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清晨,寒若秋就带着神威虎师的一万军士凯旋回师了,身后还押着一万八千的黑铁骑士军俘虏。

  此战寒若秋投入士卒一万,査冲投入士卒五万。

  寒若秋最终在偷袭中折损战亡士卒三百,査冲共计战死三万士卒,被俘一万八千人,主帅只带两千残兵逃回京城。

  至此,短短三日,章河大捷!

  守城的王雷正在准备为寒若秋的章河大营送补给,就见到寒若秋凯旋回师了。

  大喜过望之余,他又开始了整编攻心工作。

  不得不说黑铁骑士军可没那么容易被攻心。

  “又得忙活一段时日了!哎!”王雷无奈的摇摇头,“痛并快乐者啊!”

  寒若秋进城后就去内室打坐,虽然不能修炼,至少这段时间她感悟颇深,也得好好的整理一下不是。

  至于为什么不带兵去增援清泉或者太子啥的。人家王雷说了,好歹大本营还得守吧......万一査冲那厮再来报仇啥的呢。守个几日看看情况再做打算。

  当在开赴前线的清泉接到飞鸽传书,得到章河大捷的消息后,他才算是放下心来了。毕竟寒若秋在他的心里,地位实在是太高了。

  “算算时间,王豪的大军明日清晨应该会出现在青磊谷了吧。”

  清泉看了一下行军地图,“传令下去,全军急行军,在半夜丑时之前,大军在青磊谷驻扎!”

  青磊谷,其实不是一个山谷,确切的说,只是一个山坡。

  清泉要在丑时之前,将大军驻扎在这里。为什么只是驻扎,而不是设伏。这点清泉很清楚,王豪,终究不是他的敌人。

  有些人,比如李斯元之类的,该杀。有些人,比如王豪,就不该杀。之前准备生擒回来再迫降王豪的。一路行军,周围的副将们也说了很多王豪的英勇事迹跟光辉战功。可以说,这个人,是个好人。

  待清泉在青磊谷驻扎后,只过了一个时辰,王豪的大军就已经赶到了青磊谷。

  刚刚赶到青磊谷就看见了清泉的军营。

  王豪很奇怪,奇怪的是对面的速度怎么那么快,居然在自己的半道上等着自己。

  奇怪的是对面的主帅应该是大败东路军的仙师清泉道长,那他为什么不是对付别人,反倒亲自率大军来对付我?

  还有就是这里明明可以设伏,要是他领兵,大可在此地设伏,待到我走到伏击圈,就可以一战击溃我军。

  “真是奇怪啊。”

  就算常年带兵打仗的王豪也很奇怪。他手一挥,下了一个全军待命的命令,先静观其变起来。

  “果然如我所料。”清泉看了看对面的军阵,“王豪没有下令进攻,除了有一丝惊奇外,估计还有一丝感激的意思。还能争取啊!”

  两军交战,大部分时间都是主帅聊聊家常。哦,不是,是聊聊各自关心的东西。

  清泉打小看过一本叫《倭国军情录》就是有这样子的描写。

  在倭寇的国度,两军对垒,两个武士走出军阵,一个吹嘘自己祖上是某某某,祖上有啥过人之处。一个吹嘘自己祖上有啥惊人战史。总之从白天吹到晚上,然后来日再战。

  这不是虚假的,也不是个案。这是当时倭国大部分战争的实录。

  “好傻!”清泉笑着摇摇头,“不过的确是要跟王豪好好聊聊天。”

  没有士卒保护,甚至没有铠甲,就这样子一身道袍的走向敌军十万大军的兵营。

  清泉很是从容。

  “豪王爷,这个道人不要命了,一个人就这样子过来了?待末将给他一箭如何?”

  王豪身边的一个副将眼见清泉那厮那么嚣张一个人就这样子步行过来,就非常的不爽。

  “射他一箭?你不要命了?那是仙师。你要死,你自己去死,别拉上老夫。”

  王豪看来一眼那个自作聪明的副将,心里想着,“开什么玩笑?射仙师?明摆着他真要弄死我,我也跑不了。先看他说点什么,顺势答应就是了。”

  说话间清泉已经施施然走到了王豪的马前。

  王豪也不托大,下得马来,给清泉欠了欠身。清泉拂尘一摇,算是答礼了。

  王豪的副将们知道了清泉是仙师之后,也没觉得他们的豪王叔欠身有啥不对的地方了。

  “谈谈呗。”

  “好啊。”

  短短半盏茶的功夫,清泉算是知道了。

  王豪本来就没有去打安庆,只是张周王子内乱,季韩五十万大军南下,他才准备去京城勤王的。

  不过从清泉口中,他也是知道原来是王峰那厮割两州为代价,怂恿季韩出兵。

  王豪更是怒不可遏了!

  “豪王爷,你看看这个。”清泉把飞鸽传书来的军情牒报递给了王豪,“这是寒若秋仙子在章水大捷的牒报”

  王豪接过一看,牒报写得很详细。

  他仔细推敲了一下,也很合理。按照査冲的用兵性格也很符合这个牒报他出兵的方式,只是,好像哪里不对。

  王豪总觉得哪里不对,但是一时也说不好到底什么地方出现了问题。

  “是不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清泉看着王豪。“豪王爷你仔细想想,査冲作为御林军都指挥使,他出兵,需要谁的授权。”

  “难道说!!!”王豪一下子惊出一声冷汗!

  “国主驾崩了!”王豪跟清泉异口同声到。

  Y看正S◇版章;#节x'上酷匠;网?

  “这可不好了。京城形势现在是査冲控制着。国主虽然不敢说是不是真的驾崩了。至少国主已经被査冲给控制住了。”

  王豪急了,北边还有季韩的五十万大军虎视眈眈啊。“道长,您看这怎么办。”

  “豪王爷,不管怎么说,京城你是去不了了。为今之计,只能你,我合兵,立即北上去庆辉邑与太子会师。”

  “道长,那京城......”

  “不先去消灭王辉跟王陵的军马,怎么去击溃虎视眈眈的季韩大军?就算现在我们去京城了。能不能短时间内击败査冲都是两说,要是太子败亡,季韩大军南下。张周危殆只在顷刻之间!”

  “王豪糊涂。愿带本部兵马投在道长军前效力。”说着王豪纳头就拜。王豪周围的副将们也纷纷下马纳拜,齐呼“参见大帅”的话。

  清泉心里松了一口气。

  果然如此。一个戍边半辈子的老将,是看不惯外侮侵略的。更看不惯那些个内外勾结,沆瀣一气的渣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