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泉跟王豪会师的十三万大军浩浩荡荡的向庆辉邑行军的途中,太子也跟西路军王陵的大军接上了头。

  只是很单纯的接头,两军甚至没怎么打,太子的大军就被杀的大败。后退了十里,再重新建好营寨。

  约好明日再战。明日再战结果还是一样,依旧一触即溃。

  三日之内,三次大败。最后太子不得已,只得退到了庆辉邑。

  王陵也率军拿下了庆丰邑,与太子驻扎的庆辉邑形成了一种相对来说平衡的军事态势。说是平衡,那是因为王陵在最后一刻没去进攻庆辉邑了。

  区区庆辉邑两万多兵马,自己这次实际上带着的可是十五万大军。

  “报,三王子殿下,大王子率领的十万大军已经向我庆丰邑开赴而来,这是大王子殿下给您的书信。”

  王陵挥挥手,打发走了那斥候,便拆开信件,但见信上写到:“吾弟安好,今为兄受父王诏,兴兵攻伐伪太子浪,四海之内皆起兵响应。为兄甚安!”

  “然今伪太子浪已被围于庆辉邑,实乃天威所致,父王圣明,为兄将士之用命也。”

  “吾弟之功亦可言表。吾弟可先率军进伐安庆府,直捣伪太子浪之首府。望吾弟接信如令速速安排进伐事宜。为兄明日即于庆丰邑,为吾弟饯行。兄锋诏曰。”

  “恬不知耻,恬不知耻!!!”王陵气极反笑。

  “我辛辛苦苦战数次全胜,才把王浪给打到了庆辉邑。明显现在就是我十五比二的优势兵力。只待明日便可破城,生擒王浪,只在旦夕之间。你却跑过来,要我去打安庆府?王峰啥事都没做,就准备来摘桃子。还要在我打下来的庆丰邑给我饯行。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你们拿去看看,看看这信。是可忍孰不可忍!”王陵大怒着把信传给底下的幕僚看。

  “殿下,恕小的直言。大王子,容不下殿下。”一个幕僚分析到。

  “目前殿下与大王子实力相同,甚至殿下目前还比大王子兵锋更甚。那大王子对殿下的语气就如同对待下人一般。要是真到了王浪被杀,大王子即位的那一天。殿下,您的处境不妙啊。”

  “是啊,殿下难道忘记了那首童谣?”又一个幕僚提醒道。

  ?酷j匠o网D/唯i一正%版{4,其他6。都6\是盗版@{

  “童谣?是啊!”王陵想起来了,“峰高浪急,浪卷高峰。峰成岛屿,浪为平水。何如丘陵?无峰无浪!”

  “殿下!何如丘陵?无峰无浪!”幕僚们齐齐喊道“殿下,事态紧急,不可再犹豫了。”

  “好!”王陵咬牙切齿道,“我成大业,尔等都是开国元勋,孤与尔等共富贵!”

  一夜无语,各方面都在做着准备。

  是日天明,庆丰邑前。

  王陵一身戎装的立在城门前。直至午时才见王峰带领着大军姗姗赶到。

  王峰许是晨时还用了酒,穆斯不在边上,那个家伙去季韩军营谈出兵的条件去了。

  关键是没想到那么顺利,都不需要用到季韩的军力。看着形势,自己也是稳操胜券了不是。

  那两州能不割就不割了呗,所以让穆斯去谈。毕竟那季韩王国一直都是穆斯在沟通的不是。

  这事穆斯不管也行!

  但是完成这任务的评分可能会受到影响。评分受到影响,将会直接影响到他最终的资源收益。

  小不忍则乱大谋,这一趟,他还得去。

  王陵看见那大军穆斯仙师不在,简直就是难掩心中的喜悦啊。

  他就怕万一一会动起手来。穆斯会站在王峰这边,那到时候自己就是有万马千军,那也不够人家仙师切菜的不是。

  “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啊!”

  正在想着,王峰已经骑着马缓缓走到王陵的面前,也不下马,直接用马鞭指了指王陵道,“吾弟辛苦,这个立马交接一下,你带三万人去进攻安庆府。”

  王峰装作很为自己弟弟着想的口气说道,“安庆府是伪太子的首府。进军首府的大功就让给吾弟了。吾弟切莫推辞,切莫推辞啊。”

  “什么?三万人?这还要克扣我的军力!”王陵笑了,再一次的怒极反笑了,“我大早上的站着等你到中午,你喝酒到现在不算,还大摇大摆的骑在马上用马鞭对着我?现在就这样子目空一切,真要到了你即位那天。我还焉有命在?”

  什么亲情,什么纲常。在权力跟生命面前,瞬间就被击的粉碎!

  “刀斧手安在?”王陵大喊一声,“与我乱刀砍死此贼!”

  话音刚落,还不等王峰有什么动作,但见城上直接飞下两个大型滨铁锤,沉沉的砸在了王峰的身上。

  立时,王陵连人带马直接躺在了城门口的地上,这还不够,四周行礼的武将纷纷拔出佩刀往那团肉上乱砍,仅仅数个呼吸,张周王国飞扬跋扈的大王子王峰就连人带马被斩成了一堆碎肉。

  王峰的镇北大将军行辕的将士们傻了。

  王峰对别人不好,对他们这些拼命的将士还是不错的。眼见主子身死,那些个领兵将士大喊道,“弟兄们杀啊,为大王子殿下报仇!”

  王陵哪里会示弱,早就在庆丰邑两旁埋伏的大军及时杀出。

  一场恶战就在这小小的城邑前打得如火如荼。

  站在庆辉邑上的王浪很清楚的看见了庆丰邑发生的内斗。

  两个邑相距不过十里,远远眺望过去,果真如道长所言,那叫打得个不亦乐乎啊!

  这里还在打得很愉快,那里清泉带着王豪已经从庆辉邑城后,悄悄进到了城里。

  王豪见过了太子,也算知道了对面两军械斗的原因。

  其实王豪也明白,太子宅心仁厚,比王峰,王陵之流好上太多。

  “权力斗争毫无亲情可言啊!那时候,国主也是这样子一步步杀向权力的巅峰。我也是因为对权力不感兴趣,只身戍边,才能活到今天啊!”王豪不无悲戚的说道。

  但是其实本来王峰,王陵谁成为储君,都跟王豪没有啥关系。作为臣子,只要忠心就可以了。

  但是作为一个军人。尤其是半生戍边的军人。国土,那是无数将士流血牺牲换来的!

  一寸山河一寸血,一片疆土一片坟!对于那种为了一己私欲,而割土卖国之贼。这样子的国主!不要也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