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只想着借助外力,终究是靠不住的。

  或者说是至少是很有破绽的。

  二十二万大军,又是临时拼凑起来的,主帅又一心想着依靠外力,一直想着与季韩大军靠拢。

  那这支军队的败亡,也只在朝夕之间了。

  夜已经深了。

  王陵军营里还是灯火通明。

  是在连夜操练吗?不是。

  那一个个军帐里充斥着漫天的酒气,并不时传来一声声衣裳撕裂声,男子们的淫笑声及女子们无助的哭喊声。

  这当然是王陵手底下的军士们,在天明时洗掠周边府衙县乡而来的良家妇女撕心裂肺般的哭喊声。

  这是自己国家的军队,洗劫自己百姓的军队!

  这是自己国家的军队,强暴自己妻女的军队!

  “这不是军队!这是批强盗!不,不是强盗,这是批禽兽!”

  站在高处的清泉和寒若秋神识扫过王陵的军营,那糜烂的一幕,直接让寒若秋的脸羞得通红。

  她悄悄的看了一眼清泉,但见他一脸愠怒,手中拂尘重重的挥下,那柄发光的拂尘,正是夜间最好的令旗。

  “全军冲锋,把那些个禽兽冲杀殆尽!”

  顿时四周杀声遍天,清泉亲率三万精锐铁骑如神兵天降般的突入王陵那二十二万大军的营寨。

  与此同时,太子亲率的十万大军也已经绕着小路直扑到季韩大军的营地。

  季韩大军根本没有料到会有人在夜间偷袭。猝不及防下,太子军那数十万枝箭矢,夹杂着数万的火箭,只在短短时间内,就将季韩大营烧得个一片通红。

  “报告大帅,营门外遭到张周军队的偷袭。看衣着旗号是张周三王子王陵的军队!”

  “什么???王陵??”

  刚刚在和穆斯交谈条件的金熙政大怒。

  “对,也就是王陵的军队离我最近。难道说白天的那个飞鸽传书,激怒了他?他直接来跟我拼命了?”

  “大帅,先不要去管这些了,为今之计,最重要的是打退王陵的偷袭的大军。”军师金永彻也被营外冲杀声惊醒了,立即赶到大帅营中说道。

  “众将士听令。予我点齐二十万大军,出营迎战王陵大军。其余人,扑灭大营大火,医治受伤军士。”

  穆斯傻了,什么情况?王这陵是蠢货吗?怎么会来主动进攻季韩大营??这里是不是哪里有不对的地方?

  黑夜中,尤其还是在这样子一片混乱的情况下,点齐二十万大军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待到点齐准备出战的时候,发现对面军队放了箭就想跑。

  哪能给你们就这样子跑掉?

  “全军冲啊,将这些偷袭的渣渣给我全部扫平!”金熙政大怒道,“不惜一切代价。全歼来犯之敌!”

  太子王浪按照清泉的战术指示,偷袭完就跑。然后直接率军把金熙政的大军往王陵的大营引去。

  话说这边清泉带领的三万精锐骑兵直突入王陵的大营,那些个强抢民女的军士,连投降的机会都没有,这时候想到投降了?杀!一个不留!这些个禽兽,留之无用!

  清泉有他自己做人的原则。这些禽兽,投降过来就能免今天的罪了吗?不能!

  只有杀光他们,才能替周围府衙县乡受害的百姓们讨回公道!不杀他们,不足以平民愤!

  许是王陵大军也算是看出来清泉偷袭的大军不会放过他们。既然投降无用,反抗的话,黑灯瞎火也不是骑兵的对手!那就跑。

  说到跑,王陵早就率领着亲信往季韩大营方向跑去了。

  俗话说,兵败如山倒,一有逃跑的,就呼啦带动着全军没命的往季韩大营跑去。

  清泉的骑兵就跟在那些个败军后面,不停的收割者那群败军的生命。没有怜悯,因为对于禽兽,不需要怜悯。百姓哀求,妇女啼哭时,那群禽兽有过些许怜悯之心吗?没有!

  到底清泉还是追不上那些个残军了!

  不是骑兵跑不过他们步兵。只是死者的尸体,把整个道路都给堵住了。最终那十几万人,就靠着近十万大军的尸体,才堪堪甩掉了清泉骑兵的追击。

  王陵那个郁闷啊。不过总算好不容易跑出来了。刚下令全军休整。就看见前面尘土漫天,是季韩大军来了!

  “季韩大军?”王陵吃不准他们是帮谁的。因为他们也有可能是来收拾自己的。

  那个飞鸽传书已经很清楚的写明了他二哥也愿意割地,还愿意赔偿三倍的军费不是。

  “全军列阵!”反应过来的王陵,毕竟还是有些个军事才能的。虽然对面季韩大军还不知道是敌是友,但是至少自己的军队总不能瘫倒在地上不是?

  刚刚列阵结束,就看见对面的季韩大军杀气腾腾的杀将过来,走的近了,才听到对面军士的大喊。

  i酷'☆匠|网永|久22免9Z费看小{说¤,

  “杀,杀,杀,杀光王陵全军!不留一个活口!”

  “杀王陵???明确不是王浪吗??”

  王陵算是听清楚了。

  对面合着果然是来灭杀自己的啊。

  “王浪,果然你开的条件比我们还猛啊!”

  不过这毕竟不是内战。对于这些个外敌,谈判没用的情况之下,只能拼死一战了。

  “众军听令。迎战季韩军队!”王陵拔出宝剑遥指对面,“全军,冲锋。”

  没有一丝交流,两军就直接肉搏战在了一团。

  两支军队都是半夜被人偷袭,又是同样的急行军,所以体力也都差不多。加上整体兵力差距也并不是很大,所以这个交作战是非常惨烈的。

  几乎等同于真真切切的一换一的战斗。

  半个时辰后,清泉的精锐骑兵赶到战场。这场战斗也已经接近了尾声。

  十四万王陵大军只剩下不到万余人,被金熙政的五万余人包围着,在做着最后的反抗。

  王陵的右手已经不知去向,衣甲上早已纵横交错了十数道刀痕。

  眼见那万余人已经在做最后的困兽之斗。

  这帮禽兽,终究还是在抵抗外侮的战争中做了一回烈士!

  清泉一挥拂尘下令道,“全军突袭,击杀季韩大军!”

  三万精骑兵在清泉的指挥下,直扑季韩大军而去季韩大军在惨胜王陵后,自身也是强弩之末。

  突然遭遇清泉的主力精骑兵袭击,几乎没有遇到什么抵抗就四散而逃。

  主帅金熙政更是在亲兵的保护下,抛下大军,片刻不停的跑向自己的季韩大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