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丰邑的激战终究还是结束了。

  战争的胜利,是留给那些有准备的人。至少这一次,王陵忙着打扫着战场,收编着降军。

  至于王峰那团碎肉,现在已经没有人去关注了。关注的那些个王峰手底下的将士们,业已经去了阴间跟王峰汇报战果了。

  王峰的十万大军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王陵的十五万大军围而击之,除战死一万余“死忠”将士外,其他悉数跪地纳降。

  内部战争有三个必然的法则。

  那就是投降的远比受伤的多,受伤的远比战死的多。同胞打同胞,差不多就行了。可能都是十里八乡的,应付一下上官就好了。

  王陵很高兴。

  小小的庆丰邑,集结了二十几万大军了。军粮是个问题,所以得速战速决。

  不过据探马来报,对面的清泉带领着十余万大军已经进驻了庆辉邑。

  那目前二十几万对阵对面十几万的话。好像优势不是很大。自己也没把握全胜。

  穆斯回来了,回来就看见了王峰的一堆碎肉。

  这任务算是失败了吗?自己的师妹进攻章河受阻,已经让他火冒三丈,如今自己保护的王峰,就成一堆碎肉摆在自己的眼前。

  “谁干的?这是谁干的?”穆斯怒不可遏的喊道,“给我出来,要不然,我杀光这里所有的人!”

  没有人质疑。

  仙师......那是无敌的。

  那是其他修仙者不在边上。要是有修仙者在边上,那就会对穆斯的话嗤之以鼻了。

  一小小筑基期的菜鸟,要杀光二十几万大军。

  你,有那么多灵气吗?

  王陵哭喊着出来了,披头散发,满脸鼻涕,看着身上的戎装也变的支离破碎,怎一个惨字了得。

  “仙师,仙师,是我杀了王峰那贼啊,是我啊。”

  王陵跪倒在地上,把头磕的邦邦响,“是王峰要杀我,我不得已啊,仙师明鉴啊。”

  “那王峰是你亲兄弟,你怎么下得了手?”穆斯怒喝道。

  “仙师,我是王峰的兄弟,为什么王峰要杀我?”王陵转过话题,倒是反问了一句。

  原本这句话有质问仙师的嫌弃,只不过配合王陵那磕头如捣蒜,声嘶力竭哭喊着的场景,倒也觉得这句话说的非常在理了。

  要说王峰要弄死王浪,穆斯是知道的。

  但是王陵,王峰只是说即位后,把王陵剥了兵权,来京城软禁之类的话。

  不过那些话,穆斯懒得管。他只要扶王峰上位就好了。管你以后干什么的。

  再说了,就算张周王国灭了,跟修仙者也没半毛钱关系。新来的王国,照样对他们毕恭毕敬的。

  “对啊,他们是兄弟,兄弟相残被杀。又不是死在王浪的手上,我没输!”穆斯忽然想起,“把王陵扶上王位,道理是一样的。”

  “你起来说话。”穆斯扶起来王陵,“也是王峰咎由自取,怨不得你。”

  “哇靠!蒙混过关了!”王陵心里那高兴啊,感觉最近做每一件事都非常的顺风顺水。

  “天意童谣,诚不欺我啊!无峰无浪,无峰无浪啊!”

  “谢仙师体谅,以后王陵一定伺候在仙师身边,对仙师言听计从,绝不忤逆仙师的意思!”王陵顺势起身,立马表起了忠心。

  “既然王浪的兵力大增,靠我们这二十几万兵力,还没有全胜的把握。不如带兵跟季韩大军会师,然后集合这七十几万人大军与王浪决战。一战而胜即可!”穆斯说道。

  “仙师,我们这二十几万大军跟季韩会师......会不会有危险?”王陵弱弱的问了一句。

  @%酷*匠j网首x发+D

  “你就放心把,他们图的是地,可不是你那点军力。”

  “再说了,你要是不过去会师,季韩方面要是知道王峰身死,可保不定派使者去王浪那,到时候要是王浪答应割地。那季韩的五十万大军,就会把你吞的连渣都不剩了。”

  “至于你去季韩大军的安全,你就不要多考虑了。本仙师在,他们不敢造次。”

  “仙师所言极是。”王陵的确怕王浪跟季韩合作,那就大事不妙了!

  “军司马,集合大军,迅速北上,向季韩大军靠拢。”

  季韩大军驻扎在旗山府,此去倒也不远,也就三两日的行军速度。

  倒是季韩主帅金熙政消息很是灵通。金熙政打开庆丰邑的飞鸽传书,大喜过望,立马招来幕僚商议起来。

  “张周王峰跟王陵内讧,王峰已经被王陵杀了。接下来,我们是跟王陵合作呢,还是跟王浪合作?”金熙政问道。

  “大帅,我认为不如各自遣派使者,以三州为代价。谁给我们三州之地,我们就帮谁!”金熙政的首席军师金永彻分析道。

  “只是那个穆斯仙人这里,怕是不好交代。”金熙政说道。

  “非也,大帅。我知道王浪的为人,那是绝对不会答应的。但是由于我们派使者去王浪那,王陵这里必然害怕而会一口答应我们的要求。”

  “况且,如果我没有估算错的话。这个点,王陵已经率军准备与我军会师了。”金永彻喝了一口茶继续分析道“至于那仙师,只要最终的结果是我们帮王陵上位,那就可以了,至于过程,本来对仙师来说,毫无意义。”

  不得不说这个金永彻的军师分析的非常有道理。对于穆斯来说,割多少地,谁做国主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王浪不能做国主!

  与此同时寒若秋也带着三万精兵来到了庆辉邑,庆辉邑的总兵力倒是也达到了十八万之多。

  “报,太子殿下,季韩使节金慕然要求拜见太子殿下。”

  “嗯?”

  王浪很奇怪,怎么季韩的人找他来了。

  “道长,季韩这时候来找我们。是不是准备谈退军的条件啊?”

  “我看不会,估计是想利益最大化吧。”清泉想了一下说道,“传进来,先看看说些什么。”

  不大一会,季韩特使金慕然便跪倒在了太子王浪的面前,“季韩特使金慕然拜见张周太子殿下。”

  “贵使请起,”坐在主位上的王浪说道,“赐座。”

  这外交场合,如生意场合。

  生意归生意,礼仪还是要有些讲究的。

  万一季韩方面的确是来谈退兵条件的,那送金送银,都好商量。

  毕竟你们五十万大军来一趟的军费也不少。太子心里的筹码只是双倍甚至于三倍的季韩大军消耗的军费开支。

  能不打,当然不要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