕然是不是已经被你们抓了?”

  金熙政也不等王浪回答,又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原来,我跟王陵包括王峰一开始就落入了你们的诡计之中。你们散布无峰无浪的童谣,导致王峰、王陵自相残杀。”

  “你们利用金慕然的符令,伪造国书,利用时间差,为你们大军奇袭提供充足的时间。”

  “你们一方面引来王陵的大军,一方面王浪你引来我季韩大军。然后你们大军利用自己张周的地形,神不知鬼不觉的隐入路旁的树林之中。最终导致我跟王陵两军在不知缘由的情况下拼的两败俱伤。”

  “而且你们算准了我必定会败回季韩大营。所以你在这里等着我!是不是!”

  “是。只不过,你们的特使金慕然此时早已经在黄泉路上等着你了!”

  王浪用鞭指了指金熙政再指了指边上的囚车道,“好了,金大帅,你是选择现在自尽?还是选择坐在这辆囚车里,然后被我们押解到京城再行处斩?”

  打脸!啪啪的打脸!侮辱!人格的侮辱!

  听到王浪这样带有侮辱性的话语,金熙政真想直接抹了自己的脖子。但是位高如他,并不想死,甚至说,他怕死。越是这样子的人,就越怕死!

  “其实我们可以合作!”金熙政看了看王浪,“我们可以做个交易。你们放了我,我立马带季韩大军撤军回国!双方再无伤亡,你也可以尽早回京城即位,不是吗?”

  “哈哈,金大帅,你还以为你拥有控制季韩大军的话语权吗?”搭乘着清泉跟寒若秋两个人的战车从后面赶了过来。

  “蹭!”清泉从战车上跳下,缓缓的向金熙政走去。

  “你就是清泉仙师?”金熙政一直盯着向他走来的道士,但见那个道士头戴七星道冠,身着一身黑色八卦紫金道袍,手持一柄很诡异,透明如水晶的拂尘。

  “呵呵,金大帅,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

  清泉笑嘻嘻的看着金熙政,“如果贫道所料不差。穆斯应该已经取得了贵军实际指挥权了。而金大帅,就算现在我们放你回去,你都难逃一死。”

  金熙政闻言大惊失色。

  不过仔细一想的确也不无这个可能。而且,难保穆斯是知道这个情况的。穆斯是仙师,他要掌控军权,那么自己真有可能回去后就被他给干掉!

  “清泉仙师。那你们还留我性命干什么?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射死我?”

  金熙政很奇怪。按照他们这样子的说法,自己是毫无利用价值了啊。

  真劳心劳力的把自己千里迢迢的押送到京城去砍头?看起来这个仙师也没那么恶趣味不是!

  “留你的性命自然是为了赎金。”

  清泉笑嘻嘻的说道,“季韩摄政王殿下,你说,你值多少钱?”

  “哈哈!”

  金熙政算是放心了。为钱,好说啊。这个仙师真可爱。不图命,只图财。

  “钱好说,你们说个数字,我的命,自然不会便宜!”

  清泉也很高兴。这次内战,张周王国算是打得满目疮痍了。不黑点钱回来,将来王浪即位后,怎么有钱重建不是。

  “不过我军营的季韩大军,仙师准备怎么办?”

  “怎么办?当然是集合大军与穆斯做最后的决战呗。还能怎么办?”

  “仙师,季韩大军远到,军粮不足,只要仙师再坚守十日,他们就会粮草枯竭,到时候自然就会退兵了。”

  金熙政可不想自己的大军再被清泉给歼灭了,不是对穆斯没信心,那是对穆斯毫无信心。

  清泉的军事指挥才能绝对是旷世少有,他要为自己的季韩王国留下这几十万大军的家当。毕竟自己国家的北边也不太平不是。

  “开什么玩笑?”清泉一脸愠色的对着金熙政说到。

  “放任他们几十万强盗再荼毒我张周百姓十日?别以为本座那么好糊弄!为了养活尔等几十万大军。就季韩军营驻守的旗山府附近的府衙县乡几乎都成为座座死城,片片荒野,男人斩首,女人强暴,哪有一丝人之本性?”

  “本座恨不得今日就挥军扫平尓季韩军营,为张周受难百姓报仇雪恨!若不是尔还值点银两,为张周百姓计,为重振张周计。本座早将尔剥皮抽髓,挫骨扬灰了!”

  清泉一伸手,周围上前一群军士,将金熙政抓下马来,投到囚车之中。清泉也再不跟那厮多讲一句了。至于那厮值多少钱,那是太子王浪定夺的事情。

  “穆斯!尔枉为修士!”

  清泉在“道”的理解上是远远高于寒若秋的。

  但是道分多极,虽说大道至简殊途同归,但是一个修士,修得是畜生道!那还算毛线个修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