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希望总是美好的,现实总是会跟希望有所差距。只是这次,两者的差距,甚至在一个不同的位面了。

  “三州之地?”王浪怒极反笑,“除了赔款,孤寸土不让!”

  “太子您可要想好了。我季韩五十万大军夜夜枕戈待旦,真要直取张周北地三州,也非难事!”金慕然说到。

  “我季韩大帅对太子您,已经是格外施恩了。您不答应,您弟弟可是趋之若鹜的率军向我军靠拢而来呢。本来大帅的意思是,太子您要是答应,我们季韩就优先支持太子您。这是我们大帅对您最大的恩情。毕竟您是张周的正统太子,我们也是愿意帮您的。”

  “恬不知耻的东西,卖国贼,王陵比那王峰都不如!”王浪很难过,自己的两个兄弟为了达到权力的巅峰,居然对周围本来就虎视眈眈的邻国采取割肉喂狼的方式。

  “季韩大帅对我们太子有什么劳什子的恩情,老夫没有看出来。”站在一旁的王豪突然拔出佩刀说道,“老夫只是看出来,你跟那大帅关系不是很好。要不然,他怎么会派你过来无谓的送死?”

  “啊!”金慕然哪里还不知道王豪要干什么,“所谓两国交战,不斩来......”

  最后一个字,金慕然已经没有机会再说了。他只看见自己的后背上居然有一道血痕。

  “好诡异的场景......”

  斩杀了金慕然,王豪立马扔下刀,跪地向太子请罪。

  “太子殿下,臣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请太子赎罪。”

  “这里不光是孤在,更有清泉道长,寒仙子在场。”王浪轻飘飘的说道,“这里,并不是豪王叔的镇南大将军行辕。”

  “臣知罪,臣知罪!”王豪真真的吓出了一身冷汗。

  “此事暂且搁下,请豪王叔以后自量。如再造次,定斩不饶!”

  “看来自己这次失算了。这个太子,不是省油的灯。在这种情况之下,也没有失去理智。自己以后做事,还得上点心啊。”王豪心里想到。

  寒若秋很不理解。

  这样子的使节,杀也就杀了,怎么看起来太子一脸愠怒的样子。她抬眼看了看清泉,发现那厮还在那不停的点着头,就更奇怪了。

  “喂,你看那个老人家就这样子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多可怜啊。那王浪也不喊他起来,还要责罚他的样子。那个叫金慕然得家伙是死有余辜啊,我都想杀了他!”寒若秋给清泉传音道。

  “额......寒师妹我叫清泉。”

  “别说废话,快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好吧,那人的确是死有余辜。”清泉也传音给寒若秋到。

  “你也说的没错。你杀得,那个王豪却是杀不得。你当那王豪是个蠢人?你太小看人家了。他只是在试探,也可以说是在立威。而王浪现在也是在立威。这是他们两个在政治上的博弈。要是今天王浪说,王豪你杀金慕然杀得对云云,那以后臣强主弱的情况就会上演。这里面的水很深,寒师妹我们就不要搀和了。”

  听到清泉这样说,寒若秋也不多说什么了。

  “这些人,做人真累!”寒若秋心里想着,“只是,那厮怎么懂的那么多。”

  不过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

  现实的问题,可不是政治博弈可以解决的。

  俗话说得好,弱国无外交。就目前的形势来看,的确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现在是个机会!”清泉也没去管跪在地上的王豪。

  “季韩并不知道豪王爷已经斩杀了特使。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时间差。兵分两路,出动出击!”

  “兵分两路?还主动出击?”寒若秋来了兴趣。一直都是被动挨打,总算可以主动出击一次了。

  “道长,您下命令吧。这里包括我在内,您发布命令就是!我们无条件服从。”王浪第一个表态。

  “谨遵大帅军令!”周围战将们齐齐行礼喝到。

  “豪王爷请起。”清泉顺势扶起了王豪。

  “好,众将听令!”

  “立刻搜出金慕然的符令,让前来的副使伪造国书,上写太子愿意割地,不光是割地,还要赔偿季韩的三倍军费。”清泉说道,“这是这次决战最最至关重要的一点,务必要做的天衣无缝。”

  “下面我来安排这次战役的具体行动。”

  待到安排结束,太子,王豪及诸位将领按照清泉的将令也各自带兵离开了庆辉邑。

  决战一触即发。

  决战双方是以清泉为主帅的太子军十八万大军决战三王子的二十二万步军及季韩王国的五十万大军。

  “报,大帅,特使金慕然的飞鸽传书!”

  “嗯??”金熙政打开飞鸽传书便看来起来,“你看看,这是金慕然那厮的飞鸽传书。”

  金永彻接过一看,大笑道,“这是清泉一直惯用的套路。离间我们跟王陵的关系。大帅不足为信,我估计金慕然这个家伙已经被挨了板子了。”

  “哈哈,谁叫那小子是晖王的人,是要给他一点颜色看看。”金熙政很得意。

  既然知道你是离间之计,那我就不急了。

  “来人,把这个信息送给王陵去看,让他着急着急。哈哈!!”

  p酷匠网/首发

  “大帅英明啊!”金永彻很是赞同。他一急,我们的利益就更大化了。

  飞鸽传书。永远要比什么八百里加急啥的要的要快。王陵接到那飞鸽传书一看,这下子再也坐不住了。

  “仙师,仙师。我哥也答应季韩的条件了。”王陵声音都颤抖了,“我哥答应了季韩的条件,那季韩就不会再帮我们了。毕竟我哥才是正统......怎么办,怎么办......”

  穆斯也很无奈。这王浪怎么可能会答应条件了呢?这不现实啊!可是这个飞鸽传书也不似作伪。

  “全军在此驻扎。”穆斯想了一下,“我亲自赶去季韩大营谈谈。”

  “仙师辛苦,仙师辛苦了......”

  王陵急啊,要是季韩的大军不支持他,他绝对只有兵败被杀这一条路了。

  “不管什么条件,我都答应啊。仙师......”

  穆斯去了,王陵一个人在忐忑的等待着。也不用约束自己的军队,如果季韩不帮自己,自己就完蛋了。自己手底下那些兵士的实力,他还是很清楚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